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蝸藤專欄:韓國背信棄義 日本制裁有理

黎蝸籐 2019年08月09日 07:00:00

韓國人的民族主義,似乎蓋過了民主vs專制的日韓共同價值觀。(抗議日本的韓國民眾/湯森路透)

日本繼上月初管制向韓國出口三種高科技半導體材料之後,又在8月2日把韓國剔除出「安全白名單」。日韓紛爭進一步加劇。

 

日本的安全白名單是指日本向名單上的國家出口高科技的時候,對即便可潛在地用於軍事用途的指定類別,也不需要加以特別管理與審查。否則,若產品可能被用於軍事用途(目前共有857項)出口時需要經過政府審查許可(通常需時3個月)。在剔除韓國之前,共有22國在日本安全白名單之上,韓國是唯一的亞洲國家。現在把韓國剔除出白名單,其實不過讓韓國回復到「普通亞洲國家」的地位。這只能説明,此前日本對韓國的信任,以及現在這種信任不再。

 

日本爲何不再信任韓國,這與韓國文在寅政府自己本身不值得信任,密切相關。這可以從兩個方面考察。

 

首先,韓國在文在寅的領導下,與北韓的金正恩政權「眉來眼去」,令日本擔心。日本對南北韓過於靠近,一向心存疑慮。理論上說,日本和韓國都屬於民主世界,與共產主義對立。而且日本和美國,韓國和美國分別是盟國,日韓之間也有軍事情報的交流協議,算是「準盟國」。兩國在對抗北韓的目標上應該是一致的。

 

但韓國和北韓畢竟是「血脈相連」,而且同有被日本「殖民」占領的歷史,因此一旦兩韓的民族主義,蓋過了民主vs專制的日韓共同價值觀,那麽日本就處於一個非常危險的境地。

 

在韓國右派執政下,這個問題還不需要太擔心。可是從金大中開始,左派就開始具備執政能力,也開始與北韓交好。現在左派總統文在寅上臺後更積極推動與北韓的關係。北韓目前在聯合國制裁之中,文在寅之情急,甚至到了不顧國際制裁共識的地步。

 

韓國在文在寅的領導下,與北韓的金正恩政權「眉來眼去」,令日本擔心。(湯森路透)

 

在北韓未曾宣佈放棄核武器的時候,文在寅就接受北韓遞出的橄欖枝,讓北韓在冬季奧運會與韓國一道進場,聯合組隊。此後,金正恩只是「口頭上答應」放棄核武,文在寅就和金正恩見面,還推動川金會。川金會尚未舉行,韓國對對投資北韓躍躍欲試,不斷遊説美國對北韓放鬆制裁。以上還只是明面上的事,在暗地裏文在寅政府是否會安通款曲北韓,令人擔憂。

 

金正恩與美國總統川普會面後,形勢有所緩和,但自從河内第二次川金會不歡而散之後,北韓擺出一副重新發展攻擊性武器的姿態。不但在言辭上威脅要重新開發核武器,近日還在日本海試射三枚短程導彈。北韓的幾個鄰國,受威脅最大的就是日本。不但北韓試射導彈從來都對準日本方向,日本還是唯一至今沒有和北韓金正恩進行元首會面的東亞國家。日本確實有理由擔憂高科技產品會被轉運到北韓。

 

日本這樣擔憂不是過慮。就在日本宣佈剔除韓國出白名單之後,文在寅就宣稱,如果南北韓攜手,一定可以超過日本。在很多人看來,這真是混賬話。北韓幾千枚大炮還對準漢城呢。這表明,文在寅已經擺明車馬,要和金正恩站在同一陣線。

 

其次,也是更重要的,在文在寅當政下,韓國在慰安婦和二戰勞工這兩個主要條約的問題上出爾反爾,撕毀和企圖撕毀政府之間的條約,「政府品格」的低劣,無以復加,令日本憤怒。

 

在慰安婦問題上

 

2015年12月28日,在時任韓國總統朴槿惠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主持下,兩國外長簽訂了《1228慰安婦協議》,規定日本政府為韓國成立的援助慰安婦基金一次性撥款十億日元,推進撫慰全體慰安婦創傷項目等,確認日韓之間的慰安婦問題將得到「最終及不可逆的解決」。協議宣佈後,安倍晉三公開道歉:「慰安婦受害者經歷了難以言表的苦難,作爲日本首相,我願再次對此表示深刻的道歉和反省」。朴槿惠則表示,「如果日本履行承諾,慰安婦問題將不會再被提及。」

 

這是兩國正式簽訂的協議,具備法律約束力。協議簽訂後,日本如約撥款十億日元,履行了承諾。相反,韓國方面卻一而再,再而三地拖延。拖到文在寅上臺後,奉行親朝遠日政策。不顧兩國條約的法律約束力,在日本已經履行承諾的前提下,完全把《慰安婦協議》抛開一邊,不斷重提「慰安婦問題」,被日本多次抗議。今年一月,韓國還乾脆正式宣佈解散援助慰安婦基金會,這等同徹底宣佈撕毀條約。

 

在二戰勞工問題上

 

日韓二戰勞工的賠償問題,在1965年簽訂的《日韓請求權協定》(Treaty on Basic Relations between Japan and the Republic of Korea)中已經解決。

 

根據協議,日本分十年向韓國提供價值三億美元的貨物和服務,另外向韓國提供總額兩億美元的長期低息貸款。而雙方確認兩國之間和兩國人民之間,有關財產、權利、利息在内的一切訴求,已經被「完全和最終地解決」(completely and finally)。

 

那麽爲什麽慰安婦問題沒有被包括在内呢?原因是在簽訂條約的時候,根本沒有人提出過慰安婦問題。它是80年代才被日本學者提出,韓國才找出這些慰安婦。因此,雖然日本官方認爲,條約中已經解決了一切請求權問題,但慰安婦是「後起」的,於是韓國的訴求也有一點道理。所以傾向以某種方式補償之,所以就有了安倍和朴槿惠的條約。

 

但二戰勞工的問題在當時已經是談判的一部分,所以在情在理,日本,無論是政府還是企業,都沒有理由再向韓國人賠償。

 

三億美元在現在看來沒有多麽大。但根據通脹計算,1965年一美元,等於2015年7.5美元。三億美元相當於現在的22億美元。考慮到當時韓國和日本都遠遠沒有現在富有,這筆款項不能算少。

 

因此,韓國人在日本法院的起訴都被裁定不能再次索賠。於是韓國人轉而在韓國國内起訴。韓國一法院對去年11月針對三菱重工在二戰期間徵用韓國勞工的案件做出裁決三菱重工必須「賠償」。今年一月更進一步批准原告可扣押三菱重工在韓國部分資產,用於變賣「賠償」。律師團還準備申請扣押三菱重工的其他在韓國資產,還把目光對準了其歐洲資產。

 

法院的判決完全違反了條約, 是完全錯誤的。於是,日本政府要求根據《日韓請求權協議》第三條「雙方若就圍繞協定產生爭議,應通過外交渠道解決」,提出對話磋商。

 

這個合法合理的要求被韓國拒絕。相反,文在寅政府抛出了所謂「 完善1965年《韓日請求權協定》」的議題。事實上,這個條約早就完善了,文在寅無非想通過「完善」之名,把條約推倒重來。

 

這樣背信棄義的政府,怎麽能與之打交道?因此,日本對韓國的制裁無可厚非。

 

※作者為旅美學者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