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玉姨和Cofacts  都在迎戰網路假訊息這隻「巨獸」

楊喜慧 2019年10月05日 07:00:00

中國網路水軍的多頭攻擊,已經使台灣受到重創。(湯森路透)

自2016年美國大選後,美國人民開始懷疑自己的新聞認知是否有被「惡意」力量操控的可能性。這懷疑不只是美國人、澳洲人甚至台灣人都開始討論這如「惡業」般的存在,說出來怕是迷信,卻又真切感受到「惡意」,這到底是錯覺還是真實呢?美國前調查局長穆勒(Robert Mueller)明白告訴大眾,這不是惡夢,「巨獸」(Troll)真的存在,而且還有專人「飼養」。但在台灣,有群年紀輕輕的「義勇軍」,正用土法煉鋼的方式,希望可以手刃這頭巨獸。

 

「巨獸」(Troll)是網路用語,這詞最早源於北歐神話中住在山洞或山丘,脾氣暴躁的巨人。現在,指的是那些發佈煽動性、令人反感、或帶有破壞性的言論,藉此挑釁或激怒他人來擾亂討論和轉移焦點。在台灣這被稱為「酸民」,拿薪水而特定目的言論,則被稱為「五毛」和「水軍」。西方的「巨獸」(Troll)比較接近台灣的「水軍」。

 

穆勒起訴13名俄國人及3家俄羅斯公司,指控他們干涉2016美國總統大選。起訴書指出,「邪惡軸心」是「俄羅斯網路研究機構」(Internet Research Agency,IRA),13名被告中有12人是IRA的前雇員。

 

位於55 Savushkina Street,知名的俄羅斯網路研究機構(IRA)。(圖片擷取自New York Magazine網頁。)

 

這邪惡軸心的目的為何呢?起訴書說這些俄羅斯的陰謀家想讓美國更加分化,加劇美國的不和,破壞民眾對於民主的信心。民主的價值多少?只用區區數百萬美元,僱100多人就可以了,這破壞的效果簡直「物美價廉」。他們是如何做到的呢?

 

水軍要有效,投放訊息的管道要先建立,利用社群網路,這些俄羅斯水軍無孔不入。他們先在Facebook、Twitter和Google的平台建立虛假帳號,再透過付費廣告,觸及數百萬人,Facebook估計從2015年1月至2017年8月,就有約1.26億人看到IRA的內容農場。Twitter發現有3814個帳號是屬於這些俄羅斯水軍,他們還向67萬7775名用戶發送私人郵件,使這些用戶無意中關注IRA的內容。其實Instagram才是IRA最有效的平台,這些水軍賬戶在Instagram累積有1.87億的投放量,而水軍帳號約40%至少擁有10,000個關注者。但是,比起管道,投放的資訊內容更為「關鍵」。

 

如果人們直覺「假新聞」(fake news)是「假的」,其實並沒有殺傷力,最厲害的是,民眾以為是「真實」的新聞。這些水軍最常分享及轉載的新聞竟然是右派的布萊巴特新聞(Breitbart News)及《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這些真的新聞是用來「掩飾」水軍農場內容而存在的。

 

 

這些水軍還有個特性「在地性」,他們通常會有城市名在其中(如,HoustonTopNews,DailySanFran,OnlineCleveland),這些被選中的城市通常長期有貧富差距、種族議題等社會系統問題的存在,在看似好像是本地新聞的連結,建立與當地收看者的連結性,他們真的會在推特發佈即時真實新聞,但其中穿插難以辨識的假新聞,來帶風向。這風向不是亂吹,目的是要「分化」美國民眾。 

 

 

由克萊姆森大學(Clemson University)兩位學者所做的研究《水軍內容工廠:IRA和國家的議程設定》(Troll Factories: The Internet Research Agency and State-Sponsored Agenda Building)將這些IRA的水軍帳號的推特分類:右派(Right Troll)、左派(Left Troll)、訊息提供(News Feed)、Hashtag Gamer,發現他們各自為陣,不只出現時間點不同,還有各自模式。這些帳號很會角色扮演,例如,右派(Right Troll)的行為,就像是一個肥肥的頭帶MAGA的美國人,成天談論政治的白人;左派(Left Troll)就很深入黑人生活模式,有種憤世嫉俗的味道,通常對桑德斯(Bernie Sanders)支持,對希拉蕊(Hillary Clinton)百般嘲諷,這是為了「分化」民主黨及降低選民的投票率。 

 

 

這些角色扮演的水軍內容透過政治人物轉發,就變得更加「真實」無比。媒體就發現,川普總統的兒子及競選團隊都追蹤了這些假水軍帳號。甚至騙過前美國國防情報局局長,前國安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

 

而這些水軍非常「成功」,達到分化美國社會的目的。《檢查轉推網絡的水軍及言論極化》(Examining Trolls and Polarization with a Retweet Network)就發現,美國左右派的同溫層日益加深,更加對立。

 

 

但這樣的對立並不是自然產生,而是水軍帳號的戰果。當研究放入水軍帳號,發現,這些帳號還會互相轉貼,大大搧風點火,形成一股不可回頭的「勢」。對立一旦形成,在沒有特殊事件下,是很難被抹去。

 

 

而俄羅斯水軍正在瞄準2020的美國總統選舉,FBI報告這「威脅」仍持續存在。網絡安全巨頭Check Pointu也發佈報告「毫無疑問的,俄羅斯人在今年上半年投入了大量的金錢和精力,以建立大規模的間諜活動。在2020總統大選水軍攻擊可能會再現。」

 

故事講到這邊都是「俄羅斯水軍」的戰術,中國也有意有樣學樣,在解放軍內部成立戰略支援部隊(Strategic Support Force,SSF)SSF主攻心理及網路戰。最成功的案例,有研究指出是「韓國瑜」選戰的操作,裡面舉證最大的韓粉社團都不是真正的韓粉,而是來自中國大陸,用簡單的工作社群LinkedIn交叉比對就可以證明。裡面也慢慢理出這些人與SSF的關係。

 

 

但是,中國的水軍,不只是SSF,而是「多頭馬車」的進行,有國安部有統戰部等系統,互不隸屬。這與俄羅斯「統一口徑」很不一樣的組織規劃。美國未來記錄(Recorded Future)研究,仔細描繪中國與俄羅斯的水軍運作模式的不同,所以效果不同。

 

之前提到,水軍攻擊達到「分化」為目的,最關鍵是「似真非假」的新聞操作。俄羅斯與中國最大的不同就是「目的」設定不同,俄羅斯沒有要「宣傳」政府的政策,他們很單純,所以「很像」美國人的行為模式。但是,中國總是有不同的外交政策和戰略目標來驅動,使中國水軍中國「制式化」的讚美中國,宣傳中國戰略,很容易被識別,當然效果也就沒有俄羅斯水軍來得有殺傷力。但是即使是「相對粗糙」的攻擊,已經使台灣受重創

 

水軍的攻擊,是用煽動的假新聞來達到分化及對立的效果。但台灣現在出現了一群年輕人,正以非營利方式,正面迎戰中國水軍這邪惡巨獸。

 

「美玉姨」是打擊網路謠言的LINE對話機器人(chatbot),一旦有疑似假新聞出現,只要一至兩秒就能判讀是否為謠言。「美玉姨」的名字來自「每」當「遇」到謠言的諧音,獨特功能在於「互動性」。只要將「美玉姨」加入LINE裏面的聊天群組,「美玉姨」根據資料庫的資料,「美玉姨」便會自動加入對話,辨別資訊的真假,或解釋這些訊息只是「個人意見」不是官方政策。這對話機器人的前身就是「真的假的Line bot」。

 

 

還有另一個「Cofacts 真的假的」與前者是由不同人開發,兩個 bot 同時存在。Cofacts 的資料庫與 API 裡的資料以 CC0 貢獻至公共領域,任何人,都可以接取。美玉姨就是接取 Cofacts 公開資料庫的應用。Cofacts 團隊則是g0v的 「獎助金計畫」。Cofacts是第一屆台灣零時政府(g0v)公民科技創新獎助金獲獎團隊。2017 年的公民科技獎助金由台灣零時政府(g0v)發起,聯合報系「願景工程」、台灣大哥大基金會、前政務委員蔡玉玲律師等共同資助。這「獎助金」的性質,資助者不會干涉團隊運作。用開放原始碼的方式,讓公民相互幫助達到透明性效果。

 

 

這群有理想的工程師「社群」多是黑客松(hackathon)的參與者。什麼是黑客松?由電腦工程師「黑客」(hacker)與「馬拉松」(marathon)兩個概念組成的「黑客松」,參與者要在短時間內彼此合作,用電腦解決問題。原始的立意,是讓黑客們可以在密集的團隊合作中尋找創新。

 

相信科技可以解決所有問題,台灣也慢慢培養出台灣自己的黑客松,政府也開始舉辦「總統盃黑客松」,台灣行政院數位政務委員唐鳳也來到紐約,正逢第74屆聯合國大會,以及響應聯合國首次召開的永續發展峰會,宣揚台灣運用黑客文化,實踐政府服務再造的經驗。在紐約也開始建立在大紐約地區台灣公民科技社群

 

上述的年輕工程師,有理想、有科技能力,以單純的願力,希望社會越來越好。但是,在面對中國及俄羅斯「有敵意」的水軍攻擊,義勇軍終究在組織持久力不如正規軍。也許就要像美國軍事智庫蘭德公司報告建議,民主國家應立即對社會操縱進行嚴格的研究,以更好地了解其動態。也就是,要應戰只靠義勇軍是不夠的。

 

※作者台大博士/旅美學人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