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傳真:準戰爭規格的國家恐怖主義──中共鎮壓香港的思路

公民知識販子 2019年08月18日 07:00:00

從中共來看,他們已經對全球(包括台灣和美國)發動超限戰很多年了。(湯森路透)

之前筆者已經發表文章指出,濫暴警會綁架整支警隊,而且無論是理性還是非理性,濫暴警也會升級暴力。接下來為各位讀者說明中共鎮壓香港落實的一些政策。

 

香港警察實行國家恐怖主義

 

從6月初至8月中的警民衝突中,在香港警察的言論與行動可以推知,他們迷信殺一儆百。香港警察暴力升級,由之前每次製造流血傷口,到現在製造永久傷殘。

 

香港警察都整個意圖很簡單粗暴直接,就是:

 

當他們做甚麼都沒有後果時,他們就濫用暴力;

 

當他們有後果的時候,他們就升級武力;

 

當他們知道會被有效反擊時,他們就會換上更強的防護和更高殺傷力的武器。

 

為了升職,為了避免清算,他們已經狠下心腸不把其他香港人當作是人。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多次發表聲明時使用「蟑螂」指稱示威者,尤其能反映他們的非人道心態和欠缺專業的警察職業操守。

 

香港警察打算打到香港市民再也不敢和他們作對。稍微作一些滑波推論:香港警察已經公開表演過折磨市民。他們會疑惑,「為何抗爭者連死也不怕?」,於是迷信殺一儆百的香港警察會把暴力再升級下去,當香港警察誤殺了第一個市民之後,他們或許會開始謀殺市民。

 

總之香港警察的行動只有一個方向—國家恐怖主義。

 

香港警察的行動只有一個方向—國家恐怖主義。(湯森路透)

 

中共、特首、港府、港警、抗爭者的互動

 

國家恐怖主義也只是單純觀察香港這個城市的結論。假如把香港抗爭放在整個中國的框架之中,會發現中共不但面對香港的抗爭,也至少面對像新疆、成都、武漢、地下教會等不同的抗爭者;同時由於中国的金融非常依賴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因此中共一方面投鼠忌器不能使用如同新疆的極權鎮壓,另一方面又必須維持對香港的控制。事實上,中共是從國家安全的高度去檢視和處理香港問題,他們也是跨省跨部門地動員人力物力,以準戰爭規格去對付香港抗爭。

 

大概是那些想親共或不熟党史的人才會以為香港「雙方」都喪失理性。用戰爭邏輯去看,根本「各方」至今都極度理性:

 

香港警察從一開始濫用暴力,目的就是代表香港政府以行動向中共表忠。

 

抗爭者每次選擇戰場,目的都是向大多數香港人和國際媒體呈現真實戰況,以爭取越來越多的同情者和支持者。

 

香港警方的方針和行動的轉變,目的是以慘無人道的傷害來震懾所有參與抗爭的人和他們的支持者。

 

香港警察插贓嫁禍、虐待被捕者和無窮無盡發射催淚彈,目的在製造白色恐怖、營造國家恐怖主義的氣氛。

 

抗爭者不斷維持抗爭的壓力,目的是增加港府和中共的統治成本和維穩成本。

 

林鄭月娥維持強硬是為了抗爭不斷,從而可以養寇自重。

 

中聯辦警聯部接管香港警察的指揮權, 一方面防止 香港警察倒戈,另一方面也是白區党難得的練兵機會以累積經驗將來顛覆台灣政權。

 

中聯辦指使香港警察員佐級協會發公開信恐嚇文官政府之首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意在宣告白區党利用香港警察架空香港文官政府。

 

香港公務員遊行,則立即回應了香港警察的恐嚇,並展示了香港文官政府的實力,和重申他們是收拾殘局的角色。

 

中宣部在微信和人民日報製作假新聞,將香港警察的暴行嫁禍於抗爭者,將抗爭者造成的破壞加鹽添醋扭曲放大,目的是向中国國內民眾宣傳仇港情緒,並欺騙港澳台及海外的微信讀者,製造在港澳台及海外華文讀者的意見撕裂。

 

中國官媒《人民日報》8月12日發表「微評」說:「暴力升级!⋯⋯这是向港警公然宣战」,隨後13日夜晚香港警察就衝入香港國際機場清場了。

 

對中共而言,這就是特殊形式的戰爭,只不過是一場武力受限的超限戰。

 

一個抗爭三樣情:中共想國內化、香港文官政府想減低影響、香港抗爭者想國際化

 

為了能調動國家級資源投入香港鎮壓,中共做了很久的部署:

 

從6月份已經將香港抗爭定性為「外國勢力插手」「港獨」,派出軍人、武警、公安混進香港警察部隊;

 

中聯辦親自在香港舉辦「撐警集會」;

 

中共宣傳部門在微信製造假新聞,將香港警察做出的暴行說成是香港抗爭者做的;

 

親中議員何君堯有相當大的嫌疑策劃並資助元朗鄉村黑幫發動「七二一元朗恐襲」,抗爭者使用「無差別恐怖襲擊」來形容元朗黑幫的行動,而中共宣傳機器就反唇相譏,說「香港示威出現恐怖主義的苗頭」,搶佔恐怖主義一詞的公眾印象;

 

香港警察被發現在示威當中混入抗爭者衝擊警察,甚至嫁禍於抗爭者。這些都表明中共已經對香港抗爭發動輿論戰,準備動員全國民眾敵視香港,從而為屠殺香港人民尋求民意支持。

 

從上可見,中共嚴陣以待,務求操弄國內輿論的力量去壓倒香港抗爭。

 

與此同時,香港文官政府也採取行動嘗試緩和及自保。首先政務司司長代香港警察向市民道歉過一次,然後香港機場管理局在14日又取得法庭臨時禁制令,「禁止任何人非法地及有意圖地故意阻礙或干擾香港國際機場的正常使用」,使得抗爭者和香港警察的戰場轉移到別處。

 

抗爭者為了將香港抗爭國際化,也做了相當多的努力,例如G20大阪示威、舉起美國旗英國旗、白宮網站 We the People 的連署活動、在香港國際機場示威等,每一項都是將香港抗爭國際化的努力。這些努力並沒有白費。在香港警察清場行動的前一刻,澳洲領事館人員穿著制服到機場護僑,從而阻止了香港警察的清場行動,使得抗爭者當晩能安全撤退。翌日英國領事館人員也仿效澳洲領事館人員的做法,說明西方文明國家已經不得不保護自己的在港僑民。

 

提及抗爭國際化,尤其要看美國和英國。

 

提及抗爭國際化,尤其要看美國和英國。(湯森路透)

 

中英美共管下的香港

 

早在6月12日逃犯修訂條例二讀成功被阻擋的事件發生後3小時內,美國總統 Donald Trump 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會見波蘭總統時發表講話,當時已表示關注到香港的示威,並表示是他見過最大規模的示威,希望中国和香港能解決這個問題。

 

同日英國首相和外交大臣也重申《中英聯合聲明》的效力。

 

路透社報道稱,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司令員陳道祥曾在6月13日,與美國國防部主管亞太事務的首席副助理部長海大衛(David Helvey) 會談時,告知美方稱「解放軍不會改變長久以來不幹預香港事務的原則」。

 

為何英美兩國這麼早就對香港事務表態?為何解放軍駐港部隊司令要在第一時間與美國國防部溝通?原因在於,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一個中英美共管下的國際金融中心———中共擁有主權和行政權、英國提供司法體系、美國主導金融。在香港立法會中,建制派代表中共利益,泛民代表美國利益,香港本地人則缺乏本地利益的代表。

 

多年來,中共或香港特區政府所提及的「香港安定繁榮」,其本質是中共維持安定、美國給予繁榮。

 

香港,是中美兩大勢力的交疊區,也是中美鬥爭的前線。也因此,香港抗爭從一開始就是國際議題,這是由於香港的特殊地位使然。

 

香港抗爭者努力將抗爭國際化是因為他們除了美國之外再也沒有任何可以與中共對抗的幫手,唯有將自己化身為大國政治博弈的籌碼,才能有活路。

 

這正正是與中共利益相反的走向。

 

中共鎮壓香港的思路

 

中國金融極度依賴香港。根據香港金融分析員六子山指出的兩組數據:

 

中國的外資投資(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FDI),2018年的總數約$1,300億美元,當中有超過七成的資金來源是香港,即超過900億美元。

 

香港認可金融機構的貸款總數,至今年四月時約為100,000億港元,當中有30,000億(3,850億美元)是境外貸款。境外貸款說到底大部份都是借給中国。

 

如六子山所說,只是把兩條數粗略加起來,已經有5,000億美元,還未計中國企業在香港債市股市集資的數目。只要美國等西方國家不承認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中國幾十萬億美元即時見財化水,然後中國的金融市場立刻失去資金供應,接下來的經濟衰退將隨即拖垮中國。

 

可知中共不可能使用強硬手段毀滅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中共在對美貿易戰的情況下,應付即將到來的金融危機已經焦頭爛額,這是中共面臨最迫切的事。

 

在這種情況下,香港抗爭國際化,正正在最有影響力的時間點把中共最忍受不了的損失暴露出來,任由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攻擊或勒索中共。中共要鎮壓香港,就必須在減低金融衝擊的前提下,用盡辦法將香港抗爭國內化:

 

與美國達成協議,確保金融不受衝擊,或尋求由國際市場提供融資以紓緩中共的金融危機壓力;

 

軍事上和輿論上盡力排除西方國家對香港的影響;

 

聯合塔利班、朝鮮、俄羅斯等國際反美勢力,請他們支持中共鎮壓香港;

 

將鎮壓部隊偽裝成香港本地人或者香港警察,使得鎮壓香港的表面責任不在中共;

 

動員全國宣傳機器,抹黑香港抗爭是「港獨」、「顏色革命」、「外國勢力干涉」,以鼓動全国民族主義情緒,轉化即將到來的金融危機的壓力;

 

在世界各地動員海外中文媒體和海外華人團體發表反對香港示威的聲明與報導,以圖抵銷香港抗爭國際化的影響,干擾西方民主國家的民意;

 

製作大量的假新聞,甚至以苦肉計炮製香港示威暴力的形象,並透過微信、微博、牆內搜索引擎等,影響香港、澳門、台灣、海外華人當中依賴中國資訊來源的民眾;

 

僱用香港黑社會甚至非廣東省民眾(主要是福建省)到香港襲擊一般市民,以製造恐怖氣氛;

 

透過商界、企業主去威脅解僱他們的僱員,以製造恐怖氣氛;

 

定性香港「出現恐怖主義苗頭」,以準備滿足《香港駐軍法》第六條的出兵條件,並在深圳公開集結解放軍或武警部隊,文攻武嚇,以製造恐怖氣氛。

 

香港抗爭國際化,正正在最有影響力的時間點把中共最忍受不了的損失暴露出來。(湯森路透)

 

在此補充,《香港駐軍法》第六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宣布戰爭狀態或者因香港特別行政區內發生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者安全的動亂而決定香港特別行政區進入緊急狀態時,香港駐軍根據中央人民政府決定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的全國性法律的規定履行職責。」

 

一旦香港抗爭被中共成功國內化,西方國家基於外交立場上的尷尬而退卻,那麼香港抗爭者乃至香港市民將失去來自西方國家的支援力量,到時香港立法會會通過立法措施將香港同化,於是就可以將美國等西方勢力從香港驅逐出去。只要西方國家無法透過香港議題來制裁中國,那麼中共在香港的統治成本也將大大降低,並可以繼續壓榨香港。

 

台灣讀者請特別注意「超限戰」的概念,因為從中共來看,他們已經對全球(包括台灣和美國)發動超限戰很多年了。他們自知單從軍事技術上無法打贏台灣海峽登陸戰,他們就要從台灣社會內部奪取台灣的控制權。今日香港是中共的練兵場,他日就要把香港經驗用在台灣身上。請支援香港抗爭,在香港抵擋中共,以免戰火燒進台灣。(為了對中共「敬而遠之」,作者以中共的簡化漢字來稱呼他們的機構)

 

※作者為香港中學教師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