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學府竟成IS訓練營】阿富汗教育抑制獨立思考 高知識份子淪恐怖主義傀儡

吳洛瑩 2019年08月17日 11:30:00

阿富汗被視為恐怖主義的根源地,極端思想為何容易滲透這塊土地?(湯森路透)

2018年9月,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的自殺炸彈客點燃火藥後,位於阿富汗達斯特阿爾齊(Dasht-e Barchi)的馬旺德(Maiwand)摔角社團,永遠失去20名摔角運動員,還有70個人受傷,教練阿巴斯(Ghulam Abas)幸運躲過一劫,卻從此少了左手。

 

幕後兇手,竟是來自阿富汗第一學府的教授和學生。

 

恐怖主義是如何滲透這一群高知識份子的腦中、極端思想為何得以在「亞洲的心臟」恣意流竄?

 

 

阿富汗第一學府高材生 淪為IS打手

 

《外交家》(The Diplomat)報導,2019年7月,阿富汗情治機關「國家安全總局」( National Directorate of Security, NDS)逮捕了4名策畫這起爆炸攻擊的兇嫌,卻意外發現,這4人的背景並非來自落後鄉間地區的聖戰士,而是阿富汗最高學府喀布爾大學(Kabul University)的學生和講師。

 

喀布爾大學是阿富汗的最高學府,但首都情勢緊張,校園內都有武裝警力戒備。(湯森路透)

 

阿巴斯說:「我們沒想過喀布爾大學的學生,會將我們(摔角社團)列為攻擊目標。他們(學生)都被寄予厚望,是國家的光明未來,也可能是阿富汗明日的領導者。」

 

阿富汗的動亂不斷,讓喀布爾大學格外背負著人民珍貴的希望,期待這一所部份資金來自美國的學術殿堂,能教出思想自由而明達的下一代。

 

但卻是事與願違。

 

東山再起的IS勢力,竟滲透了阿富汗最古老的大學,而且要在此「招兵買馬」,這也讓仍近期可望終結17年阿富汗戰的爭美國和神學士(Taliban),是否能簽署和平協議再度出現變化。

 

一名向「國家安全總局」招供的學生指出,IS已經招募了許多喀布爾大學的學生,將這些「聖戰練習生」送往位在楠格哈爾省(Nangarhar province)的重要據點受訓。

 

阿富汗壟罩在恐怖主義的攻擊之下。(湯森路透)

 

除了學生之外,國家安全總局也逮捕幾名法律系講師慕斯里瑪(Mubasher Muslimyar),其中,1位他的親戚和2名研究生也在7月被阿富汗情報單位逮捕。不久之前,同為法律系師長的戴伊(Dai)和拉斯基(Maroof Rasikh),也因為在校內為IS招攬新血而被捕。

 

其中一名「誤入歧途」的學生塔里琦(Ahmad Tariq)向調查人員供稱,慕斯里瑪鼓吹學生加入當地IS分支「伊斯蘭國呼羅珊省」(Islamic State  Khorasan Province,ISKP)之前,曾試著試著要同學改信遜尼派極端保守的薩拉菲主義(Salafism)。

 

IS吸收阿富汗神學士分裂勢力坐大

 

深入了解IS和阿富汗什葉派關係的記者卡勒米(Khadem Hussain Karimi)分析,神學士的領導人歐瑪(Mullah Mohammed Omar)2013年逝世後,組織內部將領出現分歧,再加上鄰國巴基斯坦政府軍將極端組織驅逐出境,讓這兩股分裂勢力在2014年結合而組成伊斯蘭國呼羅珊省。

 

《外交家》指出,美國和阿富汗政府長期以來,一直無法根除IS分支在阿國的影響力,對於極端組織肆虐全國的自殺炸彈攻擊也無能為力。

 

 

不僅如此,控制東部和東北部大片土地的「伊斯蘭國呼羅珊省」,仍持續擴張坐大。著有《伊斯蘭國在大呼羅珊》(The Islamic State in Khorasan,暫譯)一書的朱斯托濟(Antonio Giustozzi)認為,ISKP的優先事項是要先在呼羅珊地區建立足夠的實質領土。

 

他說:「(ISKP)是一個非常陌生的實體,需要藉著某種方式接地氣(disembark),然後漸漸建立根據地並組織內部。」

 

於是乎,阿富汗各地的大學學生變成ISKP眼中的肥羊,除了喀布爾大學、東部的楠格哈爾大學都是目標。事實證明,學術機構確實更容易受到IS的利用。


 

 

與阿富汗戰略研究所(Afghan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共同研究,該國高等教育體制宗教激進化現象的學者卡曼加爾(Ramin Kamangar)表示,歷史角度來看,很多極端組織都阿富汗社會中紮根。

 

阿富汗高教課綱設計的過程中,許多極端組織都有機會可以操弄教科書的內容,就連全國教師的必修課「伊斯蘭律法」(Sharia law),其教科書也免不了受到各立場團體干涉。

 

卡曼加爾表示,伊斯蘭律法教科書並不歸於學術類著作,是透過意識形態宣傳伊斯蘭教是最好的宗教。

 

教缺乏獨立思考的教育 極端思想輕易滲透

 

卡曼加爾調查來自3所阿國重點高教機構的373名學生,包括喀布爾大學(Kabul University)、赫拉特大學(Herat University)和楠格哈爾大學(Nangarhar University),發現其中有半數支持神學士或是IS建立的哈里發國政治體系。

 

其中,大約有20%的學生反對世俗主義或是和宗教團體一起生活。但有3/4的學生支持伊斯蘭教全球化的想法。

 

高知識份子卻認同極端恐怖主義的原因何在?卡曼加爾認為,阿富汗的教育系統不鼓勵批判性思考,培養出的學生無法對獨立思考和理解周圍環境,因此也很容易被極端組織吸收、特別是在IS的強力招募之下。

 

美國撤軍阿富汗 留給IS擴張的空間

 

與此同時,美國與神學士的談判持續進行,美國特使哈里札德(Zalmay Khalilzad)最近一次在杜哈(Doha)與神學士談判也取得進展,但是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已急著想讓美軍撤離阿富汗,IS則樂見有了這一段權力真空,給該組織招募阿富汗青年人的空間,好為發動新一輪的戰爭「儲備人才」。

 

而野心勃勃的IS此時動作也很可能讓這份協議複雜化。朱斯托濟指出,ISKP還有一個戰略目標,就是最終要取代神學士、巴基斯坦神學士運動(Tahrek-e-Taliban),以及其他在呼羅珊地區的叛亂組織,壟斷地區勢力。

 

 

本語音由合作提供
ibo愛播聽書FM APP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