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蔡衍明挑戰柯文哲 陳長文扭曲蔡英文

林青弘 2019年08月21日 00:00:00

台獨不是中國的惡夢,但是壟斷獨占權力的共產黨,害怕台獨,更害怕覺醒的中國人民推倒專制獨裁的政府。(湯森路透)

馬前總統的國師陳長文日前投書報紙,專欄文章《若2020蔡英文連任總統…》頗多責備,文中指出蔡總統如果順利連任,中華民國將面臨三大難題。此三大難題諸如:「要面對台海和平的重大威脅」、「中華民國將會面臨『一場憲政災難』」與「中華民國將成為『空喊民主價值卻毫無治理的社會』」等云云。
 

媒體大亨蔡衍明董事長,透過所屬媒體,公開挑戰柯文哲為何不能支持「無色覺醒十大主張」。「舊愛」柯文哲不如「新歡」韓國瑜,蔡衍明要質疑柯文哲之前,不如向台灣人民說清楚,媒體對政治人物的力挺與否,到底取決於何等要件?
 

「無色覺醒十大主張」之中,第一項觸及民族意識與國家認同,不想當中國人的台灣人,無法接受此等論述。美國曾被英國殖民,有些美國人的祖先還是英國人,美語與英語的相似度極高,難道可以因此認定美國與英國同屬一個國家?同理檢證台灣與中國,就算國語相差北京話不多,就算台灣很多人的祖先來自明朝、清朝移民,甚至有些人從中共建政後才來到台灣,難道可以基此認定台灣人就是中國人?台灣就是中國的固有部分?從歷史事實來看,中國的中央政府想要分割台灣就分割,想要統一台灣就統一。能割就割,想統就統,何來認定台灣一定是中國固有的一部分?
 

「無色覺醒」第九項重啟核四的主張,涉及藍綠固有立場,想要超脫藍綠的無色覺醒,在此議題立馬破功而現出原形。蔡董的媒體與國台辦有何關係?這問題無須責問他人,蔡董心裡最清楚。「審批」不是犯罪行為,但若媒體經營要從「審批」做起,媒體姓黨姓蔡,難道不是由此決定?
 

蔡董與陳大律師愛慕的中國,是不是中共極權統治的國家?看看香港的一國兩制,鄧小平當年向英國首相柴契爾保證香港50年不變,可以馬照跑、舞照跳,現在成了何等光景?香港市民在街上奔跑,為的是躲避催淚瓦斯與布袋彈,更要閃躲港警無差別的暴力壓制。看看香港年輕人的憤怒,香港何止50年不到已經徹底改變,《基本法》所承諾的兩制遠遠比不上習近平的一句命令。「依法治國」曾經是習近平中國夢的基礎,但是看看香港反送中的演變與發展,陳大律師能夠確信中共「依法治國」?賺飽人民幣與新台幣之後,大律師的善良與真知,不能如同銀行存簿冷冰冰的數字,生活中兌現與履行,需要熱情與正直。
 

如果武力是兩岸統一最後與不可放棄的終局手段,可以接受中共武統,為何不能支持武力捍衛台灣的民主自由?統一可以訴諸武力,反統卻不能強兵自保,這種差別論述,難道不是愛中國更勝過愛台灣?蔡政府從上任以來,從未宣稱要以武力統一中國大陸,但是看看中共政權,無論藍綠誰執政,不肯放棄武力犯台,也不願意放棄武力統一台灣。美國政府願意銷售F-16V戰機,即使編現比與人力配置尚有落差,但要面對中共黷武兵戈的風險,依據《台灣關係法》接受合理軍售錯了嗎?國防自主錯了嗎?
 

韓國瑜自稱蔡政府把國家搞成「台灣危險,人民貧窮」,這是極度扭曲與找錯事主的重大謬誤。「台灣危險」始作俑者難道不是中國共產黨?國民黨被共產黨打敗退到台澎金馬,難道不是共產黨武力鬥爭的禍害?蔡政府沒有把台灣搞成人民貧窮,基本工資連三漲,怎會造成人民貧窮?倒是中國常常以政治干擾經濟,把陸客觀光當成統戰武器,把兩岸買辦當成政治工具,連一杯手搖飲都不放過,硬要牽扯統獨,難道這不是共產黨造的孽?國共曾有不共戴天的仇恨,民進黨與國民黨未曾有過亡國滅黨的冤孽,為何國民黨寧願親近共產黨而要敵對民進黨?想要超脫藍綠對立,根結點問到最後,是不是「舔共」與否的差別?
 

《中華民國憲法》不是木乃伊,而是視需要可以修訂的活生生憲政體制。孫文創建的中華民國可以被國民黨蔣介石搞到只剩下台澎金馬,為了捍衛中國法統而創設「一國兩區」,台灣人民未來如果願意放棄中國法統,為何中華民國不能演變成為「台灣國」?陳大律師捍衛的中華民國,難道包含蒙古國?中國大陸人民無權投票選舉中華民國總統,陳大律師難道毫無所悉?唯有台澎金馬人民才能有權決定中華民國的未來,包括是否改變國號與國旗等等。台灣人民的未來,怎能交給十四億中國人決定?更何況十四億中國人民的未來,全由中國共產黨決定;中國共產黨如何統治中國則由七位中央政治局常委決定;七位中國共產黨高幹就可以決定十四億人民何去何從,陳大律師不覺得震驚與荒謬嗎?
 

《黨產條例》、《轉型正義條例》的立法意旨,不是為了鬥倒中國國民黨,而是為了洗白國民黨,讓國民黨的民主體質更加強壯,未來能夠更加在地與本土。但是,追求兩岸統一的親中人士,不會這樣想,也不會這樣看待。2020年立委選舉,將是這兩部法律的「準複決」,新民意會決定立法院的新組成,立法院的藍綠席次將會決定這兩部與其他法律是否存廢與修改。
 

如果台灣人民選出新國會,新國會否決過去立法,表示新民意不支持上開民主洗白過程;但若新國會仍然願意支持過往立法,國民黨只能政黨再造,接受新民意的挑戰與考驗。台灣能否走出黨國一體的陰霾與創傷,除了上開法律的除魅與去殖,國民黨如何面對「中國化」與「台灣化」的衝撞,也是政黨再造工程的民主課題。陳大律師要看清楚問題核心,從來不是民進黨執政造成,更不會是蔡總統偏執而成。為了繼續執政,蔡總統與民進黨政府,向來思考的重心與關鍵,從來不是口號執政,而是踏實追求政績有感,換成國民黨重返執政,亦是如此。
 

看看香港,想想台灣。陳大律師與蔡董堅守的「中國」,難道是中共獨裁專政,七人決定的政治體制?如果真愛中國,怎會把中國等同於中共專制統治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只有「專制極權」才是民主的公敵,唯有壟斷權力的共產黨,才是中國人民的悲哀。愛中國不是效忠中共,更不是向七位常委下跪投降。推倒蔡政府若造成中共更加鴨霸與流氓,中國人的良心與真知何在?
 

台獨不是中國的惡夢,但是壟斷獨占權力的共產黨,害怕台獨,更害怕覺醒的中國人民推倒專制獨裁的政府。中共反對台獨,是因其專擅權力而反對分裂的私心自用;陳大律師與蔡董若排斥台灣自治自主與反對台獨,難道是要表態效忠共產黨?
 

中華民國更好的未來如果就是「台獨」,中國人有何立場反對、為何要害怕?陳長文看蔡英文,最大的扭曲,在於愛中國與愛台灣的出發點非常不同;蔡衍明挑戰柯文哲,最荒謬的笑點,就是愛中國等同愛中共。這樣愛中國,始終噁心,更是醜陋。比賽愛台灣之前,先問問自己,愛中國是不是舔共媚共。

 

※作者為自由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