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佩芬觀點:青瓦台的神魔之辨

仇佩芬 2016年11月09日 07:00:00

11月5日晚上,韓國各城市共有近30萬人走上街頭,要求捲入密友干政的韓國總統朴槿惠下台,僅是首爾一地就有十多萬人響應。(湯森路透)

「比任何時候都要喧騰的週六夜晚,現在的清溪川廣場上燭火燃燒,最近國民內心非常痛苦。」這不是一場政治演說,而是韓國上週末晚間綜藝節目《演藝家中介》的主持人開場。密友干政的青瓦台醜聞愈演愈烈,一向全力擁護總統朴槿惠的KBS電視台、一直以來只向世界放送韓國光鮮面貌的韓綜,也終於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

 

11月5日晚上,韓國各城市共有近30萬人走上街頭,要求朴槿惠下台,僅是首爾一地就有十多萬人。同樣一群人,在4年前的隆冬夜晚,也曾聚集在首爾和韓國各大城市的廣場上,呼喚簇擁著朴槿惠坐上總統大位。選戰期間的政見交鋒還在其次,朴槿惠在投票日前夕一番「我沒有家人要照顧,也沒有小孩可以繼承財產」的剖白,讓選民想起她那死在槍下的雙親,相信這個斷絕人倫之情的女性,意志堅強得足以實現「韓國人民的幸福,就是我留在政壇的理由」的諾言。

 

而如今,一波波的新聞快訊推動著干政醜聞不斷升高,扯出的青瓦台內幕越發不堪聞問。當初那個「嫁給韓國的女人」,內心顯然不像她向全國選民宣稱的那樣堅強;但她的脆弱更不像一般人的平凡脆弱,而是脆弱到讓她將國政權柄交在全無政治職位的平民朋友手中,脆弱到擊垮選民對她的付託。

 

被華文媒體稱為「閨密門」的青瓦台醜聞,引發民怨狂潮的爆點當然是一個「體制外人」竟然僅僅因為身分是總統的密友,而她的總統密友剛好對她無比信任,就得以與聞國政,並藉此弄權牟利;所牟之利不只是大到動搖國本的暴利,連小到子女入學、親信做生意之類的升斗小事,都逃不過干政密友的吃乾抹淨。

 

更荒謬也更令韓國人感到恥辱的,是導致這一切的起因,朴槿惠與密友崔順實之間令人難以置信的信任關係,竟與宗教包裝下的神鬼之說有關。邪教之說,在朴槿惠的極力否認下,已成為信者恆信的無解公案;然而韓國選民怎麼也無法相信,當初用宏大而美好的政見贏得支持的女強人,竟是被神棍操弄的傀儡。

 

不久前在國際影壇獲得佳評的韓國電影《哭聲》,在片中構築了人、神、魔的一場鬥爭,鬥爭的起因和結果,都來自凡人無法判別神與魔,因為昧於偏信而引來邪魔傷人,又因為不辨神魔而向神明求助,終至毀於以神為包裝、卻是邪魔同路人的巫師之手。

 

2012年那場選舉,是韓國總統大選中第一次有候選人贏得過半數支持。為了個人生活或國家前途,相信朴槿惠是正確選擇的人民,以為託付的對象是可以拯救自己的神;無奈朴槿惠的背後卻已存在擁有她絕對信任的崔順實,以及崔順實背後弄權集團,不正像《哭聲》裡利用邪魔作亂而圖利的巫師嗎?

 

在電影《哭聲》中,凡人對著眼前神、魔難辨的個體問道:「你是什麼?是人是鬼?我必須先知道你是什麼,才能相信你的話。」那個不知是來殺人還是救人的個體說:「就那麼相信吧,為了救你的家人。」

 

故事的最後,凡人沒有獲得救贖,到最後一刻也無法得知神和魔的分界究竟何在。 用電影具象化青瓦台干政醜聞,當然過於簡化了這場扭轉韓國政治走向的風波。然而這個事件卻也讓我們認清,在由個人選擇建構而成的選舉制度下,權力場上的神與魔,都是由一個個凡人透過選票所造成。青瓦台醜聞只是剛好遇上邪教與神棍之說,若換了別的政治人物、換了別的國家或別的政治場域,受到眾人擁戴的政治人物一己的所謂信念和理想,難道不也是另外一種心魔嗎?

 

※作者為本報資深記者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關鍵字: 朴槿惠 崔順實 閨密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