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乾任專欄:不要只聽那些政客的表面修辭

王乾任 2019年09月12日 07:00:00

喜樂島的行為無論是有心或無意,在效果上已經適得其反,已經造成同樣政治光譜的支持者彼此攻擊。(資料照片/張家銘攝)

自稱是泛綠陣營的喜樂島聯盟,近日也要推派自己的總統候選人。然而,有人發現,該人選過去長期屬於泛藍陣營的身分,甚至曾經差點成為泛藍總統候選人的副手。

 

再深入檢視,最近一直緊咬蔡英文總統論文議題追打的教授學者,有人過去則是倒扁運動的核心份子。

 

另外,民進黨初選期間,有打著自己曾經是學運籌畫者身分的意見領袖不斷呼喊著賴清德不上寧可投韓國瑜!

 

雖說人的政黨屬性可以改變,過去支持國民黨今天未必就不能支持民進黨,只不過,通常這樣的「改宗」行為應該伴隨著某種程度的自白或懺悔文字,透過某種宣言讓世人知道其為何改宗?

 

政治是有其理想信念成分存在的,雖說也有利益導向的務實主義者投身其間,但如果,宣稱自己是某陣營的群體,主事者竟然多為改宗份子,或其言行明顯是拆自家同盟的後台而非助長其擴散時,或許我們應該直接將之視為反間與臥底,不能輕率地相信其公開發言,而必須檢驗其所作之事的後果影響,利益歸屬於誰?

 

假設有一個群體對外宣稱自己是深綠台獨,但是做的卻多是拆毀台獨基礎的事情,那麼,即便這些人真心相信自己是最純正的台獨份子,也應該敬而遠之,不應隨之起舞。

 

最藍與最綠的地方都有共產黨布局

 

法國哲學家布希亞曾經說過一句話,「如果他知道真理不存在,就可以玩弄所有與真理有關的符號。」這些操縱資訊者顯然不相信真理存在,因而可以大肆玩弄有關真理的符號,對於某些前人付出性命相搏的台獨,在某些玩弄符號修辭的人來看,不過是用來分化台獨勢力的有效工具,因此,輕蔑而任意的使用,且使用的力道跟頻率比那些真心推動台獨者還用力,唯有讓自己比真的台獨還獨,才能誘使人們上當。

 

難怪明居正老師說,最藍與最綠的地方,都有共產黨的布局。

 

之前我寫過一篇談資訊戰的文章就曾提到,資訊戰發起方是可能同時主動散布各種不同立場的意見,為的是盤點言論戰場上各種意見的聲量,並且透過滲透同溫層的方式進行分化。

 

喜樂島的行為無論是有心或無意,在效果上已經適得其反,已經造成同樣政治光譜的支持者彼此攻擊,在戰略上來看,泛綠群體是被人分化了,因此,應該格外小心。

 

古人有云,兵不厭詐,民主社會的戰爭毋寧就是選舉,戰爭過程會有各種合法與非法手段相繼出現,或許對一般民眾來說違法是很大的事情,但對於有特定目的者來說,違法不過是需要承擔部分代價的手段,只要代價負擔得起,就算是違法手段也在所不惜。

 

這也是為什麼過去台灣每逢選舉就有一堆抹黑消息大肆擴散,因為這些人知道就算被抹黑方提告,判決下來早已過了投票時間,且就算被判有罪也不過是繳一些罰款,相較於競選背後的利益,罰款根本小事,於是違法的代價被當成選舉的成本計算,因而各種抹黑造謠攻擊始終無法禁絕。

 

未來的選舉,會因為各陣營都逐漸嫻熟網路行銷工具與資訊戰的操作手法,而讓各種大亂鬥現象變得更加普遍。假新聞、後真相都會繼續上演。會有人在檯面上信誓旦旦的說自己是某派,但做的卻是拆毀該派勢力的事情。

 

大家還是喜歡說漂亮話討好我們的人

 

話說回來,既然會有人自稱深綠卻幹著拆毀綠營團結的事情,會否其實也有人自稱深藍且大肆對中共宣達輸誠言論,卻幹著分化泛藍陣營的勾當?

 

選舉其實不是選聖人或好人,而是選能為群眾做事謀福利的人。會做事的人,也許長得討厭嘴巴壞,甚至私德有損,但是,只要能為人民謀福利,我覺得好過選出一個自以為聖潔或好人,但所作所為卻都在傷害社會的人好!

 

有句話是這樣說的,「通往地獄的路是善意鋪成的」,在政治場域要格外小心那些滿口仁義道德的人,因為,要推動眾人之事得以順利運作,不可能不傷害到某些群體的利益,不可能不得罪人,不可能不遭受特定群體的攻擊抹黑傷害與逼迫,也不可能討所有人喜歡。但是,不管你如何討厭這個人,其施政結果卻是對公眾大利益好,那就是我們應該選擇的對象。

 

至於如果怕有能力的壞人圖利自己,那人民就要懂得設計能夠監控執政者使壞的制度,不是選出一個人來就把國家丟給他去管,而是在透明監管的情況下讓這個人的能力為社會國家所用,野心卻能被制約而不至於外溢傷害到國家。

 

遺憾的是,眼下台灣大多還是喜歡選一個能說討好我們的漂亮話的人出來代表我們治理國家,卻不願意去檢視其作為的結果與後續影響。

 

關鍵字: 喜樂島 泛綠 台獨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