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面對中國威脅,台灣應該抵抗或是保持沈默?

葉立錡 2019年08月23日 00:00:00

台灣需要增加與其他國家間的經貿往來,減低中國影響力並且加強自主。(湯森路透)

英國與法國必須選擇屈辱或是戰爭。他們選擇屈辱,那他們將面對戰爭。

(Britain and France had to choose between dishonor and war. They chose dishonor. They will have war.)

 

這句名言是二戰時期英國首相邱吉爾於一次演說中,批評前任英國首相張伯倫綏靖政策所說。由於張伯倫於擔任首相期間,認為透過談判可以與納粹德國達成和平協議,抑止德國擴張企圖。然而,在英法兩國與德國簽署慕尼黑協定,允許德國併吞捷克的蘇台德地區後,德國便違反協定內容在歐洲軍事擴張。時過80年,這句話依然適用於兩岸關係,原因在於二戰時英國與現在台灣的外患都是極權政府,而透過對話與妥協並無法對納粹德國以及現今的中共產生制衡作用。

 

在瞭解為何對話與妥協對極權國家效果有限前,必須先理解極權國家與民主國家的基本差異。民主國家當權者必須考量人民利益,政黨才能維持政權,因為在媒體與言論自由下,人民有權利與能力監督政府,並且在政府無法保障人民權益下,選民有合法投票權利決定下一任政府。但在獨裁政權下,人民無合法手段替換,甚至沒有言論自由,以強力輿論影響政府,唯一汰換政府的方式是人民革命。因此對極權政府來說,如何讓政權不被人民革命推翻是執政者的首要目標。

 

然而,中共在改革開放後經濟體制就已經偏向資本主義,已經悖離中華人民共和國偏向共產及社會主義的憲法規定。在改革開放初期、經濟快速成長下,人民雨露均霑,並沒有太多對政府的怨言。但在經濟成長速度放緩、貧富差距快速擴大時,人民就會開始不滿。在中共目前實質的裙帶資本主義社會下,創黨時主張社會主義的中國「共產黨」獨家治理中國的合理性就下降許多。因此中共政府大量訴諸民族主義的方式,將共產黨塑造為領導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領導者,並且從國民教育開始教起。也因此中國跟其他國家來往常出現很多霸道的行為,例如中國在南海的領土糾紛,因為中共政權除了要建立自己的區域秩序外,對內也要展現國家霸權崛起的態勢,以進一步助長國內民族主義,穩固自身政權。

 

如果併吞台灣,對國內的宣示意義就是中華民族拿下歐美民主國家的盟友台灣,中國成為全球強國,人民自然願意擁護中共政府。再者,如果中共消滅華人唯一的民主政權台灣,中共就能對中國人民加強灌輸“華人不適合民主政治”的觀念,然後繼續獨佔政權。正由於這巨大的政權獨佔利益,任何對話與妥協自然不能夠影響中共政權放棄武力或是其他任何併吞台灣的手段。

 

當然綏靖主義的支持者會主張過去馬英九政府承認九二共識時,兩岸保持中央政府對話,使雙方關係不再劍拔弩張。然而,雙方關係增溫不代表中共放棄侵台,而中共當時的意圖是是希望以經濟來誘使台灣被併吞,所以在馬政府時代中共祭出很多惠台經濟措施,而這背後是併吞的惡意。近日中國國民黨主席吳敦義認為中共目前已經開明很多,然而日前中共解放軍表態可以協助鎮壓香港反送中抗議活動、地鐵站內暴力鎮壓事件、華盛頓郵報報導香港元朗暴力攻擊抗議民眾的黑道與中國政府可能的關聯,以及存在已久的新疆集中營與西藏的迫害,這些都一再證明中共極權政體的本質,並無進步與開明,民主國家間的對話與妥協在這樣的政權下也自然沒有作用。

 

除了效果有限外,任何與中共中央政府的對話,都有損及台灣主權的疑慮。現在北京立場就是要承認九二共識(兩岸同屬一個中國),與台灣政府間才有談話可能性。然而,中共的九二共識從來就沒有各自表述的空間,今年一月習近平再次重申九二共識是「雙方在一個中國原則基礎上達成海峽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如果台灣承認九二共識,等於在中國已經表示沒有各表下,在國際社會前將自己鎖在一個中國的框架下,承認自己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而這邊的中國卻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目前蔡政府在不承認九二共識下仍得美國政府的強力支持,代表台灣是能夠打破一中框架,並同時得到最重要國防安全盟友的支持,目前的台灣並沒有任何回到一中框架的理由。

 

最後,對中共的妥協也會減少與民主盟友國家間的合作空間。歐美在九零年代開始就採取建制派的對中政策,也就是認為透過增加對中國經貿往來以及讓中國參與國際性組織等良性交流,可以加速中國的民主自由化。但隨著許多中國人權危害、對外企不公平競爭(例如強制智慧財產權移轉)以及威脅區域安全的行動下,證明這些交流對中國獨裁政權本質影響有限,也因此目前歐美國家體認到過去政策無效,減少經貿合作並逐漸採取對抗政策。民主盟友都已經改變態度,如果台灣還抱持著過去的妥協態度,只會在盟友前顯得不合作,減少與民主國家的合作空間。

 

與民主國家間的合作,才是未來台灣擺脫兩岸困境的出路。一來因為過去台灣經貿過度依賴中國市場,而增加中共對台灣的政治影響力,台灣需要增加與其他國家間的經貿往來,減低中國影響力並且加強自主。二來中國要放棄對台統一只能等中共政權崩壞,而貧富差距繼續擴大及經濟蕭條就會增加政權崩壞的可能性,如同過去中國歷任朝代結束的原因。而與民主盟友的聯合與共同對抗可以增加這件事發生的可能性(例如蘇聯崩壞),但如果不撐住而讓對方軟土深掘,就一點機會都沒有。

 

※作者為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等國際事務學院碩士、台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碩士、台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學士

關鍵字: 民主 威脅 抵抗 沈默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