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壽型政黨的未來

李中志 2019年08月08日 00:01:00

作者認為,政黨仍是公眾之事,柯文哲挑個自己的生日創黨十分不可思議。(攝影:張家銘)

西元 1986年,台灣的戒嚴法邁入第38年,那時組黨是叛亂的殺頭死罪。美麗島的要角除林義雄因林宅血案獲蔣經國「施恩」減刑釋放外,其餘的「叛亂犯」全部蹲在國民黨的黑牢裡。那時的柯文哲呢?剛從台大醫科畢業,開始了他在白色巨塔內艱辛的爬升之路。他不笨,但個性使然,對功名特別看重,這讓他缺乏安全感,也爬得很辛苦。遽聞柯文哲比台大醫師同儕花更多年才勉強升等,並不是他對外營造的形象,智商157天才型的外科醫師,討厭他的醫師甚至以葉克膜技師嘲諷。

 

根據維基上的資料,柯文哲1977高中畢業考進陽明,但為了進第一名的台大醫學院,放棄陽明醫學院重考,1979進入台大,等於花了兩年的時間。想必是一邊準備重考,一邊又抓住陽明學籍,躲避兵役。其實當年聯考排名第二的陽明醫學院也是一流的醫學院,而且是公費,是許多有志從醫的年輕人求之不得的理想志願,但柯文哲為這台大虛名,不惜浪費自己兩年的青春與國家資源,不過求取功名,光宗耀祖而已,對救世濟人豈有懸掛?

 

柯文哲多花了兩年時間考進台大醫學系,為求取功名,光宗耀祖。(攝影:張家銘)

 

正當柯文哲削尖了頭準備往上鑽的同時,另一群四十左右正值青壯的台灣菁英,正準備幹一樁轟轟烈烈的大事。他們留下遺書,在1986年9 月28日齊聚圓山飯店,宣布成立民主進步黨,把台灣推向另一個時代。在柯文哲看來,這群人已處在人生事業的巔峰,他可能永遠不明白,何以這群人願意在生命的黃金時期,冒此大險?

 

那天「剛好」是教師節,星期天。其實不是剛好,而是精心計算過的。也不是他們特別喜愛孔子,而是要利用國定假日遇上星期天,第二天必須補假,形成兩天的連續假期,組黨當天與第二天公務機關不上班,增加國民黨應變的困難,不易快速做成大量逮捕的細節。排除星期六是因為上午上班,人員還未離家,容易招回。如此狡詰的安排,等於多買一天的空窗讓輿論發酵,期待出現同情的聲音,以輿情牽制國民黨。

 

這個計謀起了多少作用我們不得而知,但國民黨終究沒有出手,不到14年後,民進黨取得政權。這就是民進黨創黨紀念日的故事,現在說來輕鬆,但政治並不簡單,也不柔性,如今這些各領風騷的創黨元老,當年可是提著頭創黨的。陰錯陽差,這個提倡台灣主體不遺餘力的政黨,竟然選在中華文化的至聖,孔子的生日那天創黨,只是諜對諜的結果罷了。

 

可喜的是,這種日子過去了,創個黨不必這樣諜對諜。只要準備就緒,挑個大家不用上班方便的日子就是了。偶爾或有一些策略的考量,如比較好記的日子,或用歷史事件的日子凸顯創黨精神,但誰真的管你哪天創黨?挑好日子創黨已嫌迂腐,倒也無妨,但要大家請假,用黨主席的生日呢?豈止迂腐所能形容?

 

其實對許多人而言,野心勃勃的柯文哲籌組政黨並不意外,但黨名命之以日治下的《台灣民眾黨》並以蔣渭水生日8月6日為創黨日,立刻惹怒許多對台灣史稍有認識的人,有點像想要拍馬屁卻拍到馬腿上的感覺。連日來的熱烈討論,豈是柯文哲與其幕僚那點台灣史知識能應付的。就一改行銷方案,漸漸淡化柯家黨與台灣那段歷史的連接,連在創黨演說中也不敢多提,這恐怕是柯文哲得意洋洋消費歷史時所始料不及的。那麼,8月6日這天唯一的連結,就剩黨主席柯文哲六十大壽的生日了。

 

政黨乃公眾之事,柯文哲挑個自己的生日創黨十分不可思議,這是連孫文、蔣介石、毛澤東、希特勒、袁世凱,這些大頭症患者都不敢有的創舉。有這樣的祝壽黨,是柯文哲功過三皇,德兼五帝?還是臉皮之厚獨霸全球,我們心裡有數。

 

※作者為美國伊利諾州立大學教授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