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搖滾樂巨星之姿受年輕人膜拜的史明

吳豪人 2019年09月21日 03:03:00

作者:對我個人而言,我所尊敬的台獨老前輩裡面,只有他讓我真實感受到韋伯所謂的Charisma。大概這一輩子,我也只在他身上見過這種特質。(資料照片/張家維攝)

上星期才向我的一位前黑名單恩師提到:這十年來受到台灣年輕世代(不分港台)崇拜的台獨老前輩,只有史明。而且他幾乎是以一個搖滾樂巨星之姿,受到年輕人的膜拜。這實在是台灣近代史上絕無僅有的現象。蔣渭水、鄭南榕、林義雄,都不曾如此受到推崇。

 

即使黃昭堂先生,生前也只是受到尊敬而已。其他前輩,不再活躍的逐漸被遺忘;戀棧權位、或者人權知識沒有更新的,甚且被無情的嘲笑。至於動不動買半版報紙廣告的厭女幽魂大老,根本就與史明分別被定位於光譜的兩極了。

 

沒蓋棺,便定論。前輩們可以抱怨時代澆薄,也可以說小孩子沒有禮貌。然而就算性格淳厚有禮貌(如我),也並不表示人家是笨蛋。真品贗品,有無私心,不是那麼難判斷的。

 

將近三十年前,我和幾個朋友在東京代代木八幡一位綽號「活跳跳」的台灣醫生提供的場地自我組訓。有一天「活跳跳」親自授課講辯證法。忘了什麼契機,他忽然說到史明,而且批評史明「連錢都不會賺,還搞什麼革命」。我聽了實在很生氣,馬上反駁:「史明沒有錢,全財產只有一棟房子。但他把房子=全財產抵押了好幾億,拿來做革命。您則號稱擁有數十億資產,卻光說大話用小錢。更奇怪的習慣是,對前來朝聖的各路人馬,每個人均發放五萬日幣。真不知道是零用錢,還是乞丐錢」。

 

「活跳跳」聽得簡直氣瘋了,當場就要趕走我。如果不是楊碧川老師仗義,在一旁冷冷地說:豪人講得很對啊,你要趕他我就一起走,我那天晚上就得露宿東京街頭了。

 

其實我跟史明根本沒什麼淵源,在此之前,才見過兩次面。對他四百年史的純漢人觀點,也很不以為然。他兩次對我微露招攬,我都因為想繼續讀書而拒絕。可是,對我個人而言,我所尊敬的台獨老前輩裡面,只有他讓我真實感受到韋伯所謂的Charisma。大概這一輩子,我也只在他身上見過這種特質。

 

也許正因如此,我才無意識的抗拒,不願加入獨台會--害怕年輕不學的我,會崇拜他,因而失去了自己的腦袋控制權。

 

當然,我並不是說史明有妖術。他那種迷人的Charisma想必也非與生俱來,而是他根植於信念、思想與長年的行動實踐所累積產生的。其間並無台灣老地主知識階級的矜持貴氣、繁文縟節得以附麗的餘地。你絕對不會聽到他說:「李登輝是我的學長,學弟怎麼可以比學長高?所以對外我總說:我矮他一公分」的高級笑話。你也不會看到他談起苦難的台灣(以及,當然哪,苦難的自己如何高貴的犧牲)而落淚的場景。

 

這個人的修辭學裡面,似乎沒有第一人稱代名詞,而這一點,大概就是他和所有的獨立或民主前輩,甚至是所有像樣一點的台灣人,最大的分歧之處。年輕人光憑直覺,就能夠清楚感受到這一點。尤其是當他們看到檯面上「舍我其誰」「老子老娘不出如天下蒼生何」的真假嫌拜們多到滿出框外的噁心,自然把史明拿來當作搖滾巨星崇拜。

 

林秀幸老師提醒,沒有真正的覺悟,這種時候不要隨便吹牛什麼「接下來就是我們的事」。我倒覺得,反正接下來你想躲也躲不了,不如認命。一個地方要從無到有的獨立建國,本就不容易,百年來的失敗,其實都只是累積與醞釀。史明傳奇,大大豐富了我們的醞釀。(文章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

 

※作者為輔仁大學法律學系專任教授

關鍵字: 史明 台獨 四百年史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