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什麼是文官價值?從「黑堡宣言」談起

黃靖麟 2019年10月10日 00:00:00

倘若文官以「專業為名」否決民主政府的政策,那才是文官價值的崩壞。(攝影:鄭宇騏)

10月5日聯合報社論〈高鐵南延,蘇貞昌輾碎專業制度與文官價值〉一文提及了碾壓文官價值,令人驚聳!該文末段提及「蘇揆踐踏的不只是交通專業評估制度,最痛苦的應該是理應不受政黨輪替影響的專業文官。…這些鐵道局官員必須一再做出違反專業評估的路線方案。…若一切長官說了算,只為政治服務,維繫國家體制運作的文官價值又何在?」

   

此批評如同1970年代的美國社會彌漫著反官僚、反權威、反政府的風尚,80年代政黨經常輪替執政,當時政治人物經常以批判文官來爭取選票,並以意識型態或政黨的忠誠度作為專業能力的判準,嚴重傷害了民主治理也摧毀了文官價值。

   

究竟什麼是文官價值呢?我們必須省思,不同政治體制下文官存在理論後,才能探討文官的價值為何?本文僅粗略探討,專制政體與民主政體下的文官存在理論與價值。

   

首先,我們探討專制政府,文官存在理論為何?近日香港沸沸揚揚,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於昨(4)日宣布訂定「禁止蒙面規例」引發港人上街抗議,並在各大商場中庭集會,齊聲宣讀「香港臨時政府宣言」,其宣言也不特別,就與柯文哲揭示的「臺灣價值」之自由與人權之演繹,該宣言稱「政府一切之權力,乃源於人所賦予之權。政府如破壞以上原則,則人民有絕對之權力推翻及建立。」換句話說,香港民眾認為,香港政府之權力非人民所賦予,既是如此自然可以推翻。這裡就很清楚點出,專制政府的文官理論在於穩定「政府體制」,跟人民權利保護較無關聯性。因此,政府與民眾對立日益緊張,何時能解無人能知。

   

其次,我們探討民主政體,文官存在的理論為何?或者我們可以從1983年的黑堡宣言(blacksburg manifesto)觀點來思考,該宣言的文官理論是揚棄「文官是超越黨派的工具主義(nonpartisan instrumentalism)」,轉向為「文官是執行與捍衛憲法」的執行者,因此文官是民選首長的輔助者與教育者,要運用法定權力與專業能力提供任何參與者所要求的協助,更要在各種利益衝突情況下,平衡公共利益與憲政運作。

    

在這個觀點下,本屆民選政府提出的政策,依賴常任文官來實踐,面對與過去不同的利益衝突情況下仍能平衡公共利益,提出相對應的措施捍衛了憲政的運作,這才是民主體制的文官價值之所在。既然文官是民選官員的輔助者與教育者,怎麼會有社論所述的痛苦呢?若因為政策改懸易張就會痛苦,那還叫專業文官嗎?至於政策好壞與否,那可是要接受全體國人的考驗,若能通過民主選舉考驗,自然視為國人已經接受,專業的文官能跟全體國人對立嗎?

   

馬英九政府時期,政府明定「廉政、忠誠、專業、效能、關懷」等為文官五大核心價值。忠誠就是忠於憲法,為民主政體服務,並以此提供專業建議,以高效能達成政策目標,這就是文官價值的實踐。倘若有日,文官以「專業為名」否決民主政府的政策,那才是文官價值的崩壞。

 

※作者為博士/學術工作者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