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柯文哲組黨 黔驢已技窮

林青弘 2019年08月07日 00:00:00

作者說,柯文哲阻擋藍綠雙占的組黨策略,光憑消費蔣渭水還不夠,更要連續幾天餵養「鯊魚」,創造短暫的輿論焦點與網路聲量。(攝影:李智為)

阻擋藍綠雙占台灣政壇的方法之一,就是組黨。唯有組黨,才能阻擋藍綠兩黨瓜分台灣政治資源的雙占壟斷。據說第一隻到達貴州的驢子,遇到老虎為了自我防衛,又是大叫而且亂踹猛踢;老虎幾次嘗試驢子的實力,發現驢子只會大叫大踢,再也沒有其他本領,一朝興起獵殺動機,立馬殺了驢子。柯文哲從政治素人到非典型政治人物,再從非典型政治人物到現在的組黨模式,窠臼不改,只是黔驢技窮,社會大眾更容易看清楚這位號稱智商157的政客長成啥樣。
 

政治不是自然科學,更不是數學、微積分。柯市長習慣賣弄貝氏定理,以為政壇現象的預測單純如機率的計算。這是習慣自然科學的本位意識,因為這些知識人習以為常的科學,通常輕視社會科學的多變複雜,也常常故意定量定性而過度簡單看待人性與環境的交互作用。
 

柯市長或許智商高,但他對於跨領域的「科際」學習,顯然尚在發展中而尚未成熟可用。筆者以前曾經做過「傻事」,把馬克思的研究報告當成申請商研所的專題論文,雖然評價不低,但是非常非典型。柯市長想要從醫學領域跨界到政壇,需要再社會化的範疇很廣,即使他擅長餵養「鯊魚」,把「鯊魚」當成傻魚、笨魚而恣意操作,但是媒體只是多元複雜社會的一部分而已。習慣利用媒體拉抬自己聲量,長久如此,總會被看破手腳,拆穿偽裝的面具。
 

柯文哲創設「台灣民眾黨」,柯P一人的政治光芒,如果沒有眾星拱月,這個黨的前車之鑑,或如台聯,或如新黨,更如同明年的時代力量。理念只是政黨的一環,要靠理念經營政黨,如同要求金庸撰寫愛情小說,不踏實地,過度幻想,總以為只要有努力就能鐵定換來相對等的收穫。在現實的政壇裡,台灣民眾黨要經歷選舉的考驗,區域立委與政黨票,各自要待民眾黨能給出啥樣的候選人,才能決定這個新興政黨能存活多久。
 

假設台灣民眾黨誠如王世堅議員所說,只是政治資源回收桶,到時候柯文哲的非典型模式更容易破功現醜。「垃圾不分藍綠」曾是柯文哲戲謔藍綠兩黨的輕蔑話語,如今台灣民眾黨若成為政治資源回收桶,柯文哲到底是垃圾製造機,還是垃圾鑑定者?政壇失意人與邊緣人的匯集,如果是柯黨的賣點,在此即能斷言明年選情肯定大壞。
 

柯文哲作文章的功力不高,為了掩飾這個明顯缺點,他常常向媒體自稱這是「直白」。預官考試的智力測驗,不是個人素養鑑定,如果胸無點墨,很多空話與幹話,就像文青喃喃自語,一再跳針重複,聽久也會煩躁。柯市長質疑蔡總統旁邊的每個人都貪污,這是毫無證據的抹黑與潑糞。他自己能把「五大弊案」辦成「五個案」,是不是說得多、做得少?司法如何偵辦,蔡總統不能伸出黑手干擾。柯市長沒有民主素養的表現,常常在一些自以為聰明的舉例顯現。例如他把中國利用陸客旅遊做為政治武器的反民主作為,當成是蔡政府與中國相處不好的報應;殊不知,在正常的民主國家,政府怎有權力限制人民不到哪觀光或是強制要求人民一定去哪旅遊?胸無點墨、毫無人文素養的柯市長,小聰明特多,只是社會大眾沒有常常揭短與打臉。台灣政壇至少有兩位草包,一位自以為聰明,另一位常常自認喝不醉!台灣的選擇若是柯文哲,會不會選擇柯文哲,台灣會夭折?
 

去年險勝3567票,證明年輕人對於柯P的瘋狂,已經逐漸退潮與轉進。年輕人投票率沒有顯著高,柯P自滿的6成高度支持,恐怕只是民調加權的幻覺。年輕人很容易被騙,但也很容易覺醒變心。當韓國瑜在北市議會舌戰議員時,柯市長只是看好戲與驚怪連連;當吳音寧渴望市長大人即時解救,柯市長也只是裝傻自保;只有遇到議員影射「特殊性關係」,柯市長才會猛力重捶,一副要打架的悻悻然。這就是柯文哲的原汁原味,直白只是詞窮理屈的隱諱表示,挑起藍綠對立與厭惡情緒,只是衝刺個人聲量的政治操作。習慣當媽寶的柯市長,自私自利有誰能夠超越?
 

聽到有人說他是「Liar」,氣到遞狀提告,基於此理,蔡總統旁邊的人,聽到更嚴重的貪污指控,為何不能生氣?柯Liar的官司是否保密和解?柯市長為何默默無語?難道只許自己保護聲譽,他人清白就能恣意踐踏、糟蹋?雙重標準加上嚴以待人、寬以律己,沒有政治天才與治理能力的柯市長,難怪工時超長,嗡嗡不停。
 

柯文哲阻擋藍綠雙占的組黨策略,光憑消費蔣渭水還不夠,更要連續幾天餵養「鯊魚」,創造短暫的輿論焦點與網路聲量。傲慢本位會讓政治人物瘋狂畢現,今日的時代力量,就是明日的台灣民眾黨。柯市長已經黔驢技窮,斑斑白髮已現,再怎麼聰明,也經不起政治的摧殘,擋不住人氣的折舊。

 

※作者為自由作家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