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難民法》不是撐香港的好方法

主筆室 2019年09月09日 07:02:00

聲援香港民主運動,並提供受迫害港人政治庇護是多數台灣人的共識。(湯森路透)

對於香港人追求民主自由的訴求,蔡英文不只一次地說:「我們支持關心但不介入。」面對香港以及極其複雜的兩岸局勢,這是台灣政府最為典型、持穩而且唯一可以有的立場。遺憾的是,要求政府以修訂《難民法》來撐香港,極可能這樣的立場相悖。

 

台灣的《難民法》草案審查始自於2005年民進黨第一次執政,就連2008年馬英九執政時也曾列過優先法案,2016年7月立法院內政委員也初審通過《難民法》草案。並擬同時修訂《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及《港澳條例》,讓受中國政治迫害的異議人士可準用《難民法》來台尋求政治庇護;不過,草案在通過初審後擱置迄今。

 

《難民法》等草案最後遭到擱置的理由有很多,有人稱是因為開了《難民法》大門之後,會讓難民大量湧入;不過,台灣是海島國家,其實不太容易出現像歐陸國家這樣大量難民湧現的狀況。也有人稱會有人假借難民身份滲透台灣,但以目前兩岸交流往來之密切,中共透過各種學術交流、人員往來,甚至收買台商,都可以「潛伏台灣」,何須再透過「難民」的途徑?

 

卡關《難民法》關鍵其實在於中國。由於擔心《難民法》通過後,會讓對岸政府會認為台灣政府在「干預內政」,進而衍生報復與制裁,所以擱置了這項立法。台灣政府不敢向外界明言這項中國壓力,卻把《難民法》推向「間諜說」以及難以消化的大量難民問題,不但汙名化「難民」,也模糊焦點、治絲益棼。

 

聲援香港民主運動,並提供受迫害港人政治庇護是多數台灣人的共識。不過,如何在修法以及不給予中共介入香港民主運動的口實,甚而損害台灣的整體利益之間,取得一個適切的平衡點,的確是一件高難度的政治工程。在這兩難困境下,政府最好的態度就是「誠實」:坦承向民眾說明,為何此時無法以《難民法》立法的方式聲援?又如何能另闢蹊徑,提供抗爭的香港青年更多短期居留或政治庇護的空間?

 

事實上,在現行的法制上,以《難民法》直接適用港澳人士,將直接觸及兩岸定位問題,難度太高,幾乎沒有可能性;但現行《港澳條例》條例第18條:「對於因政治因素而致安全及自由受有緊急危害之香港或澳門居民,得提供必要援助。」卻又太過空泛,不但不敷使用,甚至根本難以運作,也亟待修法或補強。

 

舉其大者,諸如,如何對尋求庇護的港澳人士進行審查?機制與流程何在?相關的移民署官員是否接受過充足的訓練?如何安置尋求庇護者並提供他們必要的法律諮詢與生活基本照顧?以及當他們正式被接受庇護之後的身份為何?權力義務關係何在?中國滯台異議人士龔與劍日前投書媒體,談起當年尋求在台居留過程,相關官員對於他的背景境遇一無所知;後來他想自立謀生,卻根本沒有工作身份的尷尬處境,在在說明現行法制與行政作業根本難以「撐香港」的困境。

 

大張旗鼓地修法聲援香港抗爭者,可能損及兩岸關係,甚而惡化香港抗爭者的處境;但如何在人道與政治之間取得適切的平衡,提供及時而必要的協助,卻是聲援香港抗爭者的當務之急。台灣的總統大選將屆,針對香港抗爭的《難民法》相關修法問題,極容易被政治化;在過與不及之間,為政者需要的是定力、毅力以及決心。

 

關鍵字: 撐香港 難民法 兩難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