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從朴槿惠到林鄭都是舊世代政治領袖錯誤示範

冼翰宇 2019年10月20日 00:00:00

朴槿惠臨摹父親的社會管控招數,狼狽下台的身影歷歷在目,林鄭月娥搬弄港英殖民政府的骨董法案,結局又能好到哪去?(合成畫面/湯森路透)

隨著人類歷史的推進,以及為了方便後人分類並加以辨別,社會開始替不同年份「出產」的人們貼上各自世代的標籤,也因此有了「戰後嬰兒潮」一代,及他們之後的X、Y、Z世代。但有些時候,在特定的時間與空間裡,當一群人共享了一些理念,或是共同捍衛某些價值時,就會出現專屬於他們的符號。

 

例如上個世紀50年代的美國,一群潦倒的知識分子、作家及學生,就成了作家傑克・凱魯亞克(Jack Kerouac)所稱的「垮掉的一代」(Beat Generation)。他們拒絕普遍流行的價值觀、追求精神探索、反對物質主義,並且試圖對人類現狀進行詳盡的描述,同時嘗試迷幻藥和包括性解放在內各種生理、心理的解放。

 

回看今天,所謂的「90後」——目前年齡介於20歲到30歲的青年——正如同過去美國「垮掉的一代」,面臨著普遍的集體焦慮、共享趨近的價值觀,以及無從宣洩的憤怒,因此被冠上了「厭世代」稱號。有別於「垮掉的一代」只出現在美國,當下的世代困境打破了單一國界,擴及為全球青年共同面對的課題,而台灣所在的亞洲更是首當其衝。

 

說是巧合也不盡然,數月以來持續燃燒的香港,站在第一線向掌權者發出怒吼的,正是這群「厭世代」青年。年輕世代企盼手握權力的一方,可以正視他們對家園的未來所懷抱的想像。然而上個世代的政客們卻一再地讓他們失望。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10月4日援引港英政府時期制定的《緊急法》,藉此繞過立法會逕行頒布《禁蒙面法》,隔日午夜生效。如果港府的出發點是為了平息社會上日益激烈的抗爭,或是降低警民之間的不信任,那麼祭出《禁蒙面法》從一開始就注定是失敗的。從目前看來也是如此。

 

當今的政治人物,面對越來越多在21世紀成長的被統治者,如果還堅持用上個世代的手段來領導,最後的下場多半不會太好。南韓前總統朴槿惠就是一個不遠的例子。

 

從小在獨裁者父親朴正熙身邊「學習」,看著他如何收緊言論自由、打擊異己、藐視人民的聲音,並且使盡各種極端手段剷除掌權路上的障礙,朴槿惠恐怕早已在「耳濡目染」下誤會了領導國家的正道。

 

 

舊世代的政治領袖,要領導新世代——特別是「厭世代」——的人民,如果手法上沒辦法跳脫上個世代的思維,要不釀出悲劇都難,無論是對統治者或被統治者而言皆然。朴槿惠臨摹父親的社會管控招數,狼狽下台的身影仍歷歷在目,林鄭月娥搬弄港英殖民政府的骨董法案,結局又能好到哪去呢?

 

※作者為新聞工作者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