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永添專欄:這麼高的演習飛彈命中率不正常

紀永添 2019年09月01日 00:02:00

展東九鵬基地進行了三軍各型飛彈的射擊訓練共發射了12類、117枚的飛彈,命中率達98.1%。(圖片摘自總統府網站)

日前國軍在展東九鵬基地進行了三軍各型飛彈的射擊訓練,這項年度的實彈演習共發射了12類、117枚的飛彈,命中率達98.1%,國防部的新聞稿除了強調國軍整軍備戰的努力外,也肯定這樣的高命中率。雖然就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樣的抽測演習能擁有高命中率,證明了基層部隊對於飛彈這種精密武器的儲存與保養並不馬虎,絕大多數單位的飛彈,都可以正常使用並且命中目標。但是這樣的高命中率,其實遠遠高於這些武器在實戰中的表現。我們不必一一列舉,就可以篤定地說,絕大多數防空飛彈的攔截成功率、反艦飛彈的攻擊成功率、甚至是反裝甲飛彈的擊殺成功率,在實戰中都很少會達到九成以上。台灣的許多武器都是購自美國,不是只有台灣在使用,因此這些武器大多經歷過實戰考驗,在戰場上的表現如何,並不是什麼秘密。

 

打容易的目標命中率就高

 

飛彈的命中率很難達到百分之百的原因,相當的複雜。一來戰場的環境通常極為惡劣,精密彈藥的儲存與運輸都相對困難,高溫、高溼度、極度顛簸的運送路程或士兵的粗暴操作,都可能會降低飛彈的可靠度;在極低溫、高原環境、激烈交火中無法按照操作步驟發射飛彈,都是很常見的情況。其次是戰場的狀態可能相當複雜,各種火炮爆炸時造成的電磁干擾,破碎丘陵帶的通訊阻隔,天候狀況的影響,甚至是黑夜讓操作者產生誤判,都極有可能會發生。而更為重要的一點是敵方為了保護自己,絕對會不惜任何手段來避免自己被攻擊,如使用主動性的反制手段:進行電子干擾、用熱焰彈當誘餌、發射雷達干擾絲、以近迫武器系統來擊落飛彈,還是以被動性的防護方式:如安裝防彈裝甲、製造煙幕、利用偽裝來欺敵、放置假的充氣目標等。

 

陸基麻雀飛彈發射。(軍聞社提供)

 

陸基麻雀官兵操演。(軍聞社提供)

 

因此在實戰中,飛彈的命中率不可能如此之高,原因並不是飛彈的性能不佳或士兵缺乏足夠訓練,而是敵我雙方都會用盡各種方法,盡全力來保護自己,這在戰場上是生與死的差別,沒有人會掉以輕心。國軍的飛彈射擊演習會有如此之高的命中率,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飛彈打的是相對容易的目標。在這裡並不是說國軍故意作弊,而是想點出國軍長期缺乏足夠的資源與誘因,去建立一個可以模擬實戰狀況的演習環境,好讓參與實彈射擊的部隊能獲得更多的寶貴經驗。畢竟台灣本身就地小人稠,缺乏適合的大型演訓場地,其次是購買高效能的靶機或自行改裝靶船使其擁有接近實戰狀態的反制能力,都非常的昂貴。而且高難度的訓練也代表一定會出現不好看的命中率,脫靶的結果又會讓台灣的新聞媒體拿來大做文章,打擊社會的民心士氣。

 

九鵬基地早就不敷使用

 

緊臨太平洋的屏東九鵬基地,已經算是國內比較遼闊的演習區,因此台灣也都選擇在這裡試射自行研發的飛彈,但隨著飛彈射程越來越遠,目前動輒都突破上百公里,九鵬基地也早就不敷使用。為了避免干擾民航機與漁船作業,所公告的管制範圍也儘量縮小設限,沒有辦法像美國這種大型國家一樣,擁有一望無際的荒蕪沙漠,可以進行全射程的飛彈試射,完全模擬真實的接戰情況,測試飛彈的性能極限。而且老是在同一個地點進行訓練,還往往會產生一個新問題,那就是第二次、第三次再來受測的單位,會很快熟悉當地的環境特性,與目標靶位的方向距離,並摸索出拿高分的方法,而讓實彈射擊失去意義。這也是為什麼國外的部隊常會舉行異地演習,或在固定場地內不斷變換標靶的位置,以求取到較好的訓練效果,考驗部隊的臨場反應。

 

隨著飛彈射程越來越遠,目前動輒都突破上百公里,九鵬基地也早就不敷使用。(國防部提供)

 

台灣除了演習區域狹小,難以時常舉行實彈射擊以避免擾民外,中國的間諜機或間諜船也往往故意靠近台灣附近海域,以蒐集各種電子訊號參數。國軍的演訓因為中國的間諜機或間諜船靠近而臨時取消的事,其實並不罕見。這也讓國軍的演習空間更被壓縮。因此國軍已計劃在沱江級巡邏艦開始量產以後,將部份的錦江級巡邏艦改裝成電子作戰艦,並搭載由中科院所自行研發的電子干擾與屏障系統,這除了是要因應未來的電子化作戰趨勢,更重要的是要保護台灣進行演習時的各種電子參數不致外洩。據媒體報導,近來九鵬基地進行飛彈試射時,剛完成改裝的錦江級電子作戰艦,已開始在執行任務。只是這也是治標不治本的權宜之計,並無法解決試射場地狹小、海空交通繁忙的問題,而這也是小型海島國家在先天上的不足與無奈之處。

 

試射場地難以進行高強度的實彈射擊訓練,就無法模擬真正的作戰情況。就以最常見的地對空飛彈為例,其最大的威脅是敵方戰機所發射的反輻射飛彈或是電戰機的干擾,因此在實戰中地對空飛彈常必需快速轉換陣地,間歇關閉雷達以避免曝露自己的位置,在進行攔截時也要進行電子反反制,更不用說敵方戰機在發現防空飛彈升空以後,所會進行的各種反制與閃避行動。越早對來襲的敵方戰機發射防空飛彈,命中率可能會越低,但越晚對敵方戰機發射飛彈,則己方陣地就會越危險,這當中的權衡,就是訓練所累積的經驗。若讓不具備反制能力的靶機在絕對可以命中的距離,由長時間連續開機的防空雷達持續追蹤,順利鎖定後發射飛彈擊落目標,這是火力展示與驗證飛彈可靠性,而不是實戰演習,無法有效增加防空飛彈部隊的作戰經驗。

 

攻擊與被反制只在一線之間

 

同樣的情況,反艦飛彈也面臨敵艦的各種反制措施,從艦上長、短程防空飛彈的攔截、各種電子反制,到最後近迫武器系統的彈幕,反艦飛彈也絕對不是百發百中的,更不用說攻擊方本身所面臨的威脅。發射反艦飛彈的水面艦艇也很可能會受到對方反艦飛彈的攻擊,而發射反艦飛彈的戰機,在太遠處就發射,會讓敵方有更多反應時間,但太靠近敵艦,自己又容易被擊落。因此空中反艦作戰常會採超低空飛行,以避免被敵方發現,並儘可能接近敵艦才發射反艦飛彈,同時利用多方位協同攻擊,也就是兩架以上的戰機同時從不同方位逼近,並一起發射反艦飛彈,以壓縮敵艦的反應時間,使其來不及同時處理多枚反艦飛彈,以達到最佳的攻擊效果。但這樣的作戰方式困難度極高,並充滿危險性,在有反制威脅下飛彈的命中率也會大幅降低。

 

成功級子儀軍艦發射標準一型防空飛彈。(軍聞社提供)

 

至於反裝甲飛彈的試射問題就更顯而易見,因為這距離比較短,多數民眾都曾在電視畫面上看到國軍弟兄於演習中發射反裝甲飛彈,可以很清楚地發現國軍的試射都是在距離比較短,固定標靶比較大,而且單純空闊的環境中進行。但實戰的情況通常不是這樣的,畢竟敵方戰車是非常危險的目標,一旦發射方被發現就會立刻遭到敵方大口徑戰車炮的攻擊。因此反裝甲飛彈的發射方都會儘量躲在安全有掩蔽的地方,在射程內從遠距離發動攻擊,而且周邊環境通常也很複雜,會有民宅、電塔、樹林、各種人造結構物與天然地形障礙,射界狹隘,更往往只有短暫的發射時機,稍縱即逝。同時敵方的戰車可能有偽裝,或車體一半掩蔽在障礙物後方,就算能正面偵察到敵方戰車,那也是裝甲最為厚實的地點,即使成功命中也不一定能擊毀敵方戰車。

 

陸軍在九鵬基地實施拖式飛彈射擊操演。(圖片由國防部提供)

 

而肉眼所無法看到的空對空飛彈纏鬥,更是在極端複雜的環境中比拼雙方的科技實力與作戰協調性。在雙方都有長程預警雷達、預警機、電戰機、中程主動式空對空飛彈下,雙方比的除了是飛彈的射程、機動性能,更是電子反制、反反制的能力。從日前流出的照片研判,中國仿自Su-30MKK的殲-16戰機,已經配備了新型的電戰莢艙,雖然就目前的資料,還很難判斷這款電戰莢艙的性能,但已可從一些蛛絲馬跡推測,未來中國的航空母艦艦載機殲-15,也很可能會配備這款電戰莢艙。台灣將來面臨的是電子反制能力更強,機動力與攻擊力也更優越的中國戰機,絕不是能輕鬆應付的目標。而台灣所擁有的優勢之一,就是作戰地點在附近空域,空軍熟悉戰場環境,並可利用地面防空飛彈來支援我方戰機,但這都需要平日加強演練以磨合戰術。

 

F-16戰機發射麻雀飛彈瞬間。(軍聞社提供)

 

「按個按鈕」就勝負已定

 

綜合以上所言,我們可以知道,雖然很多人常說,未來戰爭是「按個按鈕」就勝負已定,但在按這個按鈕之前所投注的心力,按了按鈕之後的後續配合,都影響著這枚飛彈能不能成功命中目標。而這都需要在事前反覆訓練,模擬真正的作戰情況並排除可能的問題,目前高出正常值甚多的命中率,只是告訴我們這些實彈射擊並未達到真正的訓練目的。之前雄風三型超音速反艦飛彈發生了很不幸的誤射意外,我們都希望這種悲劇未來不要再發生,但無可諱言的,由於這是一個很困難的目標,飛彈又是在港內發射,在幾分鐘內高速飛行了70幾公里,搜尋並命中一艘這麼小的漁船,證明了雄風三型超音速反艦飛彈的性能。就因為我們都知道這並不容易,所以才真正贏得了國人的信心,但此次飛彈試射演習的超高命中率,卻反而令識者感到憂心。

 

海軍金江艦誤射雄三飛彈,圖非事發照。(國防部提供)

 

當然我們也可以理解,在目前台灣失衡的媒體環境中,演習中飛彈脫靶可能成為媒體聞風炒作的新聞,對比中國在嚴格新聞控制下,可以一面倒報導解放軍的正面形象,會讓國軍在媒體戰、心理戰上處於更不利的地位。國軍的演訓還肩負著維繫台灣社會民心士氣的重要任務,但這是屬於政戰宣傳單位的職責,如何將國軍真正勤訓精練、挑戰高難度科目、不怕失敗、勇於增進戰技的用心,完整地展現在國人面前,這是可以規劃設計的。特別是在這個網路媒體發達的時代,如何進行跨平台宣傳,如何搶占網路聲量,如何招募人材加入國軍部隊,早就是新時代的重要課題。中國對台灣的媒體戰、心理戰早就已經展開,國軍應該要尋求的是更有效的反制方式,而不是因此瞻前顧後,顧此失彼,追求禁不起推敲的數字來美化問題,這無疑是飲鴆止渴。

 

※作者為軍事研究者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