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韓流效應就像魯伯特之淚

林青弘 2019年10月17日 07:00:00

韓流效應已不再重現「一人救全黨」的壓倒性優勢。(資料照片/張哲偉攝)

國民黨在去年地方選舉獲得610.2萬多票,民進黨則是獲得489.7萬票,將近120萬票的差距,兩政黨的執政縣市數則是相差甚遠。前者執政計有15個市縣,後者僅剩下6個市縣。六都以外,國民黨比民進黨多得42.2萬票,但此差距就讓國民黨多贏8個執政縣市。從地方包圍中央的概念來說,國民黨執政縣市多,若善用地方行政資源,對於總統與立委選情的正面效益,可謂多多益善,效益可以期待。

 

民進黨忌憚韓國瑜挾去年市長勝選之威,凌駕蔡總統的主場優勢,進而威脅連任之路。在中央執政上,對於地方恩威並濟,一要防範韓市長利用地方執政的在地優勢,二要避免藍營執政的地方串連,藉由諸侯效應打擊中央執政績效。中央對待地方,在寬鬆與限縮之間,對於資源的給予與保留,有一定的收放手段。這是政治操作的藝術,可惜韓市長沒看懂這層道理,對於藍營縣市長的拜訪請益與積極拉攏,流於非常疏忽也不用功。

 

去年地方選舉,讓民進黨驚心動魄的現象,在於脆弱的執政有感。六個連任市縣,基隆市、新竹市的連任基礎很穩當,從投票率與得票率的持穩,均可獲得驗證。嘉義縣與屏東縣的投票率微幅下降,得票率明顯減少,突顯民進黨的票倉生鏽,綠色執政的吸引力與亮點,至少沒有讓農業傳統大縣的選民持續高度關注。這是綠營的隱憂,也是藍營取得總統與立委勝選的施力點,如何贏取傳統選民的期待與熱情,蔡韓對決猶有可為。

 

民進黨對於南部選情的鞏固,除了加強農漁水利會的溝通與疏導,對於農漁民的撒幣措施也不敢鬆懈放縱,去年大輸經驗已是慘痛教訓。高雄市的罷韓操作,很大的政治作用,就是發揮掣肘與扯後腿的政治效應,以法論法,韓市長就任未滿一年,不合法的罷免當然包含偷跑的非法罷免行動。

 

況且,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的相關規定,罷免提議人數應為原選舉區選舉人總數1%以上,25日為罷免提議案的查對期間,即使沒有提議的10日補提,連署期間法定為60日,連署人的查對期間為40日,不經10日補提連署人,罷免案宣告成立,還有法定10日的答辯期間,答辯期間屆滿後5日內,高雄市選舉委員會才能依法公告罷免的投票日期等事項。

 

罷免連署可能是做白工

 

講個大白話,罷免從提議、連署、宣告成立、答辯、公告罷免投票日期,整個程序依法依序走完,無縫接軌時,最快也要歷經140日。換言之,從今年12月25日可以合法罷免韓市長開始,最快要到明年的5月12日才有可能投票罷免韓市長。現在的高雄市選舉委員會主任委員是高雄市副市長陳雄文,總幹事是高雄市政府民政局的副局長袁德明,罷免案的選務工作進行,怎有可能神速進行?

 

更壞的情況,若高雄市選舉委員會通過變更連署人名冊格式,現在進行中的罷免連署,很有可能日後都是做白工。罷免韓市長流於政治操作的效用很明顯,要能達成實質罷免震撼,以罷免票數57萬票計算,連署人若有7成投票率,則連署人至少要有81.5萬人。這是極具挑戰性的數目,畢竟陳其邁去年得票數僅有74萬多票。市政拉扯與罷韓牽制,這是民進黨在高雄市對付韓市長參選總統的基本工具。

 

魯伯特之淚(Prince Rupert's Drop)是玻璃熔化後,利用重力滴入冰水急速凝結後的奇蹟。水滴型的玻璃結晶頭,可以承受數噸的重壓,但尾巴是脆弱的阿基里斯腱,因為「裂紋擴展」而會讓整個蝌蚪型玻璃,從尾到頭而粉身碎骨。韓流效應就像魯伯特之淚,去年「一人救全黨」,因為選民看見魯伯特之淚的耐壓抗力,一個光頭救了整個國民黨。現在的韓流就像魯伯特之淚的尾巴,被民進黨痛壓痛擠,可能臨界點到了,整個韓流效應就會粉身碎骨,不再重現「一人救全黨」的壓倒性優勢。

 

「韓」假終有結束之時,韓市長若不能贏得總統大選,也要掛念高雄市民的殷殷期盼,去年89萬多票的熱情與信心,韓市長如何回報與感謝?韓粉有限、怨懟無窮,這些同溫層的麻煩事,何止是排他性特強而已?得罪很多非韓粉的結果,注定要讓蔡總統含淚收下連任勝選的宿命。只是停下腳步想想,韓市長能為國民黨效力與回報的事,是不是打破綠營完全執政,奠定2024年政黨輪替的政治基礎?一念之差,事後可以證明,韓市長是否心繫高雄,是否真心愛台灣。

 

※作者為自由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