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文笛專欄:「形式換瑜」和「實質換瑜」之間的距離

宋文笛 2019年09月06日 00:02:00

若為國民黨計,「換瑜」風險過大,實乃下策。(攝影:李景濤)

總統選戰選前四個月,國民黨家務事的謠言頻傳,從以郭台銘取代韓國瑜的「換柱 2.0」耳語,乃至於半公開的退而求其次的主張「韓正朱副」乃至於「虛韓實朱(立倫)」的討論都有。理性分析,若為國民黨計,「換瑜」風險過大,實乃下策。因為一來自亂陣腳,二來時機已過,三來手腕粗糙必將降低韓粉選票對於新候選人的支持。

 

實際上,韓國瑜的民調猶堪一戰。以一般相對親藍色彩的 TVBS 的八月底最新民調來看,若是藍綠對決,則蔡英文以 49% 領先韓國瑜 41%;若是進入蔡韓郭三方賽局,則蔡 34%、韓 31%、郭台銘 27%。簡單地說,只要能夠止血,3-8% 的差距尚可挽回。畢竟回憶半年前,在TVBS 在二月底做的民調中,蔡英文尚且以25% 比 54%,大幅落後韓國瑜幾乎整整三成支持率。當初蔡英文可以挽回頹勢,當下的韓國瑜又何嘗不可?

 

陣前換將為時已晚,必然導致兩敗俱傷

 

臨陣換將之弊,四年前換柱 1.0便是前車之鑑。2016年總統大選的背景是典型的總統第二任施政滿意度低迷,大環境對於藍營不利。即便如此,如果一開始藍營便提名朱立倫,或許尚且不無機會。但是藍營卻在選前半年提名洪秀柱披掛上陣,事後證明「柱柱姐」在兩岸政策上距離政治光譜中間太遠,雖然清望有餘,奈何選票不足。等到選前三個月,國民黨方大夢初醒,召開臨時全代會「以朱代柱」。

 

然而亡羊補牢,為時已晚,雖然「柱柱姐」個人願意退讓顧全大局,其粉絲在感情上卻難以接受,尤其是距離選舉只剩下三個月,沒有足夠時間解開心結。最終不少人選擇不投票,總統大選出現史上最低的 66%投票率,而藍營候選人朱立倫也以藍營史上最低的 381萬票飲恨,比起上一屆馬英九的 689萬票,足足掉了超過三百萬張票。可見陣前換將對於擬聚力的負面影響。

 

綠營總統初選的蔡賴之爭雖然也一度傷筋動骨,畢竟在六月中旬初選結束之後,距離總統大選尚且有大半年的時間足以療傷歸隊,尤其在香港議題延燒之後加速回歸。相較之下,藍營如今距離大選時間太近,若是換將,恐怕沒有足夠時間重新整合。

 

韓粉「亡國感」選票轉嫁不易,溝通手腕需要巧思

 

一旦換將,在國民黨初選「非韓不投」的死忠韓粉,在總統大選階段,恐怕依然有許多會「非韓不投」。而非韓不投的韓粉足以構成關鍵少數。

 

在國民黨初選「非韓不投」的死忠韓粉,在總統大選階段,恐怕依然有許多會「非韓不投」。(攝影:李景濤)

 

按照 TVBS民調中心總監王業鼎的估計,死忠韓粉大約相當於 98萬票 (佔選民 7%)。政大俞振華教授的估計稍高,在 100 到120萬票之間 (相當於在 8-9%之間)。再參照美麗島電子報八月底的民調,則有 11.7% 選民表示「很信任」韓國瑜,這是個摸索死忠韓粉比率的間接指標。即便是採用低標 7%,依然是有可能決定選舉勝負的關鍵選票。

 

各界政治分析時常指出綠營今年競選主打「亡國感」,其實要論「亡國感」,有許多是深藍的韓粉的「亡國感」情節比起綠營選民更加深厚。因為綠營選民只需擔心2020選戰失利,台灣不保,但是在許多厭惡台獨的深藍選民眼裡,自李登輝時代中期起,中華民國已經實質「文化亡國」二十多年了。按照行為經濟學的「前景理論」 (Prospect theory),要論國族動員的催票能力和政治忠誠度,意欲「田單復國」的深藍恐怕會比「守住成果」的深綠更強。因此若是粗糙換瑜,必將得罪深藍選民。

 

如果當初一開始便提名郭台銘或朱立倫猶可,但是如今木已成舟,領袖之位已定,要是再讓韓的支持者承受政治偶像先獲提名後被廢除的反差衝擊,常人都容易衍生出玉石俱焚之念 (“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何況是以亡國的孤臣孽子自視的韓粉?

 

韓郭並起,積極棄保

 

從藍營的利益看來,唯一解套方式不是換瑜,而是讓系出同源的韓郭並肩參選總統,並於最後關頭,主動操作棄保。唯有尊重程序正義並且由候選人本人帶頭呼籲棄保,才有可能讓支持者心服口服,有效轉嫁選票。

 

棄保的可能性一自然是以韓為主,「棄郭保韓」。如拙文開頭所言,韓國瑜的民調至今依然可堪一戰,若是後續韓國瑜止血成功,那麼按照藍營傳統上至少四成選票起跳的實力,自然只會是棄保效應的受惠者。

 

或曰只要郭台銘參選,無可避免將會瓜分藍營的經濟藍和知識藍選票,對韓不利。但是郭台銘在柯文哲的暗助下,大有可能從蔡英文處挖走部分小綠和時代力量型選票,乃至於防止原本在蔡韓兩人對決中有可能流向蔡英文的部分中間選民。一來一往之間,郭台銘只要有雅量在最後關頭成功呼籲旗下藍軍「棄郭保韓」,郭台銘的參選到底是更多分走蔡的選票多還是韓的選票,尚且難說,無需過於悲觀。

 

郭台銘的參選到底是更多分走蔡的選票多還是韓的選票,尚且難說,無需過於悲觀。(郭台銘競選辦公室提供)

 

選舉上不乏藍營兩人參選,最終成功棄保,不但對藍營主要候選人無損,反而還有利的案例。舉例來說,1998年台北市長選舉,國民黨馬英九和新黨王建煊對決民進黨現任市長陳水扁。在電視辯論會和媒體報導上,國新兩黨明顯聯手,在輿論和版面兩方面都讓聲勢如日中天的陳水扁雙拳難敵四手。雖然新黨在台北市市議員攻下 18%選票,但是在「成功不必在我」的王建煊棄保之下,本人只拿下不到 3%市長選票,剩餘選票權盤轉嫁給馬英九,最終成功達到削弱陳水扁,幫助馬英九挑戰成功的泛藍大業。「兩藍戰一綠」的結果不但沒有兩藍兩敗俱傷,反而是「小藍」掩護「大藍」達陣成功。可見事在人為,韓郭並進,不一定就是壞事。

 

「保衛國家」大義重於「效忠領袖」小義

 

可能性二是以郭為主,「棄韓保郭」。如果韓國瑜在接下來兩三個月內的確無法止血、民調持續下滑,則按照刪去法,郭台銘便是剩下的廣義泛藍陣營最有可能打倒蔡英文的選項。

 

此時,「國家」畢竟重於「領袖」。軍人子弟出身的韓國瑜本人在九月二日會見陳鎮湘將軍領導的六大軍系社團和 20多個退伍軍人社團組成的藍軍志工團時,已經公開定調 2020總統大選將是「中華民國保衛戰」,不惜一切代價非阻止蔡英文連任不可,並且親自呼籲韓粉們必須展示「大愛與大我」。

 

如果韓國瑜在接下來兩三個月內的確無法止血、民調持續下滑,則按照刪去法,郭台銘便是剩下的廣義泛藍陣營最有可能打倒蔡英文的選項。(本報資料照片)

 

按照韓的邏輯,論「大義」,則中華民國救亡圖存重於一切;論「小節」,既然未曾經過正式「換瑜」的程序,雙方芥蒂不深,若是再有韓國瑜本人帶頭化解呼籲棄保,韓粉們也比較容易接受。於此所謂國家存亡之秋,放下小過節,精誠團結支持有勝選希望的廣義藍營候選人,想必真心熱愛中華民國的深藍韓粉們必能展現「大愛與大我」為國家忍辱負重。

 

木已成舟,如今已經不適合陣前換將。比較明智的方式應該是讓韓郭兩人同時參選,「不割席不分化」,兄弟登山各自努力,並於選戰最後關頭由民調落後者主動示範棄保加持領先者。如此,若是「棄郭保韓」,則可以不需換瑜,便能緩解知識藍和經濟藍選民對於韓的焦慮感,有助於他們在選舉末期回歸韓國瑜的正藍旗下,「郭柯合」並且能夠弱化蔡英文的淺綠票,助攻韓國瑜;相對的,若是「棄韓保郭」,則可以達到實質換將,而無需引發形式上換瑜的韓粉之怒。無論何者,都比在現階段強行換將的效果好,成本低。能否如此操作,考驗著藍營選民的智慧,以及其領導層的雅量。

 

※作者為澳洲國立大學的書蠹一枚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