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如果中國不是這樣 誰需要靠美國

李濠仲 2019年08月13日 07:00:00

讓年輕一代港人最難熬的,應屬共產黨式的愛國洗腦「全人教育」,甚而以明文法律去規定一個人的「愛國心」。(湯森路透)

近期無論聲援或同情香港的抗議民眾,對美國眾議院9月9日復會或將修訂《香港民主人權法》難免有所期待。這是一部美國跨黨派合作推動的修訂案,主旨在當美國判定香港民主人權狀況已非美國政府所能接受時,有權立刻取消對香港特殊地位的待遇,甚而欲以2020年為底線,要求香港政府做到符合民主標準的全民選舉,否則就是違反該法。

 

儘管川普政府因為自身選舉以及美中貿易戰牽制,本身對香港議題採取「冷處理」,但關於美國國會在《香港民主人權法》上可能的修訂消息,對抗爭中的港人仍算正面消息。只是,同一時間,中國國內外宣傳管道,包括「網路部隊」,則逐步拉升「美國國會長期販賣民主,陰謀顛覆香港」的論調,把香港一切抗爭簡化歸因於「外國特務指揮示威」或「香港人受外國煽動」。中國網域世界,對點燃市井民族情緒,再回頭集結打擊反抗者的作法,一直屢試不爽。

 

《香港民主人權法》當然是中國民族主義者批判的標的,美國國會更被視為是外國勢力介入的主角。2014年,被川普稱為最權威的中國通、總統政策顧問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在接受福斯新聞訪問時,主持人問他怎麼看中共把「香港占中」歸咎是「美國的錯」,白邦瑞當時的回答是,要這樣說也不全都是錯,因為美國對港政策之一,本來就包括確保香港的民主和自由,包括每年提供金援給在港的民運組織(非個人)。

 

這段對話近期再被移花接木擷取運用,尤其作為美國介入港人抗爭的指控。事實上,美國關於「香港民主」的角色,一直以來都是「公開的陽謀」,包括在其歷年國會通過的年度《綜合撥款法》中,便曾要求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撥款用於資助香港的民主、人權和法治。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成立於1983年,目的就是透過捐款給國外非官方民運或人權組織,以促進及推動全球的民主化。

 

此外,因應97香港回歸,美國早在1992年就通過首部關於香港政策的系統法令《美國—香港政策法》,開宗明義就是要確立香港的人權原則,且明指香港人民的人權對美國意義重大,同時與美國在香港利益休戚相關。香港主權的成功過渡必須捍衛人權,人權也是香港經濟繁榮的基礎。

 

還有,1995年9月20日,美國參議院於提出第175號決議案,呼籲中國尊重香港人民渴望擁有充分民主的意願,中國政府應當與港人民主選出的代表進行對話。

 

1997年7月10日,美國參議院再提出第38號共同決議案,要求中國履行中英《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義務,也就是「保證香港的自治、人權和民主選舉」。當月底,美國眾議院則提出第2358號法案,認為香港人民應當有權自由選舉立法會代表,特區首屆立法會應由港人通過選舉法慣例和公投決定。諸如此類,今天都被翻出來當作美國人介入香港的「證據」(其他離譜的亂槍打鳥就無需多提了)。那麼試問,沒有這些外部聲援,當時一個已然成熟自由化的社會,一覺醒來就得面對截然不同的專制政府接管,它能有效避免自己自由度倒退的防禦機制會是什麼?

 

如今回過頭看,美國的每一項「干預」和「介入」,其實也都沒發揮太大效果,中共對港的統治,實際情況更屬於反其道而行。包括議員選舉被「DQ」,引爆爭議的「香港基本法第23條」,貶抑粵語和港人的情感連結,乃至延燒至今的「反送中《逃犯條例》」。當然,更讓年輕一代港人最難熬的,當屬共產黨式的愛國洗腦全人教育,甚而以明文法律去規定一個人的「愛國心」。

 

港中矛盾的惡化,本質上和「美國欲在香港扶植民主盟友」根本無涉,若真切關注香港,應當不難理解一路以來,自由香港和共產中國從生活觀、價值觀,直到法治觀上的種種扞格,那才是足讓香港人屢屢走上街頭的核心原因,沒有強烈自主性的推力,沒有經年累月壓抑的不平,沒有自由vs極權的格格不入,根本創造不出港人抗爭的奇觀。倒是回顧歷史,稍能從二戰期間,看到被納粹占領的歐洲國家中,當地人民起而串聯反彈殖民的影子。

 

美國是外國人,但政治上關於民主自由的信仰,卻和港人相近,中共治下的中國,可以在血統和歷史上摟架香港,但黨國教育之下,不少港人和其心思意念,卻又咫尺天涯。香港對台灣的示現之一,就是一塊土地上的人民,儘管有超過半數以上否定眼前的統治政權,卻沒有任何機制可以將他替換,那將是多麼令人無奈且無能為力的事。

 

於是,在「政黨輪替」形同叛國下,部分港人會樂見「外國勢力」(美國),就再自然不過,這跟台灣人「親美」的心態有其雷同,也就是在面對一個巨大而幾乎無可撼動的極權政府壓迫,而你打從心裡不願意跟著他們這些人全面「姓黨」,又避不開他、換不掉他的時候,反應就是如此。那和反不反華無關,也不是忘了八國聯軍的百年恥辱和自己祖上八代,今天中國內部的民主自由派如有香港的機會,相信會有超過數倍以上的人願意走上街頭。

 

現在,因為美國國會《香港民主人權法》的立法工作有望啟動,有香港人推斷北京會據此於9月9日前在香港「成功平亂」。因而,他們已在心底有數,說香港人最少要頂到9月。總之,無論如何撐到今天這一步,說到底,那還是香港人自己用血汗掙來的。

 

※作者為《上報》主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