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信口開河的市長 過河拆橋的柯P

陳嘉宏 2019年09月06日 07:02:00

柯文哲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說話模式讓他食髓知味。(攝影:蔣銀珊)

熟悉去年五月「綠白決裂」那段過程的人多知道,在民進黨決定自提首都市長人選之前,蔡英文要柯文哲回答「台灣價值」,並不是在向柯文哲「出考題」,而是想給柯「下台階」。因為此前三年的柯文哲言行已經疏離了民進黨支持者,不但民進黨各派系公職無法接受,基層更是一片反柯聲浪。蔡英文對柯文哲其實相對友善,仍傾向支持柯連任,於是用「台灣價值」搭了一座橋,如果柯願意說幾句2014年初次選市長時說過的話,禮讓柯文哲參選也就水到渠成。

 

但柯文哲並不領情,他不但無意回答這個題目,反倒繼續嘲諷民進黨,甚至私下說出「不靠民進黨也能當選」的話,最後連英系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黃承國,都覺得何必熱臉再貼人家的冷屁股,綠白於是正式決裂。柯文哲在驚險連任後曾說:「跟老闆(蔡英文)講完夥計(民進黨)不聽話有什麼用?」顯示他完全清楚白綠分合的關鍵出在哪裡?誰在過程中曾試圖幫他忙。

 

回顧這段過程,是因為最近「台灣價值」又成為新聞焦點。這回是柯文哲追著蔡英文問:「你的台灣價值是什麼?」當蔡英文回應:「我的台灣價值展現在自己政策裡」之後,柯文哲語帶不屑地說,「欸欸欸,小英不要躲了。」「那個一例一休、年金改革、管中閔、吳音寧,是妳的台灣價值嗎?」

 

民選政治人物向選民負責,自然可以依其支持群眾的變化選擇不同的政治路線。不過,政治人物也是人,儘管路線不同、黨派歧異,對於曾經協助過自己,給過善意的人,鮮少會過河拆橋、口出惡言到這種地步。柯文哲把當初蔡英文給過他善意踩到腳底下,甚至引為政治攻防,倒打曾想幫助他的人一耙,如此薄情寡恩,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不是「心存善念、盡力而為」。

 

柯文哲現在的問題在於他組了一個政黨,也還沒有完全放棄參選總統,所以必須維持一定的聲量來拉抬自己與所屬政黨。不過,首都市長的身份綁著他,拉抬聲量最好的方法只剩不斷地對媒體麥克風放送話題。但媒體對他無厘頭的談話風格已經慢慢無感,所以他得不斷「下重鹹」,語不驚人死不休地用「標題法」來搶佔媒體版面。但言多必失,後座力也慢慢浮現。

 

諸如,他在毫不瞭解的情況下大肆批評先前的F-16V軍購,認為應該花錢在研發無人機;但他顯然不知道,台灣軍方建構的劍翔無人機群已進入量產階段,而無人載具本就有其戰術侷限,根本無法取代一般的戰鬥機。他前兩天又宣稱不解為何台灣要購買M1戰車,台灣橋樑根本無法負擔,這說法同樣錯誤百出。接著還稱與AIT官員會面時,官員告訴他:「我們又沒有叫她(蔡英文)買這個(M1戰車)。」姑不論到底是AIT的誰告訴他的,把涉外談話拿來國內政治攻防,已觸犯外交大忌。

 

又例如,柯文哲講:「我們這種228家族,就很討厭外省人。」其實是要鋪墊他的下一段話:「因為當醫生有關係,病人送來,不能問他『你國民黨、還是民進黨。』」意思是醫生的經歷讓他能「突破藍綠」。但台灣社會早已無省籍問題,不僅醫生醫病人不會看藍綠,一般台灣人買賣東西、婚姻交友也早已不分省籍藍綠,這與他是不是個醫生何干?

 

反而是柯文哲不斷強調他是二二八受難家屬的身份,還將這個身份與「討厭外省人」掛勾,是在刻板化二二八家屬的社會印象,除了讓他自己可以拿來說嘴,對台灣社會的省籍融合毫無助益,甚至激化藍綠對立。

 

柯文哲食髓知味,他前天又說,「看到陳菊站在蔡英文身邊,我就瞧不起她(蔡英文)。」陳菊當年慨然商借自己的一級主管蘇麗瓊給柯文哲,成就世大運的成功,柯文哲顯然也無意記得這「借將之恩」。而如此粗鄙地用「不要臉」,「瞧不起」的字眼辱罵國家元首,他又憑什麼談政治和解?昨天甚至連某某女星已經懷孕的事都拿出來爆料,這已經是公然洩漏個資,若是醫生,更是毫無醫德了!

 

選舉使人瘋狂,但政治要有起碼的底線;一個信口開河、過河拆橋,從而見風轉舵的政治人物,只會繼續不斷地崩壞這樣的底線。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