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幕瓦解30年】1989年揭開東德人投奔自由序幕 匈牙利今強打排外主義

吳洛瑩 2019年08月21日 07:01:00

1989年駐守匈牙利邊界的官員貝拉(Arpad Bella),幫助東德人逃離鐵幕。(湯森路透)

1989年是改變當代國際秩序的關鍵一年,劃分共產世界與資本世界的鐵幕(Iron Curtain)走向終點,全球秩序步向新頁。

 

當年8月19日,至少有600名東德人跨越現今匈牙利與奧地利邊境小城索普朗(Sopron)、投奔西方自由世界,這被視拉開3個月後柏林圍牆倒塌(Berlin Wall)的序幕,史稱「泛歐野餐」事件。

 

事隔30年後,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與匈牙利總理奧班(Viktor Orban)齊聚在當年瓦解鐵幕的首個「破口」索普朗,紀念改變歐洲歷史的大事件。

 

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與匈牙利總理奧班(Viktor Orban),共同紀念「泛歐野餐」30周年。(湯森路透)

 

 

曾掀鐵幕瓦解序幕 今成排外先鋒

 

諷刺的是,匈牙利也是難民潮爆發後,首個強化境內南方邊界、阻擋中東和北非難民追尋自由的歐洲國家。

 

《路透》(Reuters)報導,2015年匈牙利在南方與塞爾維亞(Serbia)和克羅埃西亞(Croatia)的邊界處,築起綿延300公里的雙刃鐵絲圍欄,搭配感溫探測器、夜間攝影機,以及固定邊防巡邏強化邊界功能,是奧班口中「歐洲堡壘」(fortress Europe)的具體實踐。

 

 

移民議題也讓原先緊密的德匈盟友,關係出現裂痕。願意敞開大門接納難民的梅克爾,與排外主義的奧班陷入分歧,但雙方觀點不一致,也是現今歐洲的寫照。

 

對於當年逃離鐵幕,投奔西方而改變一生的人們來說,重新築起的圍欄是一場災難。當年逃離東德的他們,對那年泛歐野餐還有深刻記憶:邊防人員還站在一旁,上百名東德人就衝破阻礙,湧入奧地利。

 

東德人:逃離鐵幕是重生

 

普菲臣雷特(Hermann Pfitzenreiter)是1989年其中一個攜家帶眷逃出來的東德人,他們回到索普朗參與30周年的紀念活動,也與老朋友見面,他說,「那是我們的重生之日。」

 

1989年逃離鐵幕的東德人普菲臣雷特和妻子瑪格麗特。 (湯森路透)

 

普菲臣雷特的妻子瑪格麗特(Margarete)表示,架設這些牆壁和柵欄,是一場災難,「身為德國人,我們在德國找到歸屬,但先前也經歷過(和現今移民一樣),無法活下去的困境。」

 

瑪格麗特說,應該讓奧班去經歷那樣的情況,這樣他才能知道那種感覺。

 

 

瓦解鐵幕的推手 卻支持阻擋移民

 

促成鐵幕倒下的功臣之一,是當天駐守奧、匈邊境的匈牙利官員貝拉(Arpad Bella)冒著怠忽職守和入監服刑的風險,拒絕開槍警告逃亡的東德人,讓600多人順利離開鐵幕。1989年他雖然幫助瓦解鐵幕,但現在卻認為應該要在邊界築起圍牆。

 

他痛恨將現在奧班政府阻擋移民的圍欄,稱做當年圍牆的比喻。貝拉認為,現在豎立圍欄是要保護1989年所建立的歐洲秩序。

 

30年前站在索普朗關口的執勤的貝拉說,「我以選擇欄下他們(逃亡東德人)、使用武力,或是讓通過,然後面對後果。」貝拉選擇的是後者。

 

貝拉1989年冒著怠忽職守和入監服刑的風險,拒絕開槍警告逃亡的東德人。(湯森路透)

 

他說,每一個邊防官員其實都對這項任務感到厭倦,只希望他們可以離開。幸好,最後貝拉自己也迎來自由。他等候長官指令,長官等著內政部長、部長聽從時任總理內梅特(Miklos Nemeth)決策,直到最後的蘇聯總書記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一聲令下。

 

他說,「每一個人都等到9月圍牆正式開放,每個人都可以自由地向西德走去。」貝拉認為,我們那麼做是為了歐洲團結的緣故,而現在所做也是為了維繫團結,他完全支持奧班的政策。

 

 

30年後 歐洲移民潮湧入

 

1989年策畫「泛歐野餐」的一員馬加斯(Laszlo Magas)回憶,看到那些將孩子們扛在肩上驚慌的走向邊界的畫面很震驚,然後再看到,他們走到奧地利時,併發而出的喜悅,是一件非常棒的事。

 

但他認為,今日歐洲的難民潮與30年前的情況無法相比。馬加斯稱,「當時擁有2個德國不合時宜,那時我們是在幫助一個國家,這跟現在完全不同,不要把現在移民湧入迫使我們蓋圍欄和(分隔東西德)的圍牆混為一談。」

本語音由合作提供
ibo愛播聽書FM APP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