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毅然:紅色政客鄧小平

裴毅然 2019年09月22日 00:01:00

鄧小平的政治光譜多棱多角,成了中共政角畫廊的「哈姆雷特」。(湯森路透)

1949年後,中共五代領導核心,鄧小平承上啟下,結束毛澤東暴政、送終人民公社、恢復私有制,實現經濟轉型(經濟大致脫赤)。另一方面,鄧小平又是六四血案罪酋,突破人道底線,坦克「對話」學生,比滿清還殘暴。大功大過,鄧小平的政治光譜多棱多角,成了中共政角畫廊的「哈姆雷特」。

 

打著毛旗反老毛

 

鄧小平(1904~1997),1924年加入中共,1927年已入中樞(中央秘書處長),參加「八七」緊急會議,久浸赤營,深諳中共各種分寸——必披馬列外衣出行。1977年第三次複出,明明無論從哪個角度都得否定文革、得扳倒華汪「凡是派」,但用的卻是政客式「打著紅旗反紅旗」,不顧邏輯只顧實用。經權之間,棄「經」(恒常經典)就「權」(權宜策略)。

 

1977年,鄧小平已占「人和」(老幹部擁戴),亦占「天時」(必須糾正文革),但華國鋒、汪東興卻占「地利」(握有傳位遺詔)。用「黨內民主」路徑扳倒華汪「凡是派」,代價最小,對中共也最有利,但也因此必須遵循中共邏輯,只能用當時的紅色邏輯。1977年4月10日,鄧小平致函中央:

 

我們必須世世代代地用準確的完整的毛澤東思想來指導我們全黨、全軍和全國人民……

 

提出「準確、完整」,乃是為其後的政治動作進行輿論準備,為否定毛氏文革開闢理論空間。5月24日,他對兩位中央辦公廳負責人說了一段〈「兩個凡是」不符合馬克思主義〉——

 

按照「兩個凡是」就說不通為我平反的問題……毛澤東同志自己多次說過,他有些話講錯了。他說一個人只要做工作,沒有不犯錯誤的;又說,馬恩列斯都犯有錯誤,如果不犯錯誤,為什麼他們的手稿常常改了又改呢?……毛澤東同志說,他自己也犯過錯誤。一個人講的每句話都對,一個人絕對正確,沒有這回事情。……這是個重要的理論問題,是個是否堅持歷史唯物主義的問題。……馬克思、恩格斯沒有說過「凡是」,列寧、史達林沒有說過「凡是」,毛澤東同志自己也沒有說過「凡是」……毛澤東思想是個思想體系。 更多《鄧小平文選》第2卷(1975~1982),人民出版社(北京)1983年,頁35~36。

 

抽象肯定毛思想,具體否定毛路線,用模糊的「思想體系」為局部具體的實質性修改立說,矗立擋箭牌,政治震動最低,修改幅度最小,很巧妙也很實用的政治策略。

 

必須虛偽

 

老毛剛死,餘威仍存,中南海任何動作必須借助毛氏名義。華國鋒、葉劍英、汪東興抓捕四人幫,明明有違老毛遺志,可打出的旗號:「繼承偉大領袖毛主席遺志」,好像毛澤東要他們抓捕自己的老婆與全力扶持的文革派親信。中共政治就這麼虛偽,就這麼必須虛偽。老外不太看得懂,國人卻一個個門兒清——「你懂的」。

 

1978年6月2日全軍政治工作會議,鄧小平再玩「打著紅旗反紅旗」——

 

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基本原則,我們任何時候都不能違背,這是毫無疑義的。但是,一定要和實際相結合,要分析研究實際情況,解決實際問題……實事求是是毛澤東思想的出發點根本點,這是唯物主義。不然,我們開會只能講空話,不能解決任何問題。

 

中共史家:「這次講話,有力地支持了當時關於真理標準問題的討論。」 更多《半月談》、《瞭望》編輯部:〈鄧小平同志談毛澤東思想〉,原載《瞭望》(北京)1981年第5期。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圖書資料室編:《中共六十年紀念文選》,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1982年,頁22。

 

借毛之名反毛之實,看似虛偽狡詐,卻實效管用。打著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名頭,對方無法反駁,阻力較小。形格勢禁,要中共高層接受一點新東西,得用他們聽得懂的術語、認可的邏輯,只能在紅色意識形態的地基上稍作修正,動作不可太大。若轉身太快太猛,對方不可能接受。另一方面,所謂「路線之爭」當然仍以政治力量為基礎。沒有葉劍英、陳雲、李先念、胡耀邦等人的支持,僅靠「文鬥」,鄧小平不可能順利扳倒「凡是派」。

 

鄧氏「爛尾」

 

1978年底十一屆三中全會,鄧小平完成理論準備——全黨工作重心從「階級鬥爭為綱」轉至「以經濟工作為中心」,為1980年組織上最終解決「凡是派」奠定基礎。從這一意義上,鄧小平確為很能幹的政治家。對寰內百姓來說,黑貓白貓逮住老鼠就是好貓。鄧小平能否定文革,啟動改革,推行包產到戶,允許個體經商……1984年國慶遊行,鄧小平得到最想要的北大學生的「小平你好」橫幅。

 

鄧小平的「跛足改革」有益於民,改革有功。當然,鄧小平的「功」僅限於他對毛氏暴政的經濟糾正,不包括亦不能掩蓋其六四暴行。(湯森路透)

 

但另一方面,鄧小平對重新評毛留下重大政治「爛尾」工程——三七開(功勞第一、錯誤第二),盡管對毛「三七開」只是中共自評,決非歷史定評(海外早就毛打入十八層地獄),毛澤東不可能逃脫「最后審判」,但鄧小平這一「爛尾」工程卻實實在在影響歷史進程,不僅直接導致胡趙下臺、「六四」濺血,亦為此后薄熙來重慶唱紅、習近平恢復終身制留下最要命的紅色土壤。如果三十年前就徹底否毛,毛像下墻毛尸出堂,習近平還好意思提「初心」、恢復終身制?迭經三十年,社會態勢會發生重大移變,怕是輪不輪得到習氏上位都未可知。

 

或可「三七開」

 

毛澤東當然不可能得到歷史的「三七開」,血腥土改、百萬鎮反、抗美援朝、暴虐肅反、背信反右、大躍進饑荒、十年黑文革,「十0開」都還有余辜。鄧小平則有大功也有大過,整體或可「三七開」。所謂「人民的眼睛雪亮」,既不以經濟改革之功抹煞六四血債,亦不以六四屠城抹煞經濟轉型之功。

 

歷史只能從它的既達點起步,對殘暴中共只能以「最低綱領」。毛澤東將中國拖入赤難絕地,直接致死至少六千萬國人,鄧小平能啟動經濟改革,為包產到戶正名,廢棄人民公社,億萬農民總算擁有存命私產,被毛澤東勒死的大陸經濟血管稍得復蘇,城鎮私企亦得勃興……得承認,鄧小平的「跛足改革」有益於民,改革有功。當然,鄧小平的「功」僅限於他對毛氏暴政的經濟糾正,不包括亦不能掩蓋其六四暴行。

 

無論如何,國際共運乃全球赤難之源,鄧小平僅否定紅色經濟,保留政治旗幟,維護一黨專政,「跛足」改革,政治未與經濟配套,不僅生生製造六四血案,且無法為自由經濟提供政治配套,成為掣肘中國全面現代化的重大歷史包袱。前些年的「國進民退」、近年的中美貿易戰、以及日益惡化的人文環境、對臺灣安全的威脅,包括香港連月不息的抗命運動,均為鄧氏跛足改革的重大後遺症。

 

※作者為大興安嶺知青/復旦文學博士/上海財經大學人文學院教授/美國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歷史所訪問學者(2018)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