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坐地分權的屏東蘇家

陳嘉宏 2019年10月18日 07:01:00

蘇嘉全是台灣憲政史上首任民進黨籍的國會議長,圖為他與太太洪恆珠一起出席國慶典禮。(圖片摘自總統府網站)

民進黨中執會日前流會,據稱是因為派系對於不分區立委提名小組的組成方式有異見,真正原因是立法院長蘇嘉全憂心這樣的委員會組成,難保蘇嘉全姪子蘇震清能在不分區名單內,因此「造了小英的反」,刻意讓中執會流會。另一方面,蘇嘉全的太太洪恒珠已證實將在27日將成立競選總部,角逐屏東第一選區的立委,與民進黨提名的鍾佳濱正面對決。老公在當國會議長,老婆挑戰自己黨的提名人,姪子還以退黨相脅要不分區,如此戲碼,在台灣政治史上前所未見。

 

蘇嘉全是民進黨的創黨黨員,首任屏東縣黨部主委,當過國大代表、兩屆立委,兩屆屏東縣長,民進黨首次執政後,出任內政部長、農委會主委,都是資源最豐厚的內閣部會。2010年他空降台中參選市長,在完全不被看好的情況下,最後只小輸胡志強三萬票。這樣的戰力讓蔡英文刮目相看,在2012年首次參選總統時邀請蘇嘉全作為副手。最後雖然敗北,但從此被歸於英系,四年後蔡英文當選總統之後,隨即由蘇嘉全出任立法院長,他也是台灣憲政史上首任民進黨籍的國會議長。

 

以蘇嘉全的經歷,說他是民進黨的「派系大老」其實都小覷他了,他不僅在民進黨內位高權重,更是縱橫朝野的國會議長,這些年備受榮寵、位極人臣。但面對老婆與姪子準備與民進黨撕破臉,蘇嘉全只淡淡地說:「絕對會支持民進黨的候選人,但不能強迫太太應該怎麼做。」這位國會議長的家裡是出了什麼事嗎?

 

職業政客通常是精密計算的動物,付出多少?該得到什麼樣的回饋?每個人心中一把尺。老公只一人之下,老婆卻不甘雌伏,可想見的原因是這對伉儷認為自己付出的遠比獲得的高。關於要選的理由,洪恆珠在數月前是這樣說的:「媽媽因為農舍問題沒地方居住而鬱卒過世,是這次參選的最大動機,國民黨、民進黨都欠她公道。」

 

八年前的農舍事件是一件極其慘烈的戰役,當時不僅國民黨人對於蘇嘉全位於屏東長治鄉的農舍口誅筆伐,就連民進黨同僚與派系對蘇嘉全也沒有好臉色,對比數月前韓國瑜將他的違規農舍趕緊出脫變現、入袋為安,國民黨人還群起護航,蘇嘉全最後被迫捐出農舍,的確是稍顯委屈。不過,站在民進黨的角度,當年農舍事件重創蔡英文正急起直追的選舉聲勢,也是最後敗選的主因之一;更何況,蔡英文選後仍一路提攜蘇嘉全,最後甚至委以首任民進黨籍國會議長,蘇嘉全夫妻最後仍不以為足,只能說人心真是無底洞。

 

在成功讓民進黨中執會流會之後,蘇震清出面受訪表示,總統、賴院長、陳菊及卓榮泰都承諾過他的不分區立委,如果要用一個報章雜誌(報導他涉及掏空案)就弄掉他,他一定會跳下來選屏東區域立委,「今天主席你的承諾不算,我自己的政治路一定自己顧」,「我選輸了,我認了」。

 

蘇震清說得氣勢萬千,但他沒說的是,這個報導(掏空案)是發生在那些承諾之後;選舉瞬息萬變,當情勢變更後,當然得回頭檢討先前的決定;更何況這次的立委選情膠著,民進黨不分區名單勢必大幅減少,若再提名涉及爭議的現任立委進入安全名單,勢必重傷黨的形象。如今蘇震清公開嗆聲「不提名就參選」,那是把自己與民進黨中央的路走絕了!選民這時就要睜大了眼睛看:最後是民進黨堅持原則,還是淅瀝呼嚕地妥協河蟹這件事,擺出爭議名單供人訕笑。

 

民進黨花了30年從最底層的台灣社會一路崛起、兩度執政,這個政黨的特色向來是「可以共患難,難以同安樂」。換個角度想,如果今天蔡英文的選情危如累卵,全黨上下得將士用命才能保住政權,蘇嘉全面對自己太太與姪兒的公開嗆聲,還有他言詞閃爍,漫空喊價的空間嗎?再換個角度想,民進黨還沒選上就公開由國會議長擔綱示範這種難看的搶位大戲,這政黨真以為江山在望,不必再在意外界觀感了嗎?

 

蘇嘉全在屏東縣長任內戮力從公、政績卓著,他一生投入政治,從一個黨外支持者走到國會議長,其實已是傳奇;但如今一家人關起門來坐地分權,怎是吃相難看可以形容。所謂一室之不治,又何以天下國家為,蘇嘉全的執念終究賠上自己從政40年的令名。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