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柯文哲為何把陳菊罵成這樣

陳嘉宏 2019年10月07日 07:02:00

柯文哲黏著陳菊猛轟的作法,在政治圈裡是相當罕見的。(攝影:張家銘)

從「比較胖的韓國瑜」、「民主罪人」,到「不是上半生坐過牢、下半生就可以為非作歹」,柯文哲黏著陳菊猛轟的作法,在政治圈裡相當罕見。作為一個身兼黨魁的首都市長,持續將焦點鎖定在一個沒有要選舉的總統府幕僚長,罵贏了不會得分,罵輸了會繼續切割所剩不多的綠營支持者,還顯得自己心胸短淺、雞腸鳥肚;如此作法,對自己的仕途百害無一利,除了洩憤以外,幾乎難做他解。

 

曾經與柯文哲深談過的陳水扁日前接受媒體專訪時也證實了這一點,他說,柯文哲選後一直不滿蔡英文控制不了內部雜音,自提台北市長人選,才一直想要找「戰犯」,「戰犯就是新潮流的陳菊。」只是,柯文哲最後選贏了,卻還對綠營沒禮讓他參選久久仍餘怒未消,他到底在氣什麼?而把「新潮流陳菊」的反對,視為是白綠無法合作的關鍵,這樣的推論又符合事實嗎?

 

首先,白綠無法合作,是一個動態的過程;與其歸咎特定派系或個人,還不如說柯文哲在過程中的姿態,讓民進黨下不了台,只好自提人選。蔡英文當時要柯文哲回答「台灣價值」,其實是希望柯文哲說幾句「體己話」與綠營基層接軌;但柯文哲不但不接招,還在當下繼續嘲諷,到最後連最主和的蔡英文都難以為柯說項。自推人選是民進黨跨派系的共識,事實上,提名首都人選茲事體大,民進黨內若無跨派系共識也做不出這樣的決定。

 

但從民進黨現在的角度來看,恐怕要慶幸這決定是對的。自提人選固然讓民進黨去年底的地方選舉大敗,但卻也及早切割柯文哲;否則一旦柯文哲高票連任,他在選後勢必成為綠營救世主,屆時民進黨勢將發生路線分裂,禍及總統大選。

 

其次,陳菊的確是新潮流流員,但陳菊不等於新潮流,陳菊的意向與作法更不代表新潮流的意向與作法。台灣政壇對於新潮流有太多「傳說」,甚至把這個台灣政壇的第一派系視為鐵板一塊;事實上,新潮流固然組織相對嚴密,但無法管到它的所有從政黨員,遠的如當初邱義仁入府後與新系漸行漸遠,近的如鄭文燦數月前與吳乃仁、段宜康公開交火,把陳菊與其高雄幫的帳全算到新潮流頭上,這是對新系運作的誤解。更何況,民進黨還是派系共治的政黨,把民進黨自提人選視為「新潮流加上陳菊的陰謀」,那是從未加入民進黨運作的柯文哲的偏聽,也是他自己紮的稻草人。

 

第三、民進黨在高雄的輸贏是民進黨的事,站在柯文哲的立場,最好是民進黨完全不知檢討,讓台灣民眾黨坐收漁利,何勞他越俎代庖,檢討高雄的問題?柯文哲念茲在茲「高雄輸成這樣」,不是關心陳其邁的輸贏,而是在意民進黨高雄失守,讓韓國瑜崛起。韓國瑜原本只是台北市政府旗下一個農產公司的總經理,柯文哲原打算用以箝制民進黨勢力,沒想到民進黨竟在高雄失守,也順帶讓柯失去「台灣政壇第一人」的寶座,落得選後進退維谷的窘境,這才是他對陳菊怨懟如此之深的原因。

 

韓流會在去年崛起有極其複雜的政治社會結構因素,但陳菊治理高雄十年的政績原因其實相對不大。事實上,在陳菊離任高雄市長北上當官之前,她的施政滿意度長期在七成左右打轉,如果陳菊的政績要為高雄失守負責,那柯文哲要不要為四年前還大贏25萬票,去年卻只險勝3000票的結果負責?現在施政滿意度還看不到當年陳菊車尾燈的柯市長,又將何地自容?

 

柯文哲從小到大都是第一名,第一名的性格讓他無法面對自己的低潮,也難以接受短暫的失敗;於是,有功是自己「每天嗡嗡嗡」,但有過卻都是別人的錯,是別人對不起他。一直到昨天,柯文哲的太太陳佩琪還在臉書去脈絡地聲稱:「一個替市民還債570億的市長, 通人罵,欠債幾千億的市長,通人捧?」看不到這對市長伉儷的自省能力與改變的可能,才是柯文哲越玩越小、人氣不斷下跌的主因。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