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什麼都歸政治 政治都歸中共

宇文自由 2019年08月09日 00:00:00

要跟中國打交道,就不要再相信什麼「政治歸政治、XX歸XX」的話。(湯森路透)

從中國自8月1日逕自地片面終止「中客來臺自由行」,到香港的「一芳水果茶」是否挺「一國兩制」的羅生門,再到中國國家電影局宣布將抵制今年的金馬獎—-臺灣、香港與中國近來所發生的這一連串事件,大概已足夠打破「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XX歸XX」的鄉愿神話,並再次凸顯著某專制政府的可笑荒唐。

 

在臺灣與中國互動的情境裡,所謂「政治歸政治、XX歸XX」的語句總是能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使用與出現。而用途與目的又基本上分成兩類:一種是「不該違背的原則」,即所謂「政治歸政治、XX歸XX」代表的是一個所有人都該追求的良善目標,但正因為某方(通常是指民進黨政府)沒能做到,因而導致著諸多可怕的後果:例如,指控「東亞青運被停──為什麼民進黨就是做不到『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呢?」或是「民進黨政府就是不肯聽中共的話,結果搞到自由行沒了,連『政治歸政治、觀光歸觀光』都辦不到!」

 

而另一種類型則意味著「必須遵守的誡命」,宛若宗教信條般地迴盪在眾人心裡,時刻提醒著你必須將「政治」(除了與當代的中共官方意識型態符合者例外)與其他所有你想要在中國從事的活動「分開」,甚至是徹底地「抽離」,而在此之後若有必要則又勢必要在空蕩處再填充進真正「正確」的政治。若要舉例而言,則那一票為求在中國發展,而不得不說出諸多(可能是)違心之論(如「兩岸同屬一中」、認同「一國兩制」等)的「臺灣人」則可作範例,並可不斷對著後輩們耳提面命:「那些屬於臺灣的『政治』,最好還是快點藏起來吧!千萬別混進我們的XX裡,否則會全毀的!」

 

而無論是「不該違背的原則」亦或「必須遵守的誡命」,所謂「政治歸政治、XX歸XX」的「金句」,其實背後有種某種不願被覆誦者所承認的共同認知:即「政治」意味著一種明顯帶有劇毒或有害物質的「不潔之物」,而當其他的事物若不幸被其所沾染,則必定「沒有好下場」;因此一定要不計一切代價(甚至是尊嚴)地將其抽離,或從一開始就有如對待化學材料般地慎重隔離,避免因不該有的碰撞或結合,而導致爆炸性的後果。

 

先不論「政治歸政治、XX歸XX」的命題是否真能成立,至少在這些跨海峽的政商權貴集團與既得利益者口中,當他們滿嘴嚷嚷著要求「(臺灣的)政治『退出』XX!」時,其實這種假裝中立超然的要求,本身就是一種政治!—-而且是另一種,迥異於民主國家型態的所謂「政治」;這種「政治」,擁有自己獨到且排他的黨國意識型態,並基本上視其他可能會「汙染」本國人民的普世價值為敵,而它不僅會要求著對其有所求者必須全然地服膺效忠,更會藉由各種手段在「懲罰」著不遵守其遊戲規則(或潛規則)者。

 

這種來自中共黨國的「政治」,更早已將自己進一步冊封與昇華為所謂「愛國」,甚至「真理」。那句「政治歸政治、XX歸XX」的訓誡,其實針對的是所有非中共官方意識型態以外的「政治」,或名為邪說、煽惑、謊言、錯誤與汙染,總之皆是不見容於中共政權治下的天朝王土。且既然,你已有了「習思想」、「中國夢」與「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等真理之寶,可做為引領自己人生與事業發展的唯一標竿時,又何須去觸碰或摻雜進那些「危險的有害物質」呢?

 

況且,真正總是在違背所謂「政治歸政治、XX歸XX」這一「金科玉律」者,不正是中共自己嗎?──它們以「臺灣不是一個國家」為由,極力阻饒我們在外交上包括人權與健康在內的所有國際參與,不正是一種「政治干擾」?它們以「承認『九二共識』、支持『一國兩制』」為前提逼著那些臺灣藝人與臺商必須表態,不也是一種「政治壓迫」?它們更把「自由行」與金馬獎等均當作是政治工具,用以作為「因應臺灣的政治形勢」的目的,不更是一種赤裸裸的「政治介入」嗎?只怕,所謂「政治歸政治、XX歸XX」的鄉愿,在中國從未實現過一次吧?不知那些還忙著拿此來要求自己人的臺灣人們,又到底是在鬼擋牆些什麼呢?

 

要跟中國打交道,就不要再相信什麼「政治歸政治、XX歸XX」的虛幻屁話,那只是極權政府拿來箝制人民思想與鞏固統治正當的藉口,並期待著你能不斷地拿此來自我審查與要求;向來都只有「什麼都歸政治,而政治又都歸中共」才是能準確描述這一切的「真理」。

 

如果你真的是迫不得已,而必須忍受著中共在你賣的水果茶中,偷偷加進一些紅色配料,也還罷了;但千萬拜託,不要還想著要把這樣的飲料再送回家鄉,強迫著大家和你一起吸取,並在同時還喃喃複誦著「政治歸政治、XX歸XX」的催眠咒語。

 

※作者為政治工作者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