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和柯粉都習慣了用中國框架看中港台

沈榮欽 2019年10月02日 21:22:00

柯文哲長期透過中國框架看待中港台事務,已在柯粉對於蔡英文、統促黨與反送中等各種事件中發酵,柯粉正藉由選取柯文哲善變的解釋重新調和反送中事件。(資料照片/張家銘攝)

《楚留香》之後,港劇在台灣掀起熱潮,《新紮師兄》將梁朝偉、張曼玉、劉青雲及劉嘉玲引入台灣,隨後加入的周潤發、戚美珍、曾華倩和任達華等人更是將港劇在台推上另一高峰。

 

愛屋及烏,台灣人連帶對香港警察「阿Sir」的印象也十分正面,相較之下,港劇中國公安的形象就不如港警,即使九七之後,港警形象依舊正面,之後的《無間道》雖然警黑混雜難辨,也不減港警形象。

 

反送中運動最大的困惑之一是:何以港警能夠墮落的如此之快?警方與黑道之間模糊的界線不再是影視,而成了真實。香港彷彿一夜之間成了黎巴嫩,只是街頭混戰、警方屠殺不是電影情節,而是香港人的真實人生。

 

究竟警方是否執法過當、責任如何歸屬,在香港與中國之間,意見南轅北轍、幾無交集。有人喜歡以美國警方執法為例,也有人認為各國多所差異,美國之鄰的加拿大警方或是歐洲德國警方執法的方式,就與美國十分不同,何況同為亞洲的日本警方多數甚至連槍枝都沒有,讓織田裕二的《跳躍大搜查線》成了喜劇。

 

不過即使是美國,在經歷幾次種族衝突後,美國警方還是習得一些教訓,例如警方應該有清楚識別,才不致如港警般與黑道難以區分。更重要的是,要談責任歸屬,就必須有紀錄,報告中反覆強調,衝突現場必須留下充足的紀錄,以便日後檢討責任歸屬,不知道香港警方是否做到?

 

港警近距離持槍射殺示威民眾的影像反覆播出,與梁朝偉的警方形象成鮮明對比,多數人不免要問:何昔日之芳草,今日之蕭艾?同樣的人擔任港警,為什麼會在短時間內有如此天翻地覆的變化?

 

有些人認為是中國武警滲入的影響,但是這個說法難以成立。至少就現有資料來看,絕大多數仍是香港警方,中國武警人數少且文化不同,如何能短時間改變港警?

 

一個可能的解釋是,也許港警已經不歸特區政府管轄,而是由中聯辦控制,至少林鄭幾次訪談中若有似無的透露出無奈之情,似乎刻意暗示對港警的控制力量有限。

 

組織文化難以在短時間內為少數外來者(如武警)所改變,卻可能因為隸屬團體不同,新的上級組織(如中聯辦)的命令與行政措施而改變,尤其是在每個週末頻繁示威的壓力強度之下。當身邊的香港人大量站出來反對港警,港警更可能轉而認同支持他們的中聯辦所代表的文化。

 

同樣的,統促黨在台北車站的慶祝中國國慶與主張統一的非法集會中,從台北市政府同意台北車站的路權、台北市警方溫情以對,到事後區區2400元台幣的罰款,也很難想像是市長柯文哲在背後直接決定一切。比較可能的情形是,台北市政府在市長柯文哲的主政下,加上長期雇用新黨等親中人士,已經形成不言而喻的文化。其中或許有少數共諜,但是一無證據,再者這也不是重點,重要的是台北市政府官員,已經形成默契,不需要白紙黑字的規定,就知道對特定事項的反應方式,這種對特定事物的共同理解,正是組織文化的定義之一,或許這才是柯文哲主政,為市府帶來真正的影響。

 

柯文哲的另一影響,是長期透過中國框架看待中港台事務,這也已經在柯粉對於蔡英文、統促黨與反送中等各種事件中發酵,柯粉已經習於透過中國框架來解釋相關事務,反送中事件所帶來的認知失調,柯粉正藉由選取柯文哲善變的解釋重新調和中。

 

至於某些反對時代力量者,在何韻詩被潑漆事件中,第一時間出面聲援要法務部嚴懲統促黨的黃國昌臉書,要黃國昌立刻對統促黨的台北車站非法集會事件表態,我倒是覺得可以稍等一會,很快時間會告訴我們政治人物的真相。

 

※作者為加拿大約克大學教授、本報專欄作者。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轉載自作者臉書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