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的自由主義:大興機場加深共黨菁英對美中體制的誤判

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2019年09月27日 07:01:00

因為北京大興機場有效率的建設成果,讓共產黨統治菁英非常自豪自己的能力,自信自己的制度勝過美國。(中新社)

北京大興機場25日啟用,這個世界最大的機場,只花四年就建設完成,雖然蓋得離首都很遠,但高速鐵路的建設,讓機場到北京只要20分鐘。建設的速度和規模,舉世無人可比,我們可以說這是集權政權國家治理能力的巔峰之作。也因為有這些效率建設的成果,共產黨統治菁英,非常自豪自己的能力,自信自己的制度勝過美國。

 

但從中共中央委員、前重慶市長黃奇帆最近的演講發現,共產黨的自信,可能已經造成時勢判斷的誤差。

 

黃奇帆認為美國的民主共和國,配上資本主義體制,不但在政策上無法如中國一樣,「承前啟後」,更時常有消滅財富的巨型經濟危機,而且因為美國人不儲蓄,積累的債務,才是對外霸權擴張的根本原因,也是美國開打貿易戰的潛在理由。美國如何避免經濟因美債巨大而沒落? 「打一次貿易戰,搜刮一下別人的羊毛,或者通過一場戰爭掠奪你一萬億美元,把我的債務還了。這是現在很現實的,但是他不會這麼說。」

 

美國要打壓中國有千萬個理由,但「消滅債務」的理由,沒辦法成立。是把美國當成拿破崙,或是希特勒嗎? 用戰爭掠奪他國財富來補國庫空虛嗎? 美軍打下伊拉克,一下掌控伊拉克龐大的油田,伊拉克政府該對美國百依百順,但美國石油公司,並沒有自動拿到油田的產量,「一切照規定辦事」。這是侵略他國的帝國主義會幹的傻事嗎?

 

黃奇帆說的美國制度問題,正是美國強大的地方。因為美國的民主共和體制,所以政府要對人民負責,一切要受人民檢驗。政策的無法「承前啟後」,正是因為民意的聲音,告訴統治菁英,路線走錯了,所以趕緊重來。中國所謂的四十年不斷改革的制度,並沒有受人民檢驗,也沒有對人民負責,運氣好時,也許統治菁英裡出了個「傾聽民意」的領袖,在政策上反應了民意,修正了錯誤,所以「改革」了,但多數時候,「承前啟後」代表的是官官相護,錯誤沒有得到改正,而是暫時得到掩蓋。改革的是表面,而根部一直腐爛,要等到大樹倒了,才知道問題有多嚴重。

 

美國的景氣循環和時不時發生的金融危機,看似毀去財富,無由來的波動,影響民生甚鉅,但美國進步的腳步,並沒有停歇,美國不但可以從每一次的衰退危機裡恢復過來,反而更像浴火鳳凰一樣,在危機後,再創經濟發展的新高峰。這些危機,是讓制度反省,讓經濟得到去腐肉得新生的機會。反觀中國的「平穩」發展,最後會變成「報喜不報憂」的粉飾太平,沒有反省制度缺失,反而在自滿中把危機的種子播下。中國不是不會有金融危機,而是爛瘡被狗皮膏藥蓋住,遲早有大爆發的一天,到得那一天,就是共產政權一命嗚呼的時候。

 

美國可以從每一次的衰退危機裡恢復過來,中國的「平穩」發展,沒有反省制度缺失,反而在自滿中把危機的種子播下。(湯森路透)

 

真正會像拿破崙一樣,靠征戰解決債務問題的是中國。

 

中國人雖然儲蓄率高,但這些放在銀行裡的錢,早就被政府透過命令,借出去投資房地產和基礎建設了。政府要人民銀行印鈔票救經濟,好像有三萬億美元的外匯存底作儲備,但十年外匯存底不變,M2供給卻多達三倍之多,人民銀行可能早就浮印鈔票到一個沒有節制的地步。人民幣之所以還有價值,不是來自這三萬億美元的外匯存底,而是人民還相信共產黨政府有辦法課稅還債。如果北京不加稅,早晚會被發現浮印鈔票,驚人通膨發生,但如果加稅,那就是觸發民怨的開始,兩者都不妙,都是革命的前哨。

 

美國人欠錢有問題嗎? 沒有,因為每一分政府花的錢,都是人民授權的。

 

法國大革命前,英國的人均稅賦是法國人的三倍重,英國政府借的錢不少於法國路易十六政府,英國政府的稅收,有七成花在付利息和還本金,負擔比法國還重。但法國出了大革命,而英國沒有。法國大革命爆發時的財政大臣內克爾說,英法的差別就在那個國會! 英國的國會,代表的是統治者和被統治者間的信任和授權。國會代表「人民和國家的緊密結合,民族對政府的影響,對個人自由的保障,及人民永遠在危機時對政府的愛國支持」。

 

當時英法的差別,放在今日美中的體制之爭裡看,特別醒目。有史為鑑,就是為什麼我認為共產黨菁英判斷錯誤了,不可收拾的後果,也許正在醞釀中。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