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奕軍專欄:不只香港 新加坡也另有警訊

吳奕軍 2019年08月10日 07:00:00

長期在花園城邦國家中「居安思危」的新加坡人,今年上半年的經貿困境超乎想像。(湯森路透)

由於第二季經濟成長意外下行,貿易依存度相當高的新加坡,已受到美中貿易戰波及,新加坡面臨經貿危機,連帶也衝擊全球貿易市場信心。

 

新加坡為貿易導向國家,主要貿易對象為中國、南韓、東協各國。由於經濟高度仰賴出口貿易,對於外貿成績反應相當敏感,今年第二季GDP衰退3.4%,相較於今年第一季成長3.8%之成績大幅下滑,相當嚴重。

 

單季增率10年新低

 

新加坡所面臨的嚴峻問題,不僅限於出口部門,例如第二季製造業衰退6%,建築業衰退7.6%,服務業衰退1.5%。

 

此外,半導體產業佔新加坡出口4成,全球半導體產業放緩,直接衝擊新加坡出口量。

 

受到貿易戰以及全球成長減速影響,新加坡出口已連續重創數個月。今年5月,新加坡公布第一季GDP年增率終值只有1.2%,遠低於市場預期之1.5%,是近10年的最低點。衰退主因是製造業產值萎縮,此外,整體商品出口增額也明顯萎縮,年增率由上季的9.2%驟減至2.1%。

 

新加坡貿易工業部將今年經濟預測下修為1.5%至2.5%,低於原本計畫的1.5%至3.5%。常務次長Gabriel Lim表示,「中國經濟萎縮,以及美中博弈,嚴重影響全球電子產品需求,衝擊新加坡製造業,短期沒有緩和跡象。」

 

另有新加坡銀行業經濟學者預估,新加坡政府的經濟預測可能會再調降1%,甚至有新加坡分析師認為明年可能負成長,相對於2018年經濟成長3.1%,衰退不少。

 

居安思危轉型求存

 

對於長期在花園城邦國家中「居安思危」的新加坡人而言,今年上半年的經貿困境超乎想像。

 

新加坡政府了解該國長期對於貿易與地緣政經優勢過度倚賴,為避免這些優勢受到衝擊而危及國家生存,於是結合國際金融要津的資源,驅動國家級的科技創新策略,致力於產業智慧化與多元化。

 

例如,新加坡早在2006年就規劃了「智慧城市」10年計劃,2014年再推動「智慧國家」10年計劃,預計智慧化系統與產業發展成熟之後,便大量外銷到全球新興城市,創造科技創新領域之產值。

 

新加坡政府深耕智慧化理論與實務十多年,逐步照表實施,如今對新加坡而言,轉型為智慧國家已經沒有回頭路,近年更由於積極推動智慧城市、智慧國家,贏得國際肯定,吸引多國取經。

 

例如2016年世界經濟論壇(WEF)發表「全球資訊技術報告:數位經濟創新」,新加坡連續2年總排名奪冠,在「資訊環境」、「資訊使用情況」、「影響力」等指標排名第一;此外,英國資通訊市場研究公司Juniper Research發布「2017智慧城市排行」,新加坡獲頒全球智慧城市、智慧國家雙料冠軍。

 

亮麗表象後的威脅

 

然而,在智慧國家冠軍的漂亮頭銜背後,新加坡在資訊與社會安全方面的前景依然不容輕忽。

 

在技術層面,新加坡去年7月遭逢了史上最嚴重的駭客攻擊事件,而且被國際專家認定來自他國國家級駭客之刻意攻擊,此次行動以盜取總理李顯龍的健康資料為主要目標,「順便」帶走了新加坡醫療保健集團SingHealth多達150萬筆國民健康資料,驚駭國際。新加坡當局除了表達關注與譴責,並且在三個月內迅速成立東南亞規模最大的資安公司強化自衛與宣示作用,對於事件細節與駭客來源仍以安全為由保密,社會大眾難以深入問責。

 

在社會層面,新加坡除了經濟停滯,族裔意識抬頭,網路媒體多元意見交鋒,貧富不均現象令民怨暗潮洶湧,來自中共的多層次統戰活動長驅直入,民主自由權益仍然受到高度管控,連合理的集會遊行合法地點與方式都未能鬆綁。家天下的高階政商關係,以及一黨獨大的大風吹輪流當官內閣,已經禁不起普遍接受自由民主觀念的青壯世代嚴格檢視,也難以因應複雜網路社會的實際需求。

 

新加坡家天下的高階政商關係以及一黨獨大輪流當官,已禁不起普遍接受自由民主觀念的青壯世代嚴格檢視。(美聯社)

 

新加坡建國53年以來創造的經濟奇蹟,近年顯然受到嚴格考驗,而這樣的考驗,必須強化社會民主自由化改革,以妥為因應。如果舉國僅迷信科技創新等技術方法、僅側重於建構智慧國家,甚至官商一窩蜂地競相拿著這些智慧化系統到中國複製,搶市場發大財,不但難以因應國際民主思潮、國內社會變革,以及多元民意沈浮,甚至很容易被不當的公共管理體系轉型為專制監控機制。

 

也就是說,如果欠缺堅實有力的民主制衡監督,新加坡在埋首追求技術發展與經濟利益之餘,將容易淪為智慧化的警察國家,甚至淪為親中共的專制附庸國家。新加坡當局決定大量使用中共央企所擁有的海康威視監視系統,或為參考案例。

 

為什麼多次關心新加坡?除了個人在獅城的生活經驗與特殊情感,也許也來自香港當今沈淪過程的啟示。

 

新加坡這個摩登的城邦國家,雖然花團錦簇、光鮮亮麗,表面風平浪靜,事實上又難以自外於風雨飄搖與朝夕之變,是全球極少見必須強調「居安思危」為生活要件的國家。然而除了新加坡人「驚輸」的面子文化,新加坡人歲月靜好的綏靖態度,與多元社會的脆弱性,極為令人擔憂。相信打破家天下神話,解構綿密的政商利益關係,在民主制衡方面加速改革開放,將是強化新加坡社會免疫力的良方。

 

※作者為鉅石智庫創辦人,關注時局之平衡資訊與風險擴散效應。曾任網路行銷投資高管。台大政治系畢業、波士頓大學大傳碩士,於哈佛大學研修電商課程,新加坡國立大學高階管理課程結業。goldenrockthinktank@gmail.com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