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國民黨做蠢事 便宜了柯文哲

陳嘉宏 2019年09月12日 18:00:00

郭台銘發言人蔡沁瑜代表郭赴國民黨中正區黨部辦理退黨程序,她怒問:「誰過河拆橋?」(攝影:李智為)

政黨必須在每一場選戰前設定好自己的戰略目標,如果弄擰了,後頭的戰術執行一定跟著出錯。對國民黨而言,面對這場總統立委二合一選舉最好的結果當然是贏得總統大選;如果不可得,次佳目標是在立委選舉取得勝利;但立委選舉又分成好幾個層次,最好的結果是單獨過半,第二好的結果是無法過半但要取代民進黨成為國會第一大黨,第三順位是即便無法成為第一大黨但要讓國會多黨不過半;最壞的是如同現在一樣,讓民進黨單獨過半。

 

一般而言,總統選舉會有衣尾效應,所以衝高總統選舉得票自然會拉抬自家的立委選舉,贏得總統大選與立委選舉應該是同一件事。不過,今年國民黨冒出了曾經參與初選、卻又可能投入大選的第二組參選人郭台銘,使得狀況變得萬分複雜。如果韓國瑜真的是一位眾望所歸的候選人,郭台銘投入參選自然不足為懼,可偏偏韓國瑜爭議迭生,他不但任市長數月即投入總統大選,加上言行屢屢出包,甚至口出穢言,幾無政策論述能力,只能與韓粉抱團取暖,使得民調節節敗退;其形象已被定型,很難對中間選民拓票,使得郭台銘出馬竟有不小的正當性。

 

面對這種極其複雜的局勢,負責操盤的國民黨中央自是相當為難:不但必須衡酌郭台銘投入總統大選對自身選情的破壞力,也必須評估韓國瑜是否還可能取勝,甚而,萬一韓繼續出包,連帶傷及自家立委選情時,又當如何?換句話說,在選前四個月的此刻,國民黨操盤人必須思考:他們是要衝總統?還是要保立委?因為提名了韓國瑜這位極具爭議的候選人,且郭台銘極可能投入總統大選後,已經使得這兩項目標可能互相矛盾。

 

為國民黨借箸代籌,一個比較好的方法是:當然要支持韓國瑜,但盡量不要與郭台銘撕破臉;一直到選戰末期再視民調狀況明著暗著發動棄保,不但有機會與蔡英文一搏,也能在最大程度保全自己的立委選情。這項工程的難度很高,但不是全無可能,關鍵在於郭台銘也「很愛中華民國」,在許多方面都比韓國瑜更像國民黨的總統提名人;更重要的是,不與郭台銘撕破臉有利於國民黨立委選情,不僅讓黨籍立委不用在韓郭之間選邊站,也降低柯文哲的台灣民眾黨往藍營拓票的可能性。

 

要維持這樣的模糊空間,國民黨內就應該留有幾位資歷、輩份皆高的「公道伯」,在選舉最後關頭出來喊話,這任務其實非馬英九莫屬。馬英九不僅是前任總統與黨主席,也與郭台銘關係極佳,郭甚至曾資助馬所屬的基金會運作,加以他幾天前才為了替韓國瑜助講卻遭韓粉羞辱,反讓他可以在郭韓之間保持等距空間而不受質疑。只是,這模糊地帶在今天刊出的國民黨大老聲明,以及雙方後續的公開叫陣幾乎抹殺殆盡。

 

大老在此時此刻刊出「唯一支持韓國瑜」的聲明是相當愚蠢的:第一、所有人都知道一旦郭台銘正式啟動總統連署,國民黨中央勢必有所處理,何勞這些多已經不問世事的大老越俎代庖?這勢將壓縮選戰後期這些大老們在兩名候選人迴旋的空間;第二、既然國民黨連「我們哪一點對不起你(郭台銘)?」都說出口,郭台銘就算不討回這些年來資助國民黨運作資金,也絕不會在立委選舉中客氣了,他與台民黨的正式結盟就此確立,最大受益者就是柯文哲。

 

第三、郭台銘沒有按初選勝負支持黨的候選人,的確是他現時想獨立參選的軟肋。不過,比起韓國瑜毀棄對高雄市民「絕不落跑」的承諾,這種對選民的欺罔,相較於國民黨的初選規則,孰輕孰重?更何況,對郭台銘而言,韓國瑜不斷下跌的總統民調,也早已顛覆韓參選的正當性。

 

在台灣的選舉史上,能夠在總統大選勝出的,全都是候選人大於黨,由總統候選人在拉抬立委候選人,從無任何一位比黨弱勢的總統候選人可以在最後勝出的。這份集體挺韓連署,開啟了「全黨救一人」的先鋒,也顯示了國民黨面對這場總統立委二合一選舉極為「精奇」的戰略判斷;對此,外人就算感到驚愕不解,也只能尊重了!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