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韓國瑜應看看朱立倫國慶感言是怎麼寫的

主筆室 2019年10月11日 00:01:00

民主國家國家慶典的文告不是弔民伐罪的檄文,重點在於你的立場是什麼?未來的願景何在?(圖片取自總統府網站)

面對不斷下跌的民調,韓國瑜顯然試圖透過這篇國慶談話營造與蔡英文分庭抗禮之勢。他字裡行間都直指蔡英文執政之非,痛批民進黨操弄「亡國感」;弔詭的是,他對於台灣之所以會有「亡國感」的社會基礎沒有提出任何解答與方向,而代之以更深重的「亡國感」想號召泛藍選民跟隨,通篇論述缺了方法與器識,更遑論格局與視野,實在令人遺憾。

 

民主國家國家慶典的文告不是弔民伐罪的檄文,重點在於你的立場是什麼?未來的願景何在?既然三個月後即將投票選總統,或可在其中點到為止地區別自己與對手的不同;但如果說不清立場也看不到願景,卻一味地數落對手的不是,那就弄擰了主次,恐怕連基本盤都難以鞏固。關於這一點,韓國瑜或可讀讀朱立倫在臉書發表的國慶感言是怎麼寫的。

 

在總統初選失利後,朱立倫或因心無罣礙,不少發言都令人為之驚艷。在這篇「慶祝雙十,我們到底在紀念什麼?」的國慶感言裡,他以「彭楚藩、劉復基、楊宏勝」這三位在108年前犧牲生命的年輕人入題說道:

 

「今天我們慶祝雙十,不只是在紀念108年前中華民國的誕生,更是追緬那代人以生命拼搏的價值——追尋一種能落實民主自由、人權憲政,以及經濟機會平等的新秩序。從創建之始,『民國』就不只是一個新朝代,而是一種新典範;是對「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的夢。」

 

這說法追索辛亥革命創立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不但透過緬懷了中華民國法統回應既有的支持者,也強調「落實民主自由、人權憲政」的公平正義價值,試圖與目前台灣社會的進步價值接軌。更深刻的是下一段:

 

「對岸中共創建的政權也高舉『民主』招牌,但七十年來,仍維持著以黨領政的集權體制。連當年最早吸納西方思潮,給予國父孫中山先生觀念養分的香港,到今天,仍為了爭取基本的普選,承擔沈重代價。」

 

這段文字巧妙地提及香港是給予孫中山養分、啟蒙其革命思想的發源地(請注意孫在中國共產黨史觀裡同樣具有重要地位),如今卻仍為了爭取普選而付出龐大代價。朱立倫藉此回應了香港的局勢,也區隔了兩岸政治體制的大不同。最後再以「這面旗幟代表的不只是中華民國,更是一份傳承百年,追求民主自由、公平正義的價值理念。」做結,清晰地標示出自己的終極關懷。

 

回過頭來看韓國瑜的國慶感言,他用半數以上的篇幅用力地數落蔡英文執政的貪污腐敗,認為蔡視人民如無物,竊佔台灣治理的功勞。但韓國瑜卻沒回答,如果民進黨執政真是如此不堪,為何他現階段的競選態勢卻危如累卵?而香港局勢惡化其實正是韓民調開始落後的起點,但他的通篇論述卻避提香港問題,顯示確有難言之隱,更遑論論述執政價值與台灣未來了。

 

相對地,蔡英文的國慶文告裡從八二三砲戰談到九六年台海危機,從七零年代的石油危機,談到九七年的亞洲金融風暴,全都在國民黨執政時期,剛好回應韓國瑜指控民進黨「改寫台灣歷史,變成它的功勞」說法不實;蔡六次提到中華民國,強調「中華民國台灣」是台灣社會最大共識,整場慶典極其刻意地運用國旗意象,更凸顯她進佔中華民國高地,爭取中間及淺藍選民的階段策略。尤其整篇文告的主旋律「國家不是拿來仰望的」,與朱立倫「不只是慶祝中華民國生日」若合符節,蔡英文與朱立倫的共同點,甚至遠多於韓國瑜。

 

蔡韓兩篇國慶文告(演說)預示了目前的總統競選態勢,一個進取,一個守舊;一個試圖揭示價值與目標,另一個還透過謾罵催化危機動員。在蔡韓對決的選舉盤局裡,是誰羽扇綸巾、以逸待勞?是誰身陷重圍、疲於奔命?其實也已經不言可喻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