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毅然:紅色帝國的邏輯

裴毅然 2019年08月14日 07:00:00

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危機不是在縮小,而是在擴大,因為紅色意識形態早就缺乏民間響應,中共只能用刺刀封禁一切異聲。(湯森路透)

張博樹教授(1955~ ), 因研究大陸憲政轉型遭打壓而流亡美國,現為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系客座教授。2019年4月,他在臺北出版新著《紅色帝國的邏輯》(秀威資訊公司),匯集近年對中共政府各種思考,解析習近平上臺后的執政邏輯,跟蹤北京政局政策。這本進行時政治評論集,值得介紹給關注中共政權動態的讀者。

 

核心觀點

 

《紅色帝國的邏輯》的核心觀點:大陸紅色帝國在崛起,中共新極權時代來臨;儘管紅色帝國僅為經濟單腿的畸型崛起,但對全球秩序構成不可小覷的挑戰力。

 

該著指謬兩種幼稚政論:1、經濟增長必然催生民主;2、中共朝不保夕,已臨崩潰。該著明確指出:中共專制體制死而不僵,垂而不倒,習近平以反腐為表、以反憲政為里,全速致力「黨國中興」。因為,近二十年經濟高速增長,中共對全球經濟影響力日增,逐漸獲得世界話語權,正式成為美國對手。2017年華盛頓官方文件〈國家安全戰略報告〉,首次明確中國是主要「競爭對手」,而此前的定位則是「非敵非友」。(頁293)中美之間關系當然分別代表兩種根本不同政體:專政與民主。(頁121)

 

中國病毒

 

中國病毒指中國式「權錢交易」對全球經濟秩序的侵蝕,即用金錢換取原則的腐敗征服世界!毛式集權+鄧式市場形成當前真正中國特色的權貴式經濟,權錢交易的腐敗迷漫寰內、擴滲海外。外商為了中國市場,只能適應「中國病毒」,學會「搞關系」。那些見不得陽光的齷齪行為,逐漸成為中外經貿「必須遵守」的潛規則。(頁55~56)

 

中國病毒體現在外交上,就是全力謀劃聯俄制美的全球戰略新格局。紅色帝國的外交特徵:民族國家弱肉強食的擴張邏輯+黨國一體的專制邏輯。打著民族國家的旗號,擴張紅色影響,行銷「中國模式」。(頁61~62)對亞太地區秩序最直接的威脅便是「對于臺灣,習近平志在必得。」(頁67)習氏已棄鄧小平的「韜光養晦」,既要海外市場,也要輸出「中国模式」,致力謀求更大的國際影響。

 

中共政府的外交一向取決於內政,即外交是內政的延續。紅色極權體制深刻決定中共外交政策的根本取向。所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即意在樹立一個與西方不同價值觀、不同政治模式的範例,取得與西方民主模式相抗衡的地位。當然,今天中共對外擴張不再用毛式的「世界革命」,而是習式「人類命運共同體」。(頁145~146、274)

 

帝國邏輯

 

該著清晰梳理了紅色帝國的邏輯:堅守意識形態「防線」,以西方仇華論抵禦普世價值的滲透。中共對外宣稱「建立新型大國關系」,對內則傳達「西方亡我之心不死」、「與美國霸權體系的斗爭是一場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世紀較量」,還在傳播黨文化。(頁122)

 

所謂中國模式,內核即一黨專政+半市場經濟,意在證明「黨主」比「民主」更有效——決策快、效率高。(湯森路透)

 

堅守馬克思主義成為維護紅色政權的第一道防線,既防堵西方民主思想滲透(顏色革命),又沿用「東風」「西風」傳統紅語樹敵惑眾,強調美国對中國的遏制性戰略,為自外于普世價值建立理論「合法性」。因此,中共至今仍在沿用「反右~文革」語匯:「攻擊黨的領導」、「攻擊社會主義制度」仍為不可觸碰的政治高壓線。而中共所謂的「國家安全」,僅為中共政權的一黨安全耳。

 

依托經濟發展,中宣部「理論創新」,提出所謂的四个自信——理論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以此作為意識形態「軟實力」。可誰都清楚:依靠警察守在地鐵口檢查公民手機,還有理論、道路、制度與文化的「自信」么?

 

所謂中國模式,內核即一黨專政+半市場經濟,意在證明「黨主」比「民主」更有效——決策快、效率高。「中國模式」的底牌當然在于用經濟增長證明「也可以一黨專政」,證明「黨」可以在「國」上的政治合法性。

 

行歪事,自然得說歪理。中宣部得為所有紅色弊陋尋找遁詞:一黨專政必要論、低人權無奈論、東西不同論……總之,經濟增長證明壓制式管理也是「全新模式」、「全新文明」,可以與西方民主政體并列媲美。以「國情特殊」支撐專制合法,要求歐美諸國尊重中共價值觀,不要批評中共政府,在人權問題上閉嘴。

 

傷害國家

 

無論如何,中共政府的「中國模式」對國家傷害十分明顯:如高築網絡風火墻(金盾),仍在施行愚民政策,弱化國民的判斷能力;如警察在地鐵口違法檢查行人手機、隨時可請異議人士「喝咖啡」,中國民眾的人權普受侵犯,14億國人至今生活在「三大不自由」之中——沒有言論自由、沒有信仰自由、沒有免于恐懼的自由。張博樹教授對中共的批評一語中的——

 

無論怎樣,「黨國」并不代表、也並不等於「民族國家」,黨國利益也不就是民族國家利益。事實往往正相反:黨國打著民族國家的旗號,動用整個國家的資源,根本上卻是為了保政權,為了一黨私利而與世界民主潮流對抗。這恰恰從根本上損害了中國的民族國家利益。(頁129)

 

紅色意識形態仍在繼續傷害中國,黨性仍在壓倒人性。準紅二代劉亞洲將軍名言——「黨性即神性」。(頁122)

 

轉型難度

 

張博樹教授明確指出中共前領導人胡錦濤只有「守攤」意識,「全無政治遠見,丟失政權的恐懼遠遠壓倒對民族未來的歷史責任感」。習近平的「左轉」則繼續倒退,有過之而無不及。現中共政權特徵:除了一黨專政,現得加上紅色世襲。當權者拒絕政改,反向擰緊意識形態閥門,以不斷加壓維穩護政。因此,中國民主轉型理想的天鵝絨形式的可能性在降低。(頁23)

 

中共以民族主義、國家主義換取民眾支持,為抵禦「西風」尋找立論依據,進而為專制體制挺臺,要求國人結束對西方的仰視,歐美不過是「老黃瓜刷綠漆」,中國才是欣欣向榮的英雄國家,已經是名符其實的超級大國,應該對故意作對的國家進行懲罰,云云。(頁38、103、120)

 

臺階心態

 

無論如何,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危機不是在縮小,而是在擴大,因為紅色意識形態早就缺乏民間響應,中共只能用刺刀封禁一切異聲。中國模式也僅僅只是中共自吹,不可能引領世界。「一個骨子里不承認公民的政治權利、不能給國民帶來基本尊嚴的政體,即便獲得更高的經濟成就,也只能證明這個國家本身的畸形。」(頁25)「死而不僵」甚至短暫「中興」的黨國,最終仍無法避免或轉型或毀滅的命運,則現在就可以斷定。(頁25)

 

張博樹教授寄語海外民運界:要有「成功不必在我」的胸襟,對中國民主大業得有積跬步以致千里的「臺階心態」。

 

《紅色帝國的邏輯》,說的是中共邏輯,擺排的當然還是民主自由的邏輯。

 

 

※作者為大興安嶺知青/復旦文學博士/上海財經大學人文學院教授/美國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歷史所訪問學者(2018)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