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認同的困境加劇 論文門再切割了綠營

朱孟庠 2019年10月19日 00:00:00

台灣每個家庭、團體,可能都有禁忌,因為統獨認同、藍綠分歧切割了親情、友情。(攝影:張家銘)

最近我的臉書來了一位臉友叫Michel Chu,她從反送中後成為中綠,才來我的臉書留言,她就是我的大妹。幾十年來第一次在意識型態很接近,14日晚約她和劉大嫂重義兄夫人一起在國家音樂廳用餐,餐後聽福爾摩沙合唱團在國家音樂廳成立25週年表演。然姊妹之間的分歧才靠近,又因挺不挺英而爭執,這情形普遍存在台灣各地,為什麼?因為台灣國族的認同至今尚未形成。

 

認同分裂持續切割著台灣社會

 

餐中有一點爭執,因為重義兄最近緊追論文門,而大妹她才開始拒絕國民黨,目前是熱情的挺英人士,最近忙著補課,發揮她過去在世界各國做電腦業務開發的精神,對台灣國防武器研究、中美貿易戰的詳細狀況、中國這十年用什麼手段崛起、目前中國外資出走情況、台商撤資狀況、半導體高科技業裡的精密技術是否被中國拿到……種種相關的台灣課題,她這兩個月來天天深入研究。姊妹關係也因意識形態比較接近而好些,這條分歧路走三十年,很長的一條路,終於在意識型態上有了共識,她現在很積極主張台灣獨立。

 

相信在台灣每個家庭、團體,可能都有禁忌,統獨認同、藍綠分歧切割了親情、友情,如我曾參與一個攝影團體,後來被老師請出去了,原因是東奧正名連署時,感覺有點政治的意識形態帶入團體。我的師專同學的群組也把我拋出了,就只是我贊成年金改革,忍不住對反年改的謬論回了幾條。還有很多例子,認同分裂持續切割著台灣社會,苦悶!

 

挺蔡與否,綠營也大撕裂

 

好景不常,最近又和妹妹起了很大的爭執。她護英心切,下載了蔡總統的論文研究,也花時間對論門蒐集資料,不過劉重義教授數學博士、電腦資訊專才,在美國30多年,因為家族幾代是長老教會基督徒、在西方文明薰陶下,沒有「亡國感」的恐懼,一個徹底「解殖」具有基督精神的台灣人,他將論文門事件視為不能容忍的醜聞,而努力追查,我轉達給大妹劉教授的精神與用意,沒想到當晚起的爭執,延續到第二天,姊妹在電話裡起了更大的衝突。

 

劉教授也因追論文門,承受來自四面八方的壓力。聽重義嫂提:「教會裡弟兄,1個月前還一起到俄羅斯旅行,竟然說:「你們這些批蔡總統的是要幫國民黨助選?應該進上帝的焚化爐,讓上帝把你們回收。」同樣是基督徒,所認定的基督精神也不同。

 

而我在臉書上發了2篇對論文門的質疑,也備感壓力。一貫對蔡總統的國安軟弱導致紅潮洶湧、轉向搶爭中華民國法統(如蔡總統雙十發表:中華民國不是誰的專利?)等持續為文批判,臉友按讚及追蹤人數越來越少,罵聲不斷。看來本土陣營也大分裂。這個時間點,勝選擺中間,公義放兩旁?如果沒有意外,蔡總統應該會連任,立院或許也會過半,然獨派大概沒有一個政黨能過3%,未來民進黨對獨派的要求不會放在眼裡,獨派將是困境重重,台灣獨立建國聲音也越趨式微。

 

海翁 踉過 新世紀 

 

14日晚音樂會最後安可曲〈咱要開始叫台灣〉,蘇慶俊指揮問:作詞、作曲者也在?我站了起來,大妹突然一愣說:「剛看字幕覺得名字有點熟。」(舞台兩旁有字幕,可能有點遠。)結束後有觀眾過來跟我說:「謝謝妳的詞曲,這首歌好聽、有意義。」高興的是大妹雖然驚訝,但她一直笑,她沒想到我會寫詞、曲。謝謝編曲蔡昱珊老師編曲,很是激勵人心。有趣的是這首曲子由來自北歐的客席指揮Thomas Chplin上場,唱到「海翁  踉過 新世紀 」時,他以肢體語言清楚地跳了一下,我不知道這位外籍指揮懂得這首曲子的意義?何時這支海鯨民族,能一躍而過這歷史囚困的認同問題,勇敢地做個團結的台灣民族,悠遊自由的海洋?

 

那晚經過廣場到國家音樂廳時,中正廟裡那尊巨大的銅像,遠遠的還可以看得清清楚楚,與近日反送中淒厲的戰鬥對照著,過去壓迫台灣人的「中華民國法統」那最大的圖騰蔣獨裁像還矗立著,近日蔡總統圖宣稱「中華民國不是誰的專利」,似搶爭「中華民國法統」繼承,我的心好痛,甚至被憤怒沖昏頭而莫名焦慮。台灣國家之路越來越遙遠?何時去殖民枷鎖,讓「中華法統」能真正從台灣人心中移除?

 

台灣國家之路好艱辛!蔡總統哀悼史明時,難道不明白史明終其一生是為建立台灣共和國而拼鬥,提倡的是台灣民族主義?是去「中國框架」的建國之路啊!

 

 

※作者為李登輝民主基金會前副秘書長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