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內戰延燒8年多 究竟誰才是真正的「反對派」?

陳品潔 2019年08月05日 07:01:00

庫德族人民保護陣線麾下士兵。(湯森路透)

日前敘利亞政府與俄羅斯在伊德利卜省(Idlib)對學校、醫院和市場等非軍事設施發動一系列空襲,已造成至少103名平民死亡,其中包括26名孩童。

 

敘利亞國營通訊社(SANA)1日報導,土耳其和俄羅斯2018年9月達成的非軍事化緩衝區協議施行的話,敘利亞當局同意對伊德利卜省有條件停火。

 

 

8年內戰各方壓迫 人民為自由而戰

 

敘利亞2011年爆發內戰以來8年濫殺不斷,人民身陷水深火熱之中。

 

 

美國公共電視網(PBS)報導,人權觀察的敘利亞研究員卡亞里(Sara Kayyali)表示,敘利亞衝突始於尋求高壓政權替代方案,在很多方面,反對派也沒有達到這樣的希望,甚至「擁有同暴虐的傾向」,「這是一個很悲慘及失敗的事實」。

 

美國「敘利亞緊急工作組」(Syrian Emergency Task Force)執行董事穆斯塔法(Mouas Moustafa)則指出,現在外界看待敘利亞,通常都聯想到伊斯蘭國(IS)、庫德族、阿薩德政權(政府軍)和土耳其勢力,卻忘了敘利亞人民正掙扎於這些勢力之中,並持續在當地為自由而奮鬥。

 

 

伊德利卜成關鍵 由FSA所控制

 

敘利亞各方割據,其中伊德利卜省又被視為關鍵地點。

 

穆斯塔法表示,開戰伊德利卜的不僅有經濟或軍事上的目的,「伊德利卜代表了整個敘利亞。沒有它,阿薩德政權不能宣布勝利」,「約1200萬流離失所的敘利亞人,要麼在境外,要麼就在伊德利卜。」

 

伊德利卜是敘利亞西部最後的反對派據點,目前由土耳其培訓及提供武器的敘利亞自由軍(FSA)所控制。

 

 

庫德族在FSA範圍中叛亂增加

 

儘管獲得土耳其的支持,自由軍還面臨諸多挑戰。

 

華府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中東政策非常駐資深研究員海德曼(Steven Heydemann)指出,FSA的許多不足之處得到改善,「不再看到部隊指揮官做出浮躁決定,更大程度上清楚部署及規劃武力。

 

美國和平研究所(United States Institute of Peace)敘利亞、中東,與北非的高級顧問亞庫比安(Mona Yacoubian)不同意這個觀點,指出敘利亞北部阿夫林(Afrin)庫德族叛亂持續增加,自由軍仍缺乏紀律性。

 

 

 

極端組織HTS也參一腳

 

與恐怖份子基地組織(al-Qaida)有密切關係的敘利亞反對派沙姆解放組織(Hayat Tahrir al-Sham,HTS)也在敘利亞西北部發揮關鍵作用。

 

華府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CSIS)報告指出,截至2018年10月,HTS有1.2至1.5萬名兵力。

 

穆斯塔法則指出,儘管HTS影響力逐漸擴大,由於極端與專制,並不受到當地民眾所喜歡。西北地區目前受到阿薩德政權的攻擊,民眾只能暫時與HTS合作,「一旦攻勢停止,人民又會回去抗議HTS」。

 

 

東北勢力錯綜複雜 美土不合

 

美國支持、以敘利亞庫德族為首的敘利亞民主軍(Syrian Democratic Forces,SDF)則控制敘利亞東北部,主要城市包括實質「首都」拉卡(Raqqa)、蓋米什利(Qamishli)、哈沙卡(Al Hasakah)。

 

來自伊朗的庫德族女性,加入「敢死隊」進行軍事訓練。(湯森路透)

 

2004年成立的「庫德族人民保護陣線」(YPG)是SDF的主要成員之一,同樣受到美方支持。由於YPG因聲援「庫德工人黨」(PKK),造成華府與土耳其間的緊張關係。

 

土耳其視「庫德工人黨」為恐怖組織,土耳其政府近日也拒絕美國要在敘利亞建立安全區的提案。

 

庫德族人民保護陣線展示其裝備。(湯森路透)

 

亞庫比安指出,敘利亞東北部面臨許多問題,「阿拉伯人的不滿、土耳其入侵的威脅日益加劇,及美國突然退出的風險」,這些都可能導致SDF分裂。

 

 

 

本語音由合作提供
ibo愛播聽書FM APP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