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最乖巧的殺人犯》導演莊景燊、編劇王莉雯(下):人跟人只有不同,沒有好壞

黃衍方 2019年09月09日 11:00:00

《最乖巧的殺人犯》導演莊景燊(左)、編劇王莉雯(攝影:張家銘)

(此為下篇,上篇請點這裡

 

讓人又愛又恨的草莓女巫

 

王真琳飾演的草莓女巫是一個讓人又愛又恨的角色,觀眾一方面會覺得她很甜美可愛、一方面又覺得她好像在玩弄阿南的感情,在片中,她對阿南的態度前後變化很大。

 

王莉雯表示,草莓女巫在劇本上其實是設定成一位援交妹,不過電影沒有明講這件事,只有稍微暗示一下。比如片中有一段情節,是草莓女巫指使阿南對不同的男人惡作劇,這些男人其實都是她的恩客。

 

王莉雯覺得,草莓女巫可能因為這些男人而受過傷,所以只能透過波比達來找到寄託,另外在遇到像阿南這樣的人出現時,也會很自然的產生利用他的念頭。

 

王真琳飾演的「草莓女巫」(翻攝自youtube)

 

不過,莊景燊不認為草莓女巫是壞人:「我覺得人跟人就是只有不同,沒有好壞。」他表示,草莓女巫在工作時,必須沒有任何的自我情緒,把所有肉體都交出去迎合這些男人:「當他今天需要談感情的時候,這個世界就是老娘我主宰,你要愛我,你就要符合我的遊戲規則。」

 

必須看到對方符合她的遊戲規則,草莓女巫才能夠相信他真的愛自己,因此,莊景燊認為,當阿南無法符合草莓女巫的遊戲規則時,她態度丕變是很自然的:「我覺得站在這個角度來看的話,其實草莓女巫也是蠻可憐的。」

 

討人厭的叔叔阿宏

 

除了草莓女巫,本片還有另一個討人厭的角色,那就是王詠恩飾演的叔叔阿宏。很少回家的阿宏,某天突然帶著女友回家,霸佔阿南和媽媽的房子,還暗地裡覬覦爺爺的退休金。

 

莊景燊表示,就如同草莓女巫一樣,他也不認為阿宏是個壞人。片中,阿宏有一群陪他喝酒、釣蝦、賭博的朋友,雖然他們都在做一些狗屁倒灶的事情,但是他相信一般人看到這些人,也不會認為他們是地痞流氓或黑社會。

 

王詠恩飾演的叔叔「阿宏」(翻攝自youtube)

 

關於這些群中年男子,也有一個電影沒有演出來的設定,事實上,阿宏和他朋友原本都是刑警,因為在一起弊案中收了黑錢,才被趕出警隊,成為一群無所事事的中年男子。

 

片中,阿宏剛回到家,看到家裡的狀況,嚷道「沒有王法了嘛」。對此,王莉雯說:「他就是自以為是秩序的維護者,但其實他一直在做失序的事情。」她表示,這也象徵著台灣的父權觀念,他覺得自己是對的、你要聽我的,但實際上都在做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王莉雯表示,阿宏以前一定也是受過傷,從台詞就可以就聽出,他曾經被這個家庭虧待過,所以,他現在回來也是有點報復的感覺。

 

無助的媽媽

 

至於阿南的媽媽,在整部片中幾乎都處於一種無助的狀態。王莉雯說:「她的無助來自於她的無力感。」

 

片中,觀眾可以看到阿南的媽媽在放生烏龜。「我們為什麼要讓她做這種很沒有用的事情?」王莉雯說:「因為她也不會做別的,她可能真的只會這樣。」

 

王莉雯表示,阿南的媽媽只能不斷地做傳統觀念裡覺得好的事情,就算不知道有沒有用還是得做,所以她認真工作、認真賺錢、認真放生,但是該怎麼真正去關心小孩,她不知道。「所以其實她很無助,被家庭的傳統價值一直綁著。」

 

《最乖巧的殺人犯》導演莊景燊(左)、編劇王莉雯(攝影:張家銘)

 

英年早逝的編劇

 

《最乖巧的殺人犯》最初的規劃是電視電影,後來決定將它推上院線,主要的原因是本片的另一名編劇廖柏茗,他在今年二月農曆年前因為肺癌而過世,過世時只有三十幾歲。莊景燊說:「我們在他過世之前有答應他,要想辦法把他這部遺作送上電影院。」

 

本片雖然是在2019年上映,但是其實早在2016年就已經拍完,王莉雯表示,2018年三月,廖柏茗說自己感冒一直好不了:「四月才發現其實是癌症,然後7月18日,我記得他生日那天,他來看《引爆點》的試映,是他人生最後一次的身影。」

 

從診斷出癌症到過世的短短一年內,莊景燊和王莉雯去探望廖柏茗時,他都會關心當時還叫做《強大的我》的本片狀況如何,因為電影要上院線要額外花一筆錢,他們只好硬著頭皮去借錢,王莉雯說:「我覺得他加強了我們必須把這件事情走完的這個決心。」

 

莊景燊說:「他在今年二月過世那一天我真的是超難過,都不知道該怎麼辦。」莊景燊表示,雖然答應要讓這部片上院線,但是完全不知道去哪裡找上映所需要的錢,因此今年過年過的很痛苦,幸好後來幸運地籌到了。

 

 

一場特別的追思會

 

對於廖柏茗的過世,莊景燊覺得很可惜,他覺得他不僅有才華,作品還有強烈的個人風格:「如果當初他沒有加入我們一起用劇本,這個劇本搞不好也沒有辦法拍。」王莉雯則說:「那時候找他,也是覺得說他的幽默(有)賤賤的感覺,來寫這個沉重的題材,會很有趣。」

 

在與病魔對抗的期間,廖柏茗也持續提供各種對於這個故事的意見,本片的主題會從「怎麼殺人」轉變成「為什麼殺人」,就是他提供的想法。後來,他進入彌留狀態時,兩人還帶了波比達的抱枕去給他,結果沒想到他幾天後就走了。

 

廖柏茗過世之後,大家開了一個治喪委員會的群組,裡面的成員都用波比達的頭像。王莉雯表示,因為不想舉辦傳統的告別式,他們替廖柏茗辦了一個追思會,邀請他從小到大認識的同學、朋友、同事來參加:「因為他很愛開玩笑,(大家)就是上台講講他之前發生過好笑的事情,然後放一些他的影片。」

 

另外,廖柏茗的媽媽還把他的書拿到追思會現場,有人喜歡的話都可以拿走。現場也佈置了各種他喜歡吃的零食和巧克力,大家能夠品嚐他的喜好。王莉雯表示,這些人其實本來也不認識,因為舉辦這場追思會而有了一些交流,是一段很溫馨的過程。

 

 

最後,請莊景燊用一段話推薦這部片:「《最乖巧的殺人犯》就是一個關於家庭的故事,每個人都有自己家庭的問題,我們只是把我們生命中經(歷)過一段家庭的故事把它顯現出來,希望觀眾朋友可以感同身受。」

 

 

看更多《上報生活圈》文章

 

 

【上報徵稿】

 

美食、品酒、旅遊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吳文元 chloe_wu@upmedia.mg

 

電影、戲劇、藝文、閱讀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黃衍方 william_huang@upmedia.mg

 

科技、通路、健康、名人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林冠伶 ling_lin@upmedia.mg

 

追蹤 上報生活圈https://bit.ly/2LaxUzP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