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黃一農】爾晴跟乾隆有染? 他穿越清史翻案(下)

陳德愉 2019年09月05日 10:00:00

黃一農透過巨量資料,為清史上最大的八卦「福康安是不是乾隆的私生子?」找出答案。(攝影:李景濤)

黃一農以一個清史上最大的八卦為例:「福康安是不是乾隆的私生子?」

 

如果你直接搜尋「福康安是不是乾隆的私生子」?只會搜尋到一堆稗官野史,對研究毫無幫助,所以,必須先構思能切中要點的問題。

 

福康安生於1754年,其父為富察富恆。他具有軍事長才,乾隆帝於1796年賜封他為貝子,同年5月在軍中去世,追封嘉勇郡王。(取自維基百科)

 

他最後問的問題是:「福康安的子女是否與愛新覺羅氏婚配?」

 

透過巨量資料,黃一農在記錄清代皇室族譜的宗人府小玉碟中,發現福康安的獨子與兩個女兒都與愛新覺羅氏婚配,婚配時間都在乾隆年間。如果福康安是乾隆的私生子,那就等於是堂兄妹與堂姑姪婚配,乾隆不可能允許亂倫接二連三地發生。所以,福康安絕對不可能是乾隆的私生子。

 

那麼,為何福康安從小生養於宮內,一生備極榮寵呢?一查下去,竟查出了一個美麗的愛情故事。

 

過去民間傳說乾隆與孝賢皇后之弟傅恆之妻私通生下福康安;但是史料顯示的卻是乾隆對皇后情深意重,因此,乾隆對福康安父子的寵愛,應是懷念皇后所以愛屋及烏。

 

民間傳說乾隆與孝賢皇后之弟傅恆之妻私通生下福康安;圖左為《延禧攻略》中飾演富察傅恆(右)之妻的宮女「爾晴」。(翻攝自愛奇藝)

 

在大數據中尋找資料時,黃一農還發現傅恆與曹雪芹有姻親關係,所以曹雪芹書寫大觀園時,確實是聽到不少皇家故事。

 

又比如說,《紅樓夢》第四十三回,賈寶玉要買香,在婢女茗煙提醒他自己的小荷包裡可能就有後,他翻找自己的小荷包,發現「竟有兩星沈速」。

 

這個「兩星」是什麼意思?

 

歷來研究紅學的人對此莫衷一是,有人主張是「兩小塊」,也有人認為「星」是一種單位詞。可是,如果只是搜尋「星」,也很難找到解答。

 

所以,正確的搜尋方式,是用「一星」、「兩星」去搜尋,得到的答案是「每歲仲秋各捐錢三星」、「送去白紙一幅、潤筆銀三星」等等。

 

由此可見,「星」是中國古代一種精確的重量單位。可是,到底「一星有多重」呢?答案在一般文史研究者沒事絕對不會去翻閱的《欽定大清會典則例》,書中記載各種量器的單價:「星,每箇銀九分九釐九毫。」

 

進一步追問,星的度量工具是什麼,答案是「戥(ㄉㄥˇ)子」。在紅樓夢中,婢女麝月就曾找到這東西來量銀子,為了知道「戥子」是什麼模樣,黃一農真的上網把某個價位的戥子全部買齊,現在是全台灣最大的「戥子」收藏家。

 

「戥(音同等)子」為清代用來度量重量的工具。(翻攝自百度)

 

 

巨量資料助攻! 他能算出曹雪芹一生賺了多少錢...

 

這種根基於巨量資料比對的研究方法,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突破幾百年的謎題,許多答案足以震撼世界,比如說,我們從小就在課本上讀到「紅樓夢後四十回是高鶚受書商所託續完,不過,黃一農說:

 

「後四十回其實再高鶚之前就已經出現了。大家如果讀了後四十回,裡面所描述的抄家景象,如果你家沒被抄過,肯定是寫不出來的。」

 

紅樓夢的後四十回,大部分都是曹雪芹所寫,高鶚只是續寫了其中的一小部分。

 

「曹雪芹過著什麼樣的生活?他在北京的活動範圍?每天作些什麼事情?」黃一農連珠砲似地一連串提問下去,直把我從小到大學習到的,對紅樓夢世界的理解炸得頭暈眼花。他告訴我,他可以算出曹雪芹「這一輩子賺了多少錢」,也可以「畫出一張曹雪芹北京漫遊地圖」來

 

黃一農坐在滿山綠意前,對我細數他「預備」完成的計畫:曹雪芹的書畫真跡、紅樓夢的物質文化、曹雪芹的生命足跡…洋洋灑灑,每一樣都打破過去三百年來的「紅樓夢研究」——他將要在這裡「以『大數據』突破傳統人文研究的疆界」!

 

「我做任何研究,開始都是因為『這個好玩』,所以,我總是跟大家說,我要來『玩』這個。」黃一農仰頭大笑。

 

透過巨量資料分析,黃一農甚至能算出紅樓夢作者曹雪芹一生的收入有多少。(攝影:李景濤)

 

他滔滔不絕縱論古今,不知不覺地,窗外的樹木已經成了一張張黃褐色的影子打在地上。天色漸晚,我們站起來告辭,經過廚房前,一隻小魚竟在木頭地板上撲撲跳跳。轉頭一看,原來黃一農講著紅學忘了關水龍頭,水盆子滿了,小魚便跳出來。

 

「哎呀我害了你!」黃一農趕緊救援小魚。

 

捧著奄奄一息的小魚,他一臉懊惱,「我要去放生你啊!唉呀!」這時候,大師成了一個滿臉後悔的小男孩。

 

黃一農救援的小魚。(攝影:李景濤)

 

原來,是這個小男孩在他的身體裡催促他追逐這些夢啊。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走到門口,黃一農嚴肅地告訴我:「我希望我的墓碑上寫著——」

 

「這個人,希望成為夢想家。」

 

我們的車輛緩緩前進離開這片森林,我轉頭看著黃一農,他站在參天的大樹中間,懷抱著人類往前奔跑,追求不可知的世界的夢想,舉起手臂與我們告別,那個夢想家的身影漸漸縮小,直到融入這片蒼鬱的綠色中。回顧上篇

 

 

【上報人物看更多】
●他用大數據翻玩「紅學」 奇葩文史學者黃一農(上)
專訪《下半場》導演張榮吉 看見台灣電影的新鮮活力
●91歲變身仙子 「媽抖」林莊月里潮爆IG(上)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