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一個誠實的革命家-史明

胡采蘋 2019年09月21日 09:45:00

史明在多次殘酷的反右整肅中發現剷除異己的鬥爭本質,早早領悟到中國共產黨的虛偽。(資料照片/張哲偉攝)

史明是個狠角色自不待言,就算我年紀很小還以為自己是個中國人的少女年歲裡,聽到這等游擊隊刺殺隊組織力,也忍不住心中驚異,是怎樣的人能有這種能力,他這種人能攪動多大事情,簡直跟水滸傳人物差不多。

 

就算小時候還討厭台獨的時候,好幾個人還是讓我印象深刻,覺得他們要是跟我同立場就好了,那我就會很強。現在想想那應該就是一種英雄惜英雄的感覺,當然我也不是什麼英雄,跟他們比真的太可笑太微不足道了,但即使在對立的立場,我也能很客觀的理解到對方的實力的確大過於我們,他只是站在了沒有資源的一方。

 

這些年對史明的看法,自然經歷了180度的轉變,跟許多台灣人一樣。我們開始可以脫離洗腦教育,看待不同於自己的政治嚮往,自由的思考與做成自己的政治選擇。我有一個從中國徐州移民到香港的朋友,他移民的時候是個少年,鄧小平在那年死了,他如喪考妣,滿懷悲憤,生氣香港人為什麼對領導人的逝世毫無感情。後來他告訴我,他也經歷過和我們很類似的過程,從對領導人視為父親、視為天,到可以平常看待,視為人,開始有自己的想法,開始以法治為依歸,以人權為尺度。這個過程他們形容為「吐狼奶」,把中國式天朝政治的畏懼仰望洗去,成為活在天賦人權普世價值中的現代公民。

 

我後來覺得,這個個人過程和台灣民主化過程中,人的思考轉變是非常像的,只是我們大家一起進行了這樣的轉變,而他是一人被投入一個大環境裡,像是孤獨的小狼吐出狼奶,蛻變為人。至今狼奶教育仍然存在,就光說「習大大」一節,大大在中國北方話裡,是爸爸,或者伯伯,對照彭麗媛的彭嬤嬤稱號,那就是爸爸媽媽的意思,宋慶齡是國母,宋美齡是國母,現在誰會再把曾文惠、吳淑珍、周美青視為國母,就連蔣方良這種受俄羅斯教育的女人都不這麼做。我們不需要爸爸媽媽,我們是充分的人。

 

現在我再看史明,由於經歷了十年旅居中國的經歷,又有不同想法。史明早年參加中國共產黨游擊隊,嚮往馬列革命,顯然是奔往共產革命而去。但是他在多次殘酷的反右整肅中發現剷除異己的鬥爭本質,早早領悟到中國共產黨的虛偽,那跟民族性格有關(其實這是明朝恐怖統治以後才如此,唐宋時期的中國非常開放),與台灣社會有太大不同,導致了他重新思考出台灣獨立的結論。

 

這跟早期台共,甚至後來陳映真、左統派的發展方向完全不同,如果史明沒有過這一層認識,今日台灣的政治地貌可能會有很大差異(當然也可能有其他台獨教父會出現,如此巨大的社會差異許多台灣人都很容易感受得到)。

 

我自己在中國十年,深刻感受到中國政治體制的恐怖與根深蒂固的壓抑性,史明還是十分清醒的,他看到了這些,也不回避面對,形成了他個人革命理論與革命方向的重大轉變。在今日台灣備受鄰國威脅的壓力下,那些對壓迫事實裝聾作啞的大中國左派台灣革命家完全無法解決這樣的真實困境,然而史明在早年就能夠認識到這些事實,並且創立解決方案,這是一個誠實的革命家,值得他今日受到台灣人民深刻的敬意,與悼念。(文章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