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黃國昌的「鼻子」跟「眼睛」

翁達瑞 2019年08月21日 00:00:00

作者認為,四年前的黃國昌,是一位前途看好的政治新秀,如今卻拔劍四顧茫茫,不知道下一個戰場在哪裡。(攝影:李智為)

身為一位政治評論者,我知道不能拿人的長相做文章,因為長相來自遺傳,不是個人的選擇。但有句俗話叫「小鼻子、小眼睛」,用來形容一個人缺乏格局。而時代力量的創黨主席黃國昌就是缺乏格局,也就是「小鼻子、小眼睛」,導致全黨瀕臨解體的困境。以下就是我的分析。

 

時代力量的創黨背景

 

時代力量的創黨空間,來自四年前民進黨面臨的兩個結構性限制:

 

一、在四年前的大選,蔡英文以「維持現狀」作為兩岸政策的訴求,往統獨光譜的中間靠攏,希望吸引更多中間選民的支持,其代價就是疏離了對兩岸現狀不耐的本土選民。

 

二、民進黨的人才篩選管道出現阻塞,除非有長輩的提攜或大老的加持,年輕人不易出頭。縱使蔡英文有意破格提拔年輕人參選,黨內的提名機制也由不得她。

 

民進黨這兩個結構性限制,就是時代力量創黨的基礎。民進黨往中間靠攏的同時,時力可以順勢接收不滿兩岸維持現狀的本土選民。透過對時力的禮讓,蔡英文也可跳過黨內的提名機制,支持非「政二代」或「子弟兵」的年輕人參選。

 

在民進黨及蔡英文的大力助選下,時代力量果然一鳴驚人,贏得三席區域與兩席不分區立委。未料一個任期不到,時力的創黨主席黃國昌就放棄連任,另兩席區域立委林昶佐與洪慈庸先後退黨。不分區立委高潞-以用又身陷貪瀆風暴,正處於被除名的邊緣。

 

時代力量原來的五席立委只剩其一。屋漏偏逢連夜雨,甫接任黨主席的邱顯智又無預警辭職,讓時代力量處於群龍無首的狀態。一個新興政黨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解體,絕非巧合或意外,而是眾多原因重疊交會的結果。

 

黃國昌忘了權力的來源

 

政治的本質很簡單,不管專制或民主,都要服務權力來源。專制體制的官員必須服務獨裁者;民主體制的官員就要服務選民。

 

時代力量的崛起,係因民進黨的禮讓與偏綠選民的支持。如果黃國昌謹記時力最早的權力來源,他領導的立院黨團應支持民進黨的政策,甚至加入民進黨團的運作。如果有時力的區域立委宣布加入民進黨,這也不會讓選民感到錯愕或驚訝。

 

時代力量的崛起,係因民進黨的禮讓與偏綠選民的支持。(攝影:李智為)

 

問題是,黃國昌忘了時力的權力來源。他領導的立院黨團不只獨立運作,而且還處處與民進黨做對。政策上,時力黨團慣於加碼民進黨的提案,製造民進黨與社運團體的矛盾。在議事規則方面,時力黨團對民進黨吹毛求疵,卻輕縱國民黨的惡意杯葛。

 

黃國昌的選票算計

 

時力立院黨團的運作,背後有黃國昌精密的選票算計。

 

在2016的大選,蔡英文大贏朱立倫300多萬票;國民黨在立院的席次也降到「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地步。在黃國昌眼中,國民黨已經是「死豬不怕滾水燙」,犯不著浪費力氣追打。而全面執政的民進黨頗有大綠併小綠的氣勢,黃國昌怎能放著不打。

 

更重要的,時力追打國民黨不會有選票,只是爽了民進黨,因為藍色的選民不可能跳過民進黨,去支持一個更綠的政黨。相反的,只有追著民進黨打,製造社運團體對民進黨的不滿,時代力量才會壯大,因為時力與民進黨的支持者高度重疊。

 

時代力量在後面挖牆腳,迫使民進黨回防,修正往中間靠攏的政策,沒有繼續對國民黨乘勝追擊。黃國昌的選票算計,並未擴大綠營整體的基本盤,反而間接讓國民黨有喘息與重整的機會。

 

黃國昌只想當明星

 

黃國昌具有明星的性格,享受鎂光燈的焦點,到最後忘了政黨領袖應有的角色與責任。黃國昌的明星式問政風格,顯示在三個地方:

 

個人重於團體。雖然立法院有113位委員,時力黨團也有5位成員,但黃國昌只會單打獨鬥,不會與別人分享鎂光燈。有趣的是,黃國昌不再競選連任的理由,竟然是他一個人在立法院太孤單了。

 

爆料重於立法。從上任到現在,黃國昌沒有值得誇耀的立法成績。在多數決的立法院,這是小黨的困境。但黃國昌的真正問題,在於他把問政的重點放在爆料,強化他在選民心目中「戰神」的地位。黃國昌忘了他真正職責不是抓弊,而是立法。

 

表演重於內容。黃國昌要當抓弊立委,這也沒什麼不可以,只要選民認同就好了。然而爆料要做功課,否則不會有內容。如果不做功課但還要有鎂光燈,那就只好靠演技了,例如飆淚、咆哮、怒吼、拍桌等。這些表演手法已讓黃國昌贏得「景濤」的美名。

 

黃國昌揭弊對人不對事

 

作為一位爆料立委,黃國昌的問政風格屬「對人不對事」。在揭弊或質詢時,他對制度的缺失沒興趣,只會追著當事人打。

 

例如在普悠瑪事故發生後,黃國昌追著台鐵局長打,而不檢討台鐵這家百年老店的制度缺失。在揭發慶富案時,黃國昌也把矛頭指向前金管會主委李瑞倉,完全放過國家資本介入金融市場的體制問題。國安人員夾帶超買的免稅菸進關,黃國昌只追著蔡英文打,不顧這是行之有年的積弊。

 

對人不對事的問政,讓黃國昌贏得鎂光燈,也讓他的盟友減少,甚至敵人增加。政壇的孤立讓黃國昌有志難伸,也讓他更仰賴對人不對事的爆料來刷存在感。這樣的惡性循環,最後讓黃國昌眾叛親離。

 

黃國昌自作自受的高調

 

黃國昌的爆料問政,終究會有彈性疲乏的時候。為了吸引媒體的關注,黃國昌的調子要越拉越高,檢驗別人的標準也越來越嚴苛。到最後,這一切都反噬到他自己身上。

 

第一個例子是選罷法罷免門檻的修正,黃國昌拉高調子提案,只要投票過半贊成,罷免案就算過關。由於民進黨踩剎車,增列贊成人數必須超過選區公民總數四分之一的門檻。黃國昌後來被連署罷免,且贊成票高達投票數的76%。依照黃國昌提案的標準,他早就被罷免了。

 

第二個例子就是黃國昌打貪不遺餘力,但在在打貪的同時,黃國昌會無限上綱,把個案的貪瀆打成集體的腐敗,或把基層貪腐的責任掛在上級頭上。可是當時力的不分區立委高潞-以用涉及貪腐時,身為時力高層的黃國昌卻神隱了,逼得鄉民紛紛在網路上協尋失蹤的黃國昌。

 

唱高調的結果就是自作自受,最後黃國昌只能採取雙重標準,嚴以責人、寬以待己。在面對選民再次的檢驗之前,黃國昌龜縮了,宣布不再競選連任。對時力的群龍無首、眾叛親離、分崩離析,黃國昌也只能撒手不管。

 

壓垮黃國昌的最後一根稻草

 

政治算計不能忘記「公平」兩字。時力的權力來自民進黨與偏綠選民,但取得權力後的黃國昌卻追著蔡英文打,完全不顧蔡英文是推動時力創黨最積極的人。

 

壓垮黃國昌的最後一根稻草,就是下屆立委時力的提名策略。簡單講,時力的策略就是選不上,也要讓民進黨難看。這樣的提名策略就像被寵壞的小孩,吃不到糖就要搗亂。問題是,民進黨不是溺愛孩子的父母,而是會採取反制的執政黨。

 

時力在新北淡水及高雄鳳山確定提名參選,而這兩者都是民進黨連任的立委選區。民進黨反制時力最直接的辦法,就是在林昶佐與洪慈庸的選區也提名人選。為了尋求民進黨的禮讓,林洪兩人只好先後退出時代力量。面對黨內主戰派的逼宮,勢單力薄的時力主席邱顯智最後也只能辭職明志了。

 

結語

 

四年前的黃國昌,是一位前途看好的政治新秀,如今卻拔劍四顧茫茫,不知道下一個戰場在哪裡。能在這麼短的時間,把所有政治資本揮霍一空的人物,黃國昌若不是絕後,至少也是空前。

 

歸根究底,時代力量今天的困境,肇因於創黨主席黃國昌的「小鼻子、小眼睛」。這個描述無關黃國昌的長相,而是為了凸顯他缺乏應有的政治格局。

 

※作者為美國大學教授

 

關鍵字: 黃國昌 時代力量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