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2019女影大使林予晞 演完宋喬平想挑戰AV女優椎名空

雀雀 2019年09月23日 11:00:00

2019台灣國際女性影展影展大使林予晞(雀雀攝)

台灣話題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入圍2019多個金鐘獎項肯定,於其中備受好評演出「宋喬平」一角的女演員林予晞成為入圍遺珠,她對此淡然以對:「打從我接到這角色和看到劇本的時候,就知道金鐘會是這樣的入圍的狀況。」但林予晞不忘提及第一個恭喜的對象是曾沛慈,並跟她說「我慈好讚,恭喜我慈」!

 

時值金鐘獎季,林予晞不免被追問《我們與惡的距離》的好成績,她解釋:「靜雯姐、慷仁哥、沛慈、陳妤、周采詩也好,我和這麼多好演員一起在這部戲裡面,每個角色單獨抽出來都可以當作某部戲的主角了,故事線這麼豐富,喬平能夠分到的戲份本來就少一點。金鐘獎是一個有制度的競賽,名額有限,而且又不是只有《我們與惡的距離》自己劇組裡的人在PK,還有很多其他的好作品啊。」

 

林予晞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的扮相(公視提供)

 

2019女性影展開跑在即,林予晞當上了女影大使,藉此機會也向關心她的人道謝:「我收到太多的喬平粉絲的鼓勵,不論是粉絲數、寫的東西轉po率、受到的關注度,都有很明顯的成長,而且我想要表達的真善美,越來越多人聽得到,這對我來講很過癮,跟得到獎的效益是差不多的。有時候真的演一部戲得到了獎,能夠拓展的受眾,還不會像宋喬平的影響力這麼大呢。」言談間顯露著正面樂觀心態。

 

演完宋喬平,林予晞對AV女優椎名空有興趣


演完了宋喬平一角,林予晞坦言自己蠻開放去挑戰各種角色的:「就算是要我去拍《AV帝王》那樣的戲,我對飾演片場的化妝師或攝影師的角色也很有興趣。」不過,如果是演出被攝者的女優角色呢?林予晞正色以對:「我當然會好好想一下。女性在情色產業裡,是被攝者主體,如果可以轉換角色,讓女性變成拿著武器的那個人,那應該給觀眾反思的空間會更多。」

 

延伸閱讀:【劇評】《AV帝王》:情色只是包裝,勵志才是核心

 

身為一個演員,林予晞其實早就有研究過真實的AV女優:「我研究過一個叫椎名空的女優。她從小就立志當女優,基於女性視角和思考女性權益的關係,我有關注過她。她是一個女同志,曾跑去跟製作公司說想拍A片,就拍了女女床戲。之後公司認為女女的受眾太小,建議她改拍男女的。她也說好。我覺得她的生命歷程就很有意思,她是演員,身體上的接觸是更直接的。她很值得研究。甚至被演出。」

 

日本AV女優椎名空(資料照片/李智為攝)

 

雖然也會想拍此類戲劇,但林予晞認為自己需要瞭解更多男性的想法:「我認為我們在探討相關議題的時候,會特別關注女生怎麼想的?但是從來不知道的是男生的想法。這會讓討論狀態變得互相指責。所以有必要花更多時間,去聽男生的說法。」

 

最想和日本名導是枝裕和合作

 

當代電影,以女性角度去拍女性角色的電影並不多,「這也是我為什麼喜歡看是枝裕和的電影。」林予晞如是說。

 

日本導演是枝裕和在闡述女性與男性立場上有著近乎平等的語調,有時更多是女強男弱:「其實他電影中大部分男生的形象是一種唯唯諾諾的,但又很無傷大雅,就很像是我們在生活中所看到的男生的樣子,男生也有脆弱的一面,但社會不給男生脆弱的空間。我覺得那是男性跟男性之間的互相綁架。」因為這樣,是枝裕和也成為林予晞最想要合作的導演對象之一。

 

是枝裕和在《小偷家族》拍攝現場(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歷史上總能看見女性一直處在一種照顧者的姿態。所以媽媽不見了,孩子會很有感,但爸爸不見了?就還好。以此為例,林予晞認為女性的優勢在於此:「在探討、為女性發聲的時候,我自己的狀態會偏向溫和的,傾向不要採取激烈的方式,畢竟『做有效果的溝通』才是最重要的。」

 

當然職場上絕對還是會碰到令人生氣的時候,但林予晞在工作現場絕不會生氣,「回家還是需要宣洩一下,把想要拿刀叉自己的心情狀態抒發掉,有時會一邊洗澡一邊哭,覺得自己很沒用,但我知道,下次一定要做回來!」

 

在無所不在的物化裡尋找施力的空間

 

林予晞當過空姐,又進入演藝圈,最瞭解女性在職場受壓迫的樣子。「其實遠遠的,我們就已經能看到到,壓迫就在那裡。早就知道,但還是決定要跳進去。也就是說,其實女生在受到壓迫的當下,都會覺得是理所當然的。比如說,早就知道當空服員就是要穿窄裙跟高跟鞋跪在地上服務客人,早知道遊戲規則是那樣,我接受這個規則、才得以進入那個領域,然後看看在裡面,我可以做出一點點什麼。」林予晞認為演藝圈亦如是。

 

華航空姐(資料照片/李智為攝)

 

「演藝圈不只物化女性、也物化男性,也物化跨性,各式各樣的物化。被物化了,被具現了,然後才能被看到。比如說選美比漂亮的話(尚未懷孕,不會自動出局),你給我機會去比,我也會去。在一個很物化的條件下,應該還是有可以施力的空間。如果你在這些框框外,就可能什麼都無法改變。」

 

林予晞解釋,自己以前是讀藝術的,在同溫層裡面可以活得很自在:「但在那裡做活動、做運動的強度和效果,我覺得遠不及你跳進反方陣營的團體裡面,去讓議題發酵。」就像林予晞在《我們與惡的距離》演出宋喬平,然後講出當代女性不願意生小孩的心聲,被大眾觀眾所接受而開始有更多的討論出現。

 

想要和解,就先要有交流

 

林予晞說:「壓迫一定會有,不管男性女性,只要你需要工作,就會受到壓迫。上級對下級、掌權對無權... 當我看女性受壓迫這一題,我會退到更廣義的身而為人在各種環境下的被壓迫,大環境壓迫小群體,工作者在外被上司壓迫、回家壓迫家人...大概是這樣被細分下來。」

 

被壓迫的要怎麼脫身?林予晞覺得要幽默以待:「例如說大家會討論女生的身材的時候,我就會說『我都沒說男生的身材怎麼樣?那麼愛聊女生的身體,那我們來聊男生的身體吧?』其實凡事也不是都非得要那麼嚴肅與對立。輕鬆大方的聊出來,就有機會產生更多的和解。」想要和解,就先要有交流。

 

想要有更多的兩性交流,那麼關於性別的影展就成了最好的舞台。全台灣僅次於金馬影展的最資深影展「台灣國際女性影展」將於10/4 - 10/13 於台北光點華山電影館、10/14-12/30在全台巡迴映演。女影是意欲探索性平議題的觀眾的好朋友,讓大家不用出國,就能瞭解現在世界各地的性平運動發展狀況,錯過可惜。

 

2019台灣國際女性影展影展大使林予晞(圖片取自台灣國際女性影展影展臉書)

 

上報生活中心特約作者雀雀
影評修行者,來自台南,本名簡盈柔。元智資傳、交大建築所畢,現為兩個孩子的媽。曾任金馬影展亞洲電影觀察團、台北電影節媒體評審、北影部落客評審、痞客邦金點賞十大最佳娛樂部落客,文章暨聲影散見於台灣各媒體平台。

 

雀雀看電影粉絲專頁

雀雀看電影官網

 

看更多《上報生活圈》文章

 

 

 

【上報徵稿】

 

美食、品酒、旅遊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吳文元 chloe_wu@upmedia.mg

 

電影、戲劇、藝文、閱讀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黃衍方 william_huang@upmedia.mg

 

科技、通路、健康、名人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林冠伶 ling_lin@upmedia.mg

 

追蹤 上報生活圈https://bit.ly/2LaxUzP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