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血歌者——聽《願榮光歸香港》

秦胆 2019年09月30日 00:01:00

參與公共事務,作為時代寫照的音樂並非港台專屬,20世紀至今在不同國家都曾先後湧現。(1988年7月布魯斯.史普林斯汀在東柏林的演唱會/圖片擷取自網路)

香港反送中抗爭已逾百日,連場的集會外,設計作品亦推陳出新,9月最熱門者當屬歌曲《願榮光歸香港》,全港各區接力傳唱。自9月9日起,市民自發于太古城中心聚集高唱該曲,隨後數晚,市民先後聚集于將軍澳PopCorn、黃大仙中心北館、葵芳新都會廣場、大埔超級城、馬鞍山廣場、屯門市廣場及旺角新世紀廣場、沙田新城市廣場、荃灣廣場、油塘大本型高唱歌曲,以另一形式延續抗爭。

 

過去香港社運街頭不時響起《海闊天空》、《光輝歲月》,美則美矣,就單場抗爭來講缺乏針對性,《願榮光歸香港》填補了返送中運動的專屬歌曲的空白。本曲由全職音樂人T填詞,捕捉並濃縮百日抗爭的身影及精神,旋律上取法巴羅克時期的古典音樂風格,《天佑女王》、《星條旗》、《共和國戰歌》、《榮歸主頌》、《俄羅斯,我們神聖的祖國》都是本曲的參考。歌曲初稿在連登上不斷打磨修正,眾連登仔群策群力,自行錄音上載,最終製成合唱版、管弦樂團版及外文版。

 

不同於款款抒情的流行曲,《願榮光歸香港》旋律偏古典,樂句簡明、節拍均衡。前兩段四處「何以」與一處「何解」的反問,將遍地沉屙推向聽眾耳邊,開首的旋律悲壯、莊嚴;後兩段穿插香港抗爭精神的正向元素,節奏漸快,如竹節般短促有力,如鼓點般鼓舞人心。最後一段嵌入反送中最重要的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表明歌曲的現實訴求,亦標示本曲「為事而作」。「自由」一詞在四段均有出現,這也正是整個夏季抗爭的線索,香港市民捍衛既有的自由狀態,爭取本應屬於自己的自由權利,正如電影《刺激1995》的台詞「有些鳥兒是註定不會被關在牢籠裡的,它們的每一片羽毛都閃耀著自由的光輝。」

 

 

聽罷全曲,仿佛身臨其境,也震撼於香港人的堅韌與團結。在管弦樂版的MV中,演奏者戴頭盔、眼罩、口罩,牽手並排,現場煙幕彌漫。服裝和佈景讓閱聽人猶如身處催淚彈噴發的抗議前線,曲終的演奏者姿勢定格,讓這首戰歌如刀如劍的銳利不動聲色地流露出來。

 

在9月12日的香港IFC商場,陸客與香港反修例人士同場共唱,前者揮舞著中國國旗,高唱《義勇軍進行曲》,後者對唱《願榮光歸香港》反擊。這群高唱中國國歌的愛國者,未曾思索過歌詞中「不願做奴隸的人們」的內涵,也不知國歌作詞者田漢被他們歌唱的祖國迫害致死,以致國歌演奏一度「有曲無詞」,群眾集會時高唱的是《東方紅》和《大海航行靠舵手》。身在異鄉的陸客,頭腦依舊停留在國內,與主政者灌輸的思想同構;在30年前的天安門廣場上,示威的學生與彈壓的軍人唱著同樣的歌曲。30年前的廣場,30年後的商場,中國青年的思維依舊無法獨立,香港與中國精神鴻溝反而變得更大。

 

聽著《願榮光歸香港》,筆者不禁想起滅火器樂團與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共同創作的台語歌曲《島嶼天光》,這首台灣史上最大抗議運動的主題曲是太陽花學運的注腳,亦在次年摘下金曲獎。滅火器樂團在領獎時表示雖然這首歌曲是他們創作的,但它更屬於太陽花學運中每個努力的學生,希望這首歌可以讓台灣繼續成為更美好的國家。聽眾不是被動去聆聽樂團產出的作品,相反,各界的行動相互交織,為創作提供源頭活水,台灣的覺醒世代擋下「黑箱服貿」,他(她)們以創意和擔當勾勒出的公民圖景,形塑著台灣的未來。

 

參與公共事務,作為時代寫照的音樂並非港台專屬,20世紀至今在不同國家先後湧現:

 

1939年,納粹德國入侵捷克斯洛伐克,捷克愛樂樂團演奏作品《Mávlast》,演奏後聽眾自發頌唱捷克斯洛伐克國歌《何處是我家》;

 

1976年,哈威爾發起的抗議胡薩克政府逮捕宇宙塑膠人樂團的連署,成為《七七憲章》的先聲;

 

1985年,南韓作曲家文升鉉創作致敬全泰壹的歌曲《그날이 오면》,是80年代南韓社運的寫照;

 

1988年7月,布魯斯.史普林斯汀在東柏林的演唱會震撼了東德民眾,成為柏林牆倒塌的前奏;

 

1988年11月,愛沙尼亞首都塔林的歌唱節,數萬名愛沙尼亞民眾在唱完所有官方曲目後,合唱原本的國歌《我的土地,我的歡愉》。五年一度的歌唱節延續愛沙尼亞的愛國主義情節,1989年波羅的海三國兩百萬民眾手牽手,組成超過600公里的人鏈 更多2019年8月23日晚,香港市民效法卅載前的波羅的海之路,沿港鐵荃灣線、觀塘線及港島線,穿過香港島及九龍結成共60公里的人鏈「香港之路」。

 

1990年,波羅的海三國從蘇聯獨立,史稱唱歌革命;1989年,指揮家伯恩斯坦于拆除柏林牆之際攜九大樂團於圍牆兩側各演一場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曲》,並把《歡樂頌》歌詞中的「快樂」改為「自由」。

 

王國維《人間詞話》有云:「尼采謂:一切文學,余愛以血書者」,《願榮光歸香港》敏銳地捕捉了運動的高光時刻,熔鑄了公民的真切感受,堪稱以血歌者。在尊嚴與暴力並存的香港,百萬港人齊上齊落,捍衛良知與公義,願將個人的榮耀歸予此地,願讓香港恢復往日的榮光。香港擁有永不褪色的音樂,也必將保有永不沉淪的自由,「祈求民主與自由,萬世都不朽」!

 

 願榮光歸香港(Glory To Hong Kong)琴譜 (圖片來源:香港流行鋼琴協會)

 

 ※作者為中國大學生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