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全球化靠向門羅主義 「美國優先」將川普送進白宮

簡嘉宏 2016年11月09日 19:38:00

對國內外環境感到無奈的美國選民,將票投給了強調美國優先的川普。(湯森路透)

美東時間9日凌晨3時,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Donald Trump)召開記者會,在副手原任印第安納州州長彭斯(Mike Pence)上台發表簡短談話後,川普準備上台。

 

 

 

 

民主黨鐵票生鏽

 

在美國第32任總統羅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的帶領下,教育程度較低的藍領階級選民,開始成為民主黨的鐵票,因為他們相信,共和黨在追求國家發展時,總是以這些中下階層選民福祉為代價,富人們不懂窮人們的苦。

 

但是,這些民主黨所擁有的逾半世紀鐵票,在2016年的美國大選中,已然生鏽。

 

 

從開票結果來看,希拉蕊不但失去了原本勝券在握的非裔美籍、拉丁裔,以及高知識分子白領階級支持,原屬民主黨的鐵票也選擇琵琶別抱,投入川普的懷中。

 

據統計,在以往投票傾向趨近共和黨的全美郡縣中,川普囊括了66%,比4年前同黨總統提名人羅姆尼(Mitt Romney)多了7個百分點,大有斬獲。

 

 

反觀希拉蕊,在原本應該拿下的民主黨票倉中,比起4年前同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歐巴馬(Barack Obama)相差無幾,卻反而失去鐵票,成為痛失白宮主人寶座的關鍵。

 

延伸閱讀:《川普直搗民主黨票倉與搖擺州 成勝選關鍵

 

 

全球化讓美國人痛苦

 

 

艾迪昇研究機構(Edison Research)8日所進行的出口民調結果顯示,超過3/5的受訪民眾認為,目前美國諸多事情已經「脫軌(on the wrong track)」,而這些民眾中,還有高達69%的比例是川普的支持者,僅有25%支持希拉蕊。

 

脫軌代表什麼?

 

其中,包括了中國崛起造成美國國力相對衰退、國內工作機會被廉價海外移工掠奪、美國在海外的駐軍屢遭挑戰、順應全球化(globalization)進程卻成為恐怖攻擊的首要目標、曾自詡為世界警察的美國再也無法一呼百諾等等,美國人當年戰勝冷戰(Cold War)的自信在短短不到30年的時間中,消磨殆盡。

 

 

也因此,當美國與全球媒體一昧的企盼希拉蕊締造美國歷史,成為首位白宮女主人之際,非裔美籍的選民認為警察站在他們的對立面;當全世界在訕笑川普的自大狂妄口無遮攔之際,拉丁裔的美國選民卻感受到生活中永無翻身之日的酸苦滋味;當大家將焦點放在川普與希拉蕊在辯論中互相攻訐之際,美國藍領階級選民憂心的,是日益湧入美國的全球移工爭奪飯碗,以及各種國際貿易協定大肆啃嚙後的美國市場。

 

再者,美國自冷戰後所投身的世界局勢,已不若以往那般的「非此即彼(either/or)」,而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彼此形塑(both/ and)」,這是美國所陌生的環境,不是二戰後為對抗共產主義所擘劃的國際秩序,而是由世界舞台上許多非國家行為者所共構的戲碼,不幸的是,在中國崛起的挑戰下,美國仍在找尋自己的角色定位,但美國選民顯已不耐。

 

 

 

投票的是美國選民

 

 

這就是2016年美國大選中,美國選民所面臨的國內外環境,這也是16個月前,川普在紐約川普大廈(Trump Tower)中宣布投身爭取美國共和黨總統提名時,同樣面臨的環境。

 

美國選民對於現狀的不滿,無法經由美國自由派媒體忠實呈現,也無法藉助美國政治菁英對川普的嗤之以鼻百分百反映,更不可能透過眾多機構的選前預測精準掌握。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美國選民決定將行政權與立法權都交給了主張美國優先的共和黨,更別提川普政府上任後,還握有新任大法官的提名權,拜全球化兩面刃特性所賜,在重回門羅主義(Monroe Doctrine)的呼聲中,共和黨完全執政。

 

 

 

美國療傷,全球震驚

 

9日凌晨,川普在台上感謝競選對手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在選戰中對他的指教以及對美國政治的貢獻,最後,他誓言自己將成為全民總統(a president for all Americans),並準備著手「讓撕裂的傷痕癒合(to bind the wounds of division)」。

 

是的,美國確實需要時間療傷,除了選戰撕裂的族群衝突,還有因全球化而失去美國優勢的傷痕,巧合的是,28年前(1989年)的11月9日,也是象徵冷戰標誌柏林圍牆倒塌日,歷史的玩笑總是令人莞爾。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