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跳開「台籍/台裔」之光

李濠仲 2019年08月24日 07:00:00

NBA籃網隊老闆蔡崇信的「台籍」身分,於今,對他個人,對美國,乃至對台灣,都不會是個有必要太過著力的環節。(湯森路透)

美國職籃NBA近期相當引人矚目的消息之一,就是中國電商阿里巴巴聯合創辦人蔡崇信(Joseph Tsai)成了NBA首位擁有全資的亞裔老闆。2018年,蔡崇信以49%股權入主籃網隊時,就有不少台灣媒體報導過蔡崇信的出身背景,尤其他的「台籍」身分(中華民國、加拿大雙重國籍),以及姻親之故,而為台南聞人吳三連的孫女婿。

 

2018年林書豪正效力籃網,球隊再有台籍老闆,這樣的連結很自然吸引台灣媒體和球迷的眼球。蔡崇信當時就曾透露自己確實有能力買下整支球隊,隔了一個球季,他果然以23.5億美元,從俄羅斯億萬富翁米哈伊爾·普羅霍羅夫手中買進剩餘的51%球隊股權。NBA也很好奇他將如何改造戰績差強人意的布魯克林籃網隊。

 

至於蔡崇信全資入主籃網隊為NBA帶來的新意義,個人「族裔」背景倒在其次,之所以引起高度話題,主要在23.5億美元的交易,標誌了美國體育特許經營權的最高紀錄,打破對沖基金擁有者大衛‧泰伯(David Tepper)2018年收購美式足球卡羅萊納黑豹隊,以及2017年餐飲大亨提塔收購NBA休士頓火箭隊的各22億美元。其次,籃網新老闆身為阿里巴巴聯合創辦人的身分,當然也會被特別提及。

 

在一場典型美國職業運動富豪交易的舞台上,我們會格外放大蔡崇信的「台籍」背景,恐怕還是長期以來和自己土地的情感認同有關,似乎無可避免,很容易把「台籍」或「台裔」的海外成就,間接轉換成台灣能在國際舞台上自我彰顯的機會,或者再據此回頭肯認一地的價值。在他國職業體壇征戰的台灣選手經常肩負此任,台灣移民第二代的林書豪,當初不也是因此家喻戶曉、廣受台灣球迷喜愛。對蔡崇信這位「台籍」老闆,關注之情亦復如是。

 

2018年,蔡崇信首次因購買籃網而接受媒體訪問時,曾一度提及:「身為一個『台灣小孩』,一直無法融入本土(美國)棒球隊,還被棒球隊開除,我很氣我自己,我覺得滿尷尬的。」另藉由維基百科關於蔡崇信發跡的重點回顧,例如,他的祖父蔡六乘來自上海,1949年遷居台灣後開啟律師世家,父親蔡中曾也是台灣知名律師,蔡崇信本人在台北出生,念過復興國小、國中。13歲移民美國,爾後畢業美國名校,進入華爾街擔任律師,繼之遷居香港擔任外商亞太投資業務,1999年結識馬雲,進入阿里巴巴掌管財務,並幫助阿里巴巴度過2000年電子商務泡沫危機,2003年建立淘寶網,2005年合併雅虎中國。凡此,我們可以知道,「台籍」身分對蔡崇信而言,的確是個人生命歷程的一部分;但「台籍」這塊拼圖在他心中,質量究竟是大是小,大有多大,小有多小,卻無法由旁人代之回答,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也唯有他自己有資格詮釋。

 

有時,跳開「台籍/台裔」之光的迷思是有必要的,再者,蔡崇信出身台灣、移民加拿大、美國求學、遷居香港、聯合創辦阿里巴巴,據此解析他究竟是台灣之光、加拿大之光、美國之光、香港之光還是中國之光,其實也頗無謂。假若蔡崇信的族裔背景真有值得論究之處,或者不如把目光轉入一則紐約時報曾經的報導:平權運動下,亞裔美國人的掙扎與分裂。(Asian-Americans Face Multiple Fronts in Battle Over Affirmative Action)

 

亞裔在美國種族秩序中的地位,有過一段漫長的而艱辛的挑戰,並且和黑人和拉丁族裔,分別以不同路徑在美國求取平權的生存。20世紀中期,美國當時本地白人曾刻意稱讚亞裔美國人的職業道德和能力,但主要是為了藉此貶低非裔美國人。然而實際的情況是,「不論你如何修飾你的表達,這都是白人的歸白人的,然後告訴亞裔和非裔、拉丁裔去爭搶剩下的東西。」蔡崇信當年被踢出棒球隊,除了可能的體格因素,還是另有隱而不宣的族裔原因?今天能走到這一步,又算不是算是克服了複雜的美式現實。

 

美國是世界大熔爐,卻也有種族主義和排外的黑暗歷史。當我們有機會進一步探索生長在美國各族裔的辛酸血淚和翻身機遇,又或者「有幸親臨鑑賞」,那麼,我們觀看蔡崇信的角度大概就會有些調整。所謂「台籍」身份,於今,對他個人,對美國,乃至對台灣,其實都不會是個有必要太過著力的環節。

 

※作者為《上報》主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