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中美之間的新「鴉片戰爭」

楊喜慧 2019年10月12日 07:00:00

近年許多毒品入境紐約甘迺迪機場時被查扣,美國緝毒局並發現多數郵包來自中國。

美國助理國務卿克爾斯滕‧麥迪遜(Kirsten Madison )在國會作證時,大聲疾呼今天美國正面臨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毒品危機。美國在兩三年前開始注意到合成鴉片類藥物氾濫的問題,導致死亡的案件節節上升。其中芬太尼(Fentanyl)在2016年的數據顯示,近64,000起過量致死的案件中,就佔19,000,近三成。如下圖所示,芬太尼致死案例高局榜首

 

圖片來源

 

芬太尼效果更勝海洛因(Heroin),它的功效是嗎啡的一百倍,這可怕的存在,原本是為了治病。芬太尼是醫師處方藥,是強力止痛劑,常見用於癌症病患及臨終者為其減少痛苦。根據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CDC)資料,芬太尼處方藥都算穩定。

 

但水可載舟亦可覆舟,開始有人看中芬太尼強力止痛的效果,秘密生產非醫療用途的芬太尼。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也針對此議題撰寫報告,芬太尼已漸漸成為街頭上的毒品在美國擴展開來。所以,芬太尼已登上與海洛因、古柯鹼等一級毒品之類。根據《2019年世界毒品報告》,最早2013年只有四個國家通報芬太尼的緝毒量,2016年成長到12國,2017年16國。芬太尼的最大市場就是北美。

 

 

 

而這毒害美國人民性命的來源,就是來自中國。根據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 USCC)統計,非法芬太尼的大宗是中國。

 

這些中國製的毒品怎麼來到美國?美國深入追查,發現主要有兩個方式:第一,中國非法芬太尼先到墨西哥或加拿大中轉,再來到美國。

 

第二方式更為諷刺,大剌剌利用美國郵政寄送會殺害美國人民的毒品。一開始,之所以可以成功躲過美國緝毒部門的追查,是因為美國郵政經手世界47%的郵件,如此大的處理量,使美國郵政很難偵測到芬太尼,因為芬太尼劑量小,體積小,是容易藏匿的毒品。再者,是中國複雜且誤導性的貨運代理系統,中國包裹常有為了要避稅中轉到某地倉庫的習慣,使得美國一開始很難追查原始來源。美國郵政竟然變成販毒工具,這讓川普很介意,曾在2018年10 月簽署《合成藥物販運和防止服藥過量法案》(Synthetic Trafficking and Overdose Prevention,STOP),加強對包裹的檢查並要求寄信人必須提供包裹內容物訊息,以控制管道的方式希望可以減少中國非法芬太尼流入。

 

但是,這方法畢竟緩不濟急,而且根據DEA這非法芬太尼不只對服藥者性命造成威脅,甚至對於檢測者,如郵政工作人員,執法人員,急救人員及緝毒犬都有危險,如2015年就有紐澤西的執法人員碰到芬太尼出現呼吸急促、暈眩等現象

 

 

在今年八月,美國緝毒局(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DEA)才破獲「鄭姓販毒組織」(Zheng Drug Trafficking Organization),起訴三名走私芬太尼的中國負責人。隨後,美國又剛破獲上海非法生產芬太尼實驗室,查獲30公斤,這個量足以殺死1400萬人。川普政府雖然加強緝毒的力道,但美國人民想要對於源頭中國施加更大的壓力,「我們必須讓中國人停止走私芬太尼」美國檢察官如是說

 

 

川普指著中國鼻子,要中國政府「負起責任」。非法芬太尼的源源不絕,難以控制,USCC歸因是中國的法規薄弱。北京面對華盛頓在芬太尼議題的龐大壓力,甚至與中美貿易掛勾,去年十一月習近平與川普兩人會見,習近平承諾中國將會處理,在今年五月,中國將芬太尼及所有芬太尼衍生藥物都訂為「非法」,但是川普認為至今北京在芬太尼的龜步幫不到什麼忙,便在推特上發牢騷說「我的朋友習近平主席表示,他將停止向美國出售芬太尼,這從未發生過,許多美國人繼續死亡!」

 

圖片來源:川普推特

 

對於川普的牢騷,北京不以為然,說北京已經為解決芬太尼問題盡了「前所未有」的努力。反擊說芬太尼濫用的問題,最大責任不是中國而是使用者,美國人自己。《人民日報》說,「美國把芬太尼的濫用的責任推卸給了中國,忽視了北京對這種高度上癮的合成類阿片實施了嚴格的管制。」中國國家禁毒委員會副主任劉躍進甚至直接說,「美國的芬太尼主要來源於中國,這種說法嚴重不符合事實。」即使DAD指證歷歷芬太尼「大量」來自中國。

 

中國企圖把芬太尼問題丟回來,要淡化中國在非法芬太尼議題的責任。姑且不論這是否是因為「心有餘而力不足」,蘭德公司報告中,就提到中國的「監管能力有限」。

 

劉躍進甚至說出,「我們認為美國的藥物過量問題主要是由(他們自己)國內原因引起的。」接著,他引用了美國悠久的吸毒歷史,缺乏監管和公眾教育的等等。中國怎麼能說出這種話呢?200多年前,西方就是這樣嘲笑中國人吸食鴉片,說中國人是「東亞病夫」,中國在鴉片問題應該會更加有同理心。對於鴉片藥物成癮性的無法抗拒,中國應該比其他國家有更深痛的教訓才是。歷史的諷刺,現在,這場「鴉片戰爭」,中國不再是「受害者」的角色,而是「助長者」。

 

※作者台大博士/旅美學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