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凌翔:被美中邊緣化 俄羅斯藉蒙古刷存在感

烏凌翔 2019年09月07日 07:00:00

俄羅斯總統普京日前出訪蒙古,獲「格鬥國手」總統巴圖勒嘎高規格接待。(湯森路透)

一對熱戀中的情人,許下山盟海誓,有可能是荷爾蒙的作用。那麼,兩個國家-按新現實主義與新自由主義共同的假設,都是理性的行為者-會在什麼情況之下,也公開宣示要「永結同好」呢?尤其,是兩個國力天差地別的鄰國,有沒有可能是誰脅迫誰?誰計誘誰呢?或,結構壓力使然?

 

俄國總統普京前幾天(9月2號)抵達烏蘭巴托進行國是訪問,與蒙古總統 Battulga簽訂《友誼和全面戰略伙伴關係新條約》,行前一天,克里姆林宮官網先刊出普京接受蒙古媒體的專訪,塔斯社立刻轉載報導,強調普京表示這份條約「將提升兩國的雙邊關係到一個新高度」,而且「沒有終止日期」。

 

沒有終止日期?那就是結為永世之好嘍?蒙古固然是1924年在沙俄與蘇聯持續幾十年支持下才獨立成功的,但,蘇聯解體後之繼承國-俄羅斯聯邦-為何現在這麼看重這位曾經的小兄弟呢?

 

中共各媒體也報導了普京訪問蒙古,其中文滙報引述美國紐約時報的看法,說普京訪問蒙古,是為了「掙面子」,因為九月一號在波蘭舉行的紀念二戰爆發80週年紀念活動,普京沒有受邀,而俄羅斯外交部之前表示,波蘭這麼做「是愚蠢的」,「不能抹煞蘇聯人民在二戰勝利中的巨大犠牲」。

 

確實,普京出訪前先受訪,也廣發新聞稿,確實在為自己造勢,若真是為了扳回面子,為何是蒙古「一日遊」呢?「蘇聯」、「蒙古」、「二戰」,三個關鍵字的交集,只是一場不太有名的戰役「諾門罕戰役」。

 

烏蘭巴托南郊Zaisan 小丘上的「諾門罕戰役紀念碑」,環形的壁畫,紀錄了蘇聯軍隊幫助蒙古人民抵禦了日本的「侵略」。(作者提供)

 

普京在蒙古強調了這一段戰史:1939,從滿州國出發的日本關東軍,試探北亞向西的戰略路線,被鼎鼎大名的蘇聯朱可夫元帥領導的紅軍所擊敗,幫助蒙古抵抗了「納粹主義的侵略」;普京也強調蒙古人民在二戰期間對紅軍的捐輸,包括坦克車與軍機。但是,跟波蘭在「第一個被納粹轟炸-隨即二戰序幕拉開-的城市」舉行的活動相比,歷史意義似乎太薄弱了。

 

顯然,普京訪問蒙古還有深層的意義,蒙古處於俄、中之間的重要戰略地緣位置一直沒變,那麼,是最近發生了什麼事嗎?

 

※7月31日,蒙古總統Battulga上任後首度訪美,8月1號在白宮會見川普,川普政府強調將協助內陸國蒙古分散其90%依賴中國的對外貿易量,但外界猜測他們也會洽談國防與安全議題。有沒有談呢?應該有,因為…

 

※美國7月23日才真除的國防部長 Mark Esper,上任後第一次出訪,在傳統盟友紐西蘭、澳洲、南韓、與日本之後,8月7日也來到蒙古,公開宣稱要加強雙方的軍事聯繫(military bonds)。其實,更早,蒙古就迎來一位美國的高階官員,而且意義重大…

 

※6月30號,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就到訪了蒙古,討論加強兩國政經合作,只是那天,川普正在南、北韓非軍事區跟金正恩握手,搶走了所有國際新聞的版面。但隨後的報導顯示,波頓訪蒙早在月餘前即開始規劃訪蒙,並非因為「川普不帶他去朝鮮」。換言之,蒙古更早一些就在美國與亞洲友好國家加強關係的名單上了。

 

以上美國拉攏蒙古的外交行動,才是普京也來拜訪這個鄰邦小國、並且帶來一千億盧布=15億美元援助大禮的重要原因,畢竟,美、俄為了克里米亞已交惡五年了。然而,Battulga表示,這筆錢要用來修建通往中國的鐵路,由此觀之,蒙古十分務實,畢竟它豐富的礦產資源是國家最主要的外滙來源,而礦產的最大買家,仍是南邊的中國。

 

烏蘭巴托南郊Zaisan 小丘下的一輛蘇製坦克 T-34,是由蒙古人民捐錢造的很多輛之一,紀念碑上的地圖,顯示這輛坦克參與了「解放柏林」。(作者提供)

 

一個問題:前述「美帝」那麼頻繁的動作-尤其是國防部長Esper直白要求加強美、蒙軍事聯繫-中國不知嗎?

 

Esper在訪問亞洲的行程中公開宣稱,要儘快在亞洲佈署中程飛彈!茲事體大,不要說蒙古了,日、韓、菲恐怕都抵死不從,但老美此一司馬昭之心,身為印太戰略假想目標的中國,當然密切觀察中,也必有反制動作。只是這回,是久沒在蒙古刷存在感的俄羅斯,先一步表態了。2014年,習近平與普京,也是先後差不到半個月,分別訪問蒙古。只是,此時,中國建國七十大慶在即,香港「暴亂」又讓中共焦頭爛額,習總有空想到蒙古嗎?

 

蒙古夾在俄、中之間,無險可守,人口又僅300萬多一點點,生存大受威脅,尋求俄、中之外的「第三鄰國」,是上世紀九零年初民主化後的大戰略,但美國的援助一直沒有明顯增加,「第三鄰國」淪為口號,直到川普跟中國打起貿易戰,國際大格局變化了,蒙古才重新進入美國的戰略視野-然而此前的年月,中國的影響力,早已深入蒙古各個階層了。

 

蒙古是一個國際關係上小國研究的極佳個案,因為地緣上「兩大之間難為小」的它,必需或被迫與世界三大強權發展外交關係,分別為友善或交惡,共有8種可能,而且彼此牽動,近來觀之,成吉思汗的子民算是處理得相當不錯了。但是,仍只能在大國形成的結構中求發展,這就是小國的宿命了。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