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中共的終局時刻:五種可能的中國-《台灣最後的機會窗口》書摘之五

范疇 2019年08月24日 07:00:00

中國最終變成哪種,要看歷史格局中的勢力消長而定。不過,領導人自己內心的傲慢度和氣度的角力,也不能說是非關鍵的。(湯森路透)

所謂「終局時刻」指的並不是遊戲結束的時刻,指的是歷史格局的交叉路口,不論是主動還是被動,走上了其中的一條路,三十年甚至一百年內就難有回頭路。就像俗話說的「過了這村就沒那店了」。那麼,為什麼把「終局時刻」釘在2022年?這是什麼神秘的年份?

 

2022年和算命及推背圖毫無關係,僅僅是因為2022年是全體中國人、九千萬共產黨員「解疑」的那一刻。在十八大時,十三點五億中國人對習近平有著這樣那樣的幻想,十八大到十九大的五年間,習近平的作為讓改革派失望、保守派狐疑,然而2017年的十九大,習近平仍然讓人存有足夠大的想像空間。這個想像空間,將在2018-2022年之間定格。一旦定格,中國究竟是走向地獄之路,還是天堂之路,還是徹底打掉重練,就不會再有懸念!所有人都會進入「該幹嘛就去幹嘛」的人心狀態。而台灣呢,也將隨著這終局時刻,做出對台灣最有利的決定。

 

此時此刻,把各種蛛絲馬跡放到歷史格局下觀察,可以推測2022年「終局到來」時定格的四種中國方向。

 

第一種中國:法西斯的中國

 

十九大習近平的報告長達空前的三萬二千字,耗時三個半小時,但其中真正屬於他的意思,可能也就是萬把字,其他的兩萬字是派系妥協下的不得不言;這也顯示了,十九大時的習,並不如外界(尤其是台灣)媒體所言,已經達到了個人權力的頂峰。軍權(槍桿子),只能說是初步穩定,政權(筆桿子、刀把子)或許達到了七八成,而經濟權(宏觀調控)大約只掌握了五成,至於金融權力(銀根子),大多散落在紅二代、官二代、富二代家族手中,這些家族從大的來說約在百家,從小的來說約在五百家,習能夠直接控制的有個兩三成就算不錯了。

 

習近平的權力軟肋就在「銀根子」,而其威脅就體現在2018年。槍桿子(解放軍)、筆桿子(國內外統一戰線宣傳)、刀把子(政法公安情報)在體制上都屬於中央集權的結構,因而利於通過各種人事、組織改造而集權,唯有金融「銀根子」,本質上就屬於捉摸不定的流動性通貨,今天在這,明天就可在那,難以集權。打個比喻,金融就像中醫學所說的「氣」,金融學就是一種氣功,沒練過氣功的人,即使有六塊肌,也不過是傻大個一個。

 

上文說過,中國這三十餘年的「經濟崛起」,搭的是美國為首的世界經貿秩序的便車,這趟便車的火車頭就是深入全球肌理的金融系統,這套系統已經自我成精成妖,現在連始作俑者的美國自己都難以掌控,何況是邯鄲學步、亦步亦趨的中國?

 

金融系統,三十餘年來已經以極其扭曲的方式深入了中國整個經濟的肌理,從國家到高官到知識分子到市井小民,無人能夠擺脫對其的路徑依賴。而當下,耍弄這套扭曲系統遊戲規則的人群,並不在習班子內。反而,由於過去五年名為打腐實為整肅的「反腐運動」,已經令這群耍弄金融的人進入更為隱晦的狀態。

 

習近平不可能不處理這群為數龐大、散落全國的金融大小玩家油子,否則他沒有勝算。但由於金融的散落性、流動性、隱晦性,收拾對手的最有效方法就是祭出法西斯的手段——以民族主義為由、以富國強兵為指標,強力對每一家銀行、每一家企業、每一個個人,嚴厲進行對金流的控制。而這時候,筆桿子和刀把子就是關鍵中的關鍵工具。

 

走筆至此,需要特別提醒的一點是:過去是槍桿子出政權,而今日的中國已經邁入了「銀根子垮政權」的階段。搞不好習近平本人由於其人生經驗和知識框架的限制,還沒完全看清楚這一點。但他身邊的年輕幕僚,只要是忠心的不可能看不到這點,那就看習本人的傲慢度和氣度了。

 

看明白了這點,就會知道所謂的「民族主義」、「富國強兵」,或許是一種面對世界的長期策略,但至少在未來五年的短期之內,這些口號宣傳的主要作用還是國內的集權工具。在最糟的情況下,假設習近平無法在兩三年內迅速的將扭曲的中國金融扳正,而必須持續的使用法西斯手段,那麼到了2022年,在執意執政二十年的境況下,法西斯方向就極為可能成為中國的「新常態」。例如武力強制性的重新分配:有錢的吐出錢來,進行類似上世紀五十年代的「公私合營2.0版」,全社會重新洗牌。

 

第二種中國:家族壟斷的中國

 

前述當前中國的金融甚至資產,極大比例掌握在紅二代、官二代、富二代家族手中,這些家族從大的來說約在百家,從小的來說約在五百家。若不認清這個「中國特色」的財富格局,世人很容易就誤會中國的經濟未來掌握在那些經常登上西方媒體、經常在紐約股票交易所敲鐘的「年輕創業家」手中。中國的經濟和財富是個「權本主義」的場域,任何用資本主義邏輯去推斷中國的人,終將會在這個誤會上跌跤。在中國,凡是在西方會計學計算下身家超過十億的「無背景年輕人」,其財富中的大部分不過是為權貴代持,因而有機會就想脫產出逃。

 

一九九一年,在「八九天安門」幾乎亡黨的事件之後,鄧小平以兩條「鄧氏約法」穩住了中共政權。第一條,「黨讓你發財,和你交換政治權利和思想自由」。第二條,一黨專政從毛式集權改為橫向「常委分權」,以及縱向的「中央/地方分權」。然而在「以權為本」的中國,這樣做的代價就是分倉式的腐敗。近年來的事實證明,鄧氏約法已經走到了盡頭。

 

習近平過去五年的作為,似乎在向人民提出新的「習式約法」:你給我集權,我還你一個不腐敗的美好未來。然而,許多人內心深處擔心這會走回毛式集權,已經通過耍弄銀根子而獲得天價財富的紅二代、官二代、富二代家族和其團夥更擔憂。

在2018-2022年的博弈中,並不排除這些家族們團結起來和習近平叫板談判,以至於出現一種妥協後的結果:家族之間停止鬥爭,不分背景身分,全力擁護共產黨保持一黨專政。但是反對黨內一人專政,形成以下的格局:共產黨走向一個比較內部民主開放的平台,一件諸多家族共同享有的外衣,中國由黨國一家逐步邁入國家家族化,以門閥仕紳集團瓜分地盤資源,家族與家族間達到一種競爭博弈下的平衡。

 

這時,傳統的血緣、鄉親、門生軟關係取代了一部分的上下權力硬關係,雖然做不到「以法治國」,但是「以法制國」在上層的兩三億人群中還是可能的。

 

這時的中國,出現兩個沒有交叉點的平行世界:上層兩億人的富貴世界,和下層十二億人的糊口世界。世人今天看到的驚世高鐵系統、機場系統、高速公路系統、華廈美食,單單靠這富貴的兩億消費者就足以運營。至於平行的糊口世界,以中國人易於滿足、害怕災難的天性來看,只需要在「糊口區」上下加碼減碼就可以維穩。

 

至於家族壟斷的中國,能夠維持多久?二十年?三十年?一百年?誰知道呢?坦白說,再過二十年當人類徹底進入AI化的世界後,到時威脅人類、國家、政府、家庭生存的問題,極有可能和現在的問題組合完全不一樣。從人性的普遍短視這事實來看,擔憂二十年後的人本來就是少數,何況是歷來奉行「今朝有酒今朝醉」、「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不拿白不拿、不吃白不吃」的偉大中華社會文化下的中國人呢?

 

第三種中國:遲到了五十年的蔣介石

 

2012年對習近平抱有希望的人,經常提的模式是戈巴契夫模式、李光耀模式,那已是過去。今天對習近平還抱有希望的人,尤其是流亡海外還有「民國情懷」的中國人,期望的是台灣的「蔣經國模式」。然而,莫說十九大以來發生在習近平身上的「小毛澤東現象」,從現在到2022的短短兩年半之間,習即使有心,中國的環境也遠遠未達當年蔣經國在台灣所擁有的環境條件。

 

以中國現有條件還有習近平現在的政治處境,習最多只能做到過世前的蔣介石——心知肚明政治不改革是不行了,但先抓住機遇搞好經濟,政治開放的問題就留給下一代。為什麼說「遲到了五十年」呢?因為,蔣介石恐怕一直要到死前十年,也就是距今的五十年前,內心才真正承認政治不開放不行。

 

從人道觀點下的中國人民福祉,還有台灣的持續前進,我們當然寧可希望習近平成為遲到了五十年的蔣介石,也不願看到他在中國政治鬥爭形勢逼迫下變成小毛澤東。過了2022年的中共二十大之後,人們就可以對習近平做出最終的歷史評價。

 

第四種中國:「一國多港」

 

中國十三點五億人口加上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面積,其中的錯綜複雜,小小的新加坡或台灣的外來經驗,難以完全適用。那麼,中國有沒有「內生經驗」可以用來應付這個千古難題呢?我認為是有的,那就是香港經驗。世界上有一批人,包括學者和政治家,認為中國只有裂解成幾塊,才可能解決其問題。但在個人觀察下,中國幾千年來的「皇朝統一」慣性,是有其地理因素的,相信夠格的歷史地理學家,若詳細研究比較歐洲、中國、美國的地緣特性,應該可以印證我的個人經驗。然而如前所述,若中國繼續其權力集中、一條鞭治理的方式,中國是沒有前途的。眼前,中國其實有一個千古難逢的機會,足以在「皇朝統一」和「必須分裂」的兩極端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也就是結束數千年來的「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歷史詛咒。

 

這辦法就是「一國多港」——中國大陸全面香港化。

 

換句話說,就是把香港視為一個「自治邦」(而非現在的「特別行政區」),將香港的「基本法」和「間接選舉制」映射到中國各個省份,真正體現中國國號中「共和」二字的精神。在這方向,可以參考印度、德國、瑞士的聯邦自治體制。

 

以上的四種中國,哪一種會在2022年成型?我只能說,天知道!人所能通過觀察而知道的,只有從2019年到2022年的習近平作為中而越來越知道。最終變成哪種,要看歷史格局中的勢力消長而定。不過,領導人自己內心的傲慢度和氣度的角力,也不能說是非關鍵的。

 

如果以上的四種在中國都沒出現,那麼唯一剩下的就是第五種中國:分裂為幾大塊的中國。

 

※本文摘自《2022:台灣最後的機會窗口》/八旗文化出版/作者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哲學所碩士、台灣大學哲學學士、新加坡國家初級學院理科;連續創業者——曾從事數位教育、數位遊戲、衛星遠距教學、零售連鎖、人力資源、企業及政府組織戰略等行業於美國、新加坡、台灣、中國達三十年。

關鍵字: 2022 中國 法西斯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