投書:追殺陳菊 先射箭再畫靶

李哲鑫 2019年08月03日 07:00:00

在野陣營若真為國家的長治久安,應該提出改革制度的具體建議,而非繼續基於政治考量追殺根本管不到侍衛室的陳菊。(攝影:李智為)

總統府維安特勤企圖走私免稅菸乙事已爆發近兩週,在撤換國安局長與總統府侍衛長後,相關事件的行政調查也漸漸完整,現在只待司法調查何時完成,由檢察官決定起訴的範圍和罪名。然而,相關首長的人事異動是否真能徹底改善總統府侍衛室長年以來的紀律問題,而利用總統出訪走私香菸的違法陋習,又能否向前追溯起源及責任,卻在藍營政客及電視名嘴一片追殺陳菊的口水中淹沒。他們每天記者會只有一個訴求:陳菊身為總統府秘書長要對本案負政治責任。

 

只是,藍營以此為由追殺陳菊,令人既感到意外,卻也毫不意外。先說毫不意外的部份,面對總統府內的單位爆發走私醜聞,藍營身為在野陣營嚴格監督合情合理,但出於政治考量,則是以重創民進黨、重創蔡政府為最高目標。不過,畢竟特勤是總統的保鑣而非文職的秘書助理,管理的職責不在總統身上,既然無法直接劍指總統蔡英文本人,要對民進黨成最大的傷害,當然就是攻擊總統身邊最具政治份量的陳菊了。

 

不過令人意外的地方也就在此。陳菊真的在走私香菸這件事上有責任嗎?又或這根本只是藍營的政治考量?這個問題的答案,應該是近期追殺陳菊最為用力的藍營人士之一、也曾任總統府副秘書長的羅智強最為清楚。羅智強應該捫心自問、好好回想,他在副秘書長任內,有無親自或看過當時的秘書長監督指揮侍衛室?答案恐怕很清楚的是,沒有。事實上,總統府秘書長雖是總統府的法定機關首長,但長年以來實際運作的狀況卻是,無論秘書長或副秘書長都不干預侍衛室的維安事務。

 

這種法律規定與實際運作長年脫節的原因有二,一是特勤維安工作有其專業,非軍職出身的秘書長不會也沒有空間插手。另一個原因比較複雜一點,除了總統府侍衛室與國安局特勤中心的管理權責劃分不明,同樣重要的是,總統府侍衛室的存在其實是歷史遺留,卻長年忽略而未妥善處理,最終導致無人管理而爆發問題。

 

本質上,侍衛室是總統府轄下唯一的軍職單位。而且,兩蔣時代的侍衛室成員多來自國軍中的親信部隊,說是禁衛軍並不為過,但隨著政府體制現代化,李登輝以降的文人總統,其侍衛室大半由國安局特勤中心派任,也成為單純的元首維安人員,不具備其他的軍事功能。在這樣的歷史脈絡下,侍衛室才演變為法規上雖隸屬總統府,但實務上卻不受總統府指揮管理的情形。

 

事實上,總統府侍衛室的管理權責不清,是歷史遺留的體制問題,私菸事件只不過是這個問題的後果,如果沒有正視體制問題本身,而只是獵巫式的追殺,都無助於改善侍衛室的紀律問題,更等於繼續將我國元首維安工作的隱患視而不見。因此,在野陣營若真為國家的長治久安思考,應該提出改革制度的具體建議,根除陋習弊端,而非繼續基於政治考量追殺根本管不到侍衛室的陳菊,畢竟總統府秘書長總有換人當的一天,但制度不改,就會永遠爛在那裡。

 

※作者為退休軍公教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