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裸裸的共產黨:共產主義如何危害自由世界(書摘之一)

保羅‧斯考森(Paul B. Skousen) 2019年09月10日 07:00:00

大致說來,美國人不懂什麼是共產主義。曾經有些人認為,它是「俄羅斯模式」的社會正義的工具,強迫獨裁政體統治的國家要實施平等。(美聯社)

《赤裸裸的共產黨》出版於1961年,之前的1958年,是共產主義猖獗、橫行的年代。二戰結束之後,以蘇聯為首的共產陣營,並未如其他自由民主國家那樣,開始休生養息、重建家園,反而在政治上輸出革命、推動共產獨裁,積極攻城掠地、蠶食併吞小國,軍事上研發飛彈、囤積核武。世界頓時被一分為二,人類也被區分成自由人以及奉行共產獨裁的「馬克思人」。

 

二戰結束時,本書作者W‧克里昂‧斯考森並沒有打算要寫一本暢銷全國的書本,更沒料想到寫出來的這本書,最後會名列冷戰經典作品。
 

他本想寫一本簡明、便於閱讀,讓人想綜觀共產主義、共產戰術戰略時,可以毫無障礙的書。他希望乾淨俐落地寫出共產主義自訂的道德觀,它如何摒斥猶太—基督教倫理,它對權力及掌控的貪婪,還有對自由世界的威脅。
 

斯考森確實了解,學術文庫裡已經有不少書籍及專文在談論這個主題。即使百科全書都有一到兩頁是在講述共產主義。但那些文本論述時不溫不火,讓他感到不悅。而且據他觀察,有關共產主義最重要的洞見,廣泛地分散在太多的原始資料當中,一般讀者不易取得之外,也難以理解。
 
 

太多「主義」了
 

二戰之後那幾年的一九四○年代,美國人對於共產主義並不太在意,至少一開始沒有。他們受夠了兩次的世界大戰,還有戰爭帶來的壓力及物資不足之苦。身為一個文化體,美國人此時打算聚焦在建設自己的「美國夢」。政治上叫共產主義的那個東西,似乎不值得在意,只是屬於歐洲或某個遙遠地區、一大堆「主義」當中的又一個而已——算是政治或經濟上的抽象詞彙,照說該由政治人物處理,以便其他人都能快樂地期待去黃石公園度假、去買款新車、房子,或超炫的收音機。
 

只是,共產黨是不會放過美國人的——幾乎每一天,它都出現在新聞的頭條,以及廣播新聞當中。
 

到了1947年,蘇聯已斬斷與美國只同甘不共苦的合作關係,動手把東歐拉進經濟軍事同盟。崛起中的蘇聯帝國,其內部任何反史達林的哭號抗暴,很快都遭無情的戰爭機器搗碎。可悲的是,就在眾人呼號求救愈升愈高,終於傳過大西洋,來到美國東岸時,蘇聯這個大惡霸警告西方,叫他們別多管閑事,並威脅說膽敢來管的話,就會發動第三次世界大戰。結果便是東、西方的對峙,到了1947年還被冠上一個不祥的名稱,叫「冷戰」。
 

那時候,西方認為自己蠻強大的。美國中央情報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CIA)向政府保證說,任何來自蘇聯的威脅,僅侷限在歐陸打傳統戰。1947年9月26日的機密報告說:「各國當中,能威脅美國安全的只有蘇聯。蘇聯目前的戰力,無法侵略到歐亞大陸以外,但足以橫行於歐陸大部分地區、近東、華北及朝鮮半島。」

 

只是,就在兩年後,隨著蘇聯原子彈的一聲巨響,那種頗為自得的觀點就此化為烏有。

 

世界權力由美國移轉
 

1949年,蘇聯引爆他們的第一枚原子彈,西方自負的核子優勢,突然就沒了。四年後,蘇聯人引爆熱核氫彈,將冷戰擴大為追求核子優勢的真正競賽。
 

同一時間,中國共產黨趕跑大敵中國國民黨,1949年10月1日向世界宣布,另一個共產國家已登上世界舞台,國名叫做中華人民共和國,由毛澤東擔任元首。
 

八年後的1957年10月4日,蘇聯成功發射世上第一枚人造衛星「史普尼克一號」(Spunik 1),繞行地球軌道約1400次,叫數千萬人驚恐地相信,有朝一日核子彈會在頭頂繞行。
 

這些事件不禁叫忙碌的美國人大為好奇,這一股既不明確但又暴力,正在成長,叫共產主義的力量,似乎取得偌大的進步。它是何方神聖?
 

大致說來,美國人不懂什麼是共產主義。有些人認為,它是「俄羅斯模式」的社會正義的工具,強迫獨裁政體統治的國家要實施平等。對其他人來講,它是經濟上的意識形態,承諾讓各地勞工取得公平薪資。世界上有些工會會採取共產黨的戰術力量,來改善工資和福利,他們快樂地看到,在新的馬克思規矩下,工會的會員數大為增加。對其他美國人而言,共產主義是1917年俄國布爾什維克革命的延續;它替無政府主張累積足夠的說服力,製造社會不安,想推翻美國的生活方式。
 

雪上加霜的還有叫人難受的韓戰、間諜網、滲透、諜報活動、羅森堡夫婦(Ethel and Julius Rosenberg)被捕處死、鐵幕屹立,以及蘇聯與日俱增的建軍行動。
 
 

沒有在阻止共產主義嗎?
 

1950年代早期,美國參議員麥卡錫(Joseph McCarthy)扮演帶頭角色,努力揭發共產黨對美國政府的滲透。他呼籲採取適當步驟,確保美國的安全。眾議院「非美活動調查委員會」(Un-American Activities Committee)同時進行類似調查行動,但與麥卡錫無關。
 

到了1957年,共產黨在美國的公開活動似乎達到了高峰,接下來慢慢減少。1950年代結束時,「美國共產黨」(Communist Party USA, CPUSA)黨員流失,人數由10萬人左右,減少到不足1萬人。即便如此,聯邦調查局(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FBI)局長胡佛(J. Edgar Hoover)曉得共產黨還在暗地裡擴張,局裡派了1500名線民到美國共產黨臥底,持續監控。

 

伊莉莎白本特利
 

對聯調局來說,諜報活動是既頭痛又討厭的問題。聯調局曾投注龐大力量,想糾出顛覆團體,從最敏感又層級高的政府官員當中,對共產黨連根拔起。這可是一件不輕鬆的苦差事。
 

辛苦工作偶爾會有收穫。例如在1945年,蘇聯間諜本特利投誠,並透露在美國活躍的蘇聯間諜共有150人。名單裡有三個大人物,他們是懷特(Harry Dexter White)、錢伯斯及希斯。他們的驚人故事會在本書的第七章清楚交代。
 

當時,同情共產黨理想的報紙記者試著摧毀本特利的可信度,有人把她叫做「女間諜瑪塔‧哈里」(Nutmeg Mata Hari)。另一方面,也有人認為本特利天真幼稚,被共產黨愚弄而不自知,不過是個「金髮碧眼、婀娜多姿的紐約人」。
 
 

終於打開蘇聯的機密庫房
 

本特利冤枉了她的前同志嗎?斯考森的描述是對她有利的,指出她不僅沒錯,但那也只是冰山的一角,而冰山正偷偷劃破美國這條大船的船身。在斯考森出書之後長達30多年的時間,有關本特利證詞的辯論才漸漸被人所遺忘。
 

之後,一系列驚人的事件就被揭開了。強大的蘇聯帝國1980年代開始變弱,1991年崩潰。過沒多久,蘇聯的機密庫房、國家安全委員會(KGB)及內務人民委員部(NKVD)的檔案資料公諸西方人端詳。
 

幾千份解密的間諜文件經過翻譯、檢視之後,證據開始浮現,本特利的證詞獲得證實——
 

財政部資深官員懷特的確是間諜,在美國進行諜報活動。美國國安局解碼專家提供進一步佐證,找出懷特的蘇聯秘密代號為「法學家」(Jurist)。
 

錢伯斯參與間諜網獲得證實,跟他早些年在自己著作及演講當中所吐露的是一模一樣的情況。
 

至於前美國國務院資深外交官的希斯,1950年他因偽證罪下獄過了很久,才被認出是一個在華府運作,名為「魏爾小組」(Ware Group)的地下共產黨細胞。當時對於他有沒有犯下間諜罪,大家還有一定程度的疑慮。同一批蘇聯檔案顯示,希斯長久擔任蘇聯軍事情報員,另證明「維諾那計畫」(Venona Project)分析得沒錯,認定蘇聯電文裡化名「阿列斯」(Ales) 的人,就是希斯本人... 

 

※本文摘自《赤裸裸的共產黨:共產主義如何危害自由世界》原序《赤裸裸的共產黨》的寫作歷程/八旗文化出版/本書作者為柯立安‧斯考森( W. Cleon Skousen),他是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院法學博士,世界知名作家、演說家、教授,專業領域涉及自由原則、美國憲法、經濟學、古代歷史及聖經。他是前美國聯邦調查局高級幹員,在FBI任職超過16年時間,之後轉任楊百翰大學當教授11年,並任美國著名雜誌《法律與秩序》主編15年。他曾經在60多個國家及美國各地發表過多場以反共為主題的演講,是美國反共運動的重大推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