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奕軍專欄:借鏡澳洲對「中國因素」的警惕

吳奕軍 2019年08月17日 07:00:00

澳洲面對中共威脅,情勢相當複雜而嚴峻。(湯森路透)

澳洲國會議員暨「國會情報和安全聯合委員會」主席海斯迪(Andrew Hastie)日前呼籲對中國提高警覺,謂其稱霸世界的野心有如二戰前納粹德國,澳洲的主權和自由將受到北京前所未有的威脅。

 

澳洲應以納粹為鑑

 

海斯迪8月初在澳洲歷史最悠久的主流報紙《雪梨晨鋒報》(Sydney Morning Herald)發表專文,警告目前澳洲沒有充分認識到專制鄰國的威脅,以及全球遏制中國崛起的作法不夠積極,就像當年難以阻止納粹德國竄起那般,恐將帶來「災難性的失敗」。

 

出身軍校,前澳洲特種部隊軍官,現為右派執政黨澳洲自由黨(LPA)國會議員的海斯迪,於2015年當選聯邦議員,現在兼任澳洲「國會情報和安全聯合委員會」(Parliament Joint 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ommittee)主席。

 

海斯迪認為澳洲的主權和自由可能受到北京威脅,類似二戰之初法國被德軍占領前的情況;澳洲的民主、經濟及安全面臨空前考驗,應該參考歐洲面對納粹的經歷,不應低估中共威脅。他警告「正如當年法國,澳洲也沒看清楚這個強大鄰國的影響力不斷地擴張。」

 

中共表達抗議

 

海斯迪發表文章當天,中國駐澳洲大使館聲明警告海斯迪鼓吹「中國威脅論」,並且「暴露了其冷戰思維和意識形態偏見,有違當今世界和平合作發展的潮流,有損中澳關係發展。」

 

中共並指出,「歷史已經證明,並將繼續證明,中國的和平發展對世界是機遇,而不是威脅。」促請澳洲政界人士「客觀理性看待中國的發展道路,多做有利於增進中澳兩國互信的事。」

 

對於中共的抗議,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說,海斯迪不是他的內閣部長,而國會議員「完全有權表達他的觀點」。澳洲外交部長佩恩則希望外國尊重澳洲的言論自由以及和平抗議權利。

 

澳洲政府去年通過一系列反外國代理人法案,並且禁止華為參與5G網路基礎建設。在對美國的軍事情報與國安合作關係,以及對中國的鉅額經貿合作關係,澳洲政府有如走鋼索,一直試圖取得平衡。

 

達爾文港問題

 

例如在2015年,中國嵐橋集團與澳洲北領地(Northern Territory)政府共同宣布達成協議,以澳幣5億元(約近新台幣107億元)取得澳洲北部達爾文港(Darwin Port)99年租賃權。

 

近期,澳洲許多國會議員認為這項協議「並未充分考量國家利益」,呼籲澳洲政府應將達爾文港收歸國有。

 

根據《澳洲廣播公司》(ABC)報導,澳洲南澳工黨議員錢皮恩(Nick Champion)表示,「這是個非常重要的港口,因為我們在北領地有重要的國防設施,我認為我們必須密切關注這個地方。我們應該要很明確地確保那港口掌握在政府手中,基於上述原因,我認為它必須收歸國有。」

 

近期,澳洲許多國會議員呼籲澳洲政府應將達爾文港收歸國有。(湯森路透)

 

錢皮恩強調,「有鑑於我們正面臨1930年代以來最不確定的戰略情勢,我們應該謹慎行事,我們應該理性行事。而謹慎且理性的最好方式,就是使它(達爾文港)掌握在政府手中。」

 

此外,《澳洲廣播公司》6月底曾經分析,美軍將協助於北領地首府達爾文市約40公里處興建深水港,以強化防禦中國在亞太地區的威脅。

 

海斯迪則認為,除了達爾文港案例,「我們現在最大弱點並不在於我們的基礎支持,而是我們的思維。我們的智力不足,令我們在體制上變得脆弱。」「如果我們不了解公民社會、國會、大學、企業、慈善組織等所面對的挑戰,我們的主權、自由將遭受剝削。」

 

澳洲經貿過度依賴中國,在「文化交流」方面也深受「中國因素」影響。例如,去年中國遊客造訪澳洲高達160萬人次;中國學生赴澳洲留學總數近25萬人,這不僅代表龐大商機,也夾帶了文化甚至統戰之衝擊,例如近期香港反送中運動,引爆港中留學生爭執對罵,甚至蔓延到澳中外交官員的語言衝突。

 

而上述之情況,尚未論及澳洲學者漢彌爾頓(Clive Hamilton)去年3月出版《無聲的入侵》(Silent Invasion: China's Influence in Australia)所揭露的中共赤化危機,包括吸收澳洲許多高政經地位的中共代理人,涉及40多位政要與產官學媒重要人士,其中還有前總理與外交部長等高官。漢彌爾頓多次提醒,澳洲恐怕淪為中共所操縱的「魁儡之國」。

 

另外特別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澳洲智庫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近期發表的2019年度民調顯示,澳洲人對中國信任度跌到連續15年調查的最低點,然而澳洲民間與中國經商發大財,卻忽視中國統戰滲透與武力威脅的傾向仍然明顯--同樣來自洛伊研究所的2017年澳洲全國電訪民調發現,1200位受訪者有近八成認為中國是澳洲的「經濟夥伴」,只有13%認為中國是「軍事威脅」。

 

此外,對「警惕中國因素」抱持輕慢態度的高層勢力仍然相當可觀。例如,前總理基廷(Paul Keating)今年六月出席聯邦工黨誓師大會發表驚人言論,批評目前澳洲情報部門是一班瘋子,卻主導澳洲外交政策,要全部換掉,以改善澳中關係;又如,被認為左派政治仲介,曾在工黨陸克文執政期間擔任副總理的艾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則揶揄,「所謂中國影響力滲透,可能更適合虛構的間諜電影情節。」

 

澳洲面對中共威脅,情勢相當複雜而嚴峻,海斯迪此時再度敲響警鐘,當然還不夠,反對中共勢力滲透的有識之士,恐怕需要更多的國際支援,更加團結與努力。而作為印太戰略夥伴,澳洲局勢正是值得台灣持續關注的重要借鏡。

 

※作者為鉅石智庫創辦人,關注時局之平衡資訊與風險擴散效應。曾任網路行銷投資高管。台大政治系畢業、波士頓大學大傳碩士,於哈佛大學研修電商課程,新加坡國立大學高階管理課程結業。goldenrockthinktank@gmail.com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