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美國不會容許韓國瑜騎牆游移

陳嘉宏 2019年10月21日 07:02:00

美國對台灣的政治調查工作相當縝密,AIT政治組每天都在做輿情分析、政治調查,以及政治人物拜會與訪談。他們對於台灣重要政治人物的主張、性格,甚至說話的習性都會有相當的掌握。(圖片由高雄市政府提供)

客觀而言,韓國瑜是過去20年當中最需要這場赴美訪問秀的總統參選人,因為幾無公職經歷表現的他,亟需透過這樣的行程,對外證明是個有涉外能力的人,所以他踟躕大半年之後,回絕美方的邀請,的確令不少人意外。韓不去美國的原因不只在於他外交能力不足,無法回答美方公開洩漏的五大題目,更在於他根本不願對兩岸重要議題公開表態;要韓國瑜公開挺美、挺軍購、反對兩岸和平協議,對兩岸經貿交流設限,將抽離共產黨對他的友善支援,這對他此刻選情將是不可承受之重。

 

熟悉美方「面試」台灣總統參選人模式的人多知道,儘管題目早已公開,但答案不是簡單的是非題,而是一連串追問的複雜題組。以這次公開的五大題目裡的「是否繼續配合美對台軍購」為例,美方不會只問韓國瑜「要不要對美軍購?」而是問:「怎麼買」、「預算怎麼編」、「何時編」;更甚者,美方還會追問:「國防預算佔比多少」、「目標為何」、「你對台灣的整體防衛構想是什麼?如何達成?」美方不容任何虛與委蛇,面試人根本無所遁形。

 

同樣模式也可以套用在「兩岸和平協議」這一題。韓國瑜當然不會傻到向美國說「我支持兩岸和平協議」,但美方鐵定會問韓國瑜:「那你簽特定媒體的『無色覺醒十大主張』是怎麼回事?」「你們國民黨把兩岸和平協議列入黨綱是做什麼的?」韓國瑜當然可以向美方宣稱這是他逢場作戲說不得準,但是美方會對此有自己的判斷。

 

美國對台灣的政治調查工作相當縝密,AIT政治組每天都在做輿情分析、政治調查,以及政治人物拜會與訪談。他們對於台灣重要政治人物的主張、性格,甚至說話的習性都有相當的掌握。數年前意外流出的維基解密裡,AIT對台灣政治人物的評估報告之深刻,就遠甚於台灣媒體。四年一次的總統大選是重中之重,所以美方一定清楚每位總統候選人的主張與政治性格,也會預判該名候選人當選後的兩岸與外交方向,然後做出最符合美方利益的政治決斷。

 

八年前的總統選舉就是一例。當時蔡英文陣營自恃美方對蔡的行事風格已相當瞭解,因此以「台灣共識」作為其兩岸論述的主軸,要以匯集國內包括人民及各政黨的共識來面對中國。這主張在民主社會聽起來理所當然,但歷經陳水扁八年執政衝突的美國政府卻不這樣想:以「台灣共識」為主軸,意思是民意如何蔡英文就怎麼做嗎?這不符合美方利益。所以在蔡英文訪美還沒踏出美國本土前,白宮官員就透過英國金融時報放話「懷疑蔡英文有能力處理兩岸關係」,也重擊了蔡英文選情。

 

有這前車之鑑,四年後,蔡英文「維持現狀」的主張,不就比「台灣共識」明確多了嗎?

 

許多人認為這是美方粗暴地干涉台灣內政,但美國政府絕無這樣的道德壓力。台灣對美國的重要性不僅基於在地緣政治上,台灣正位於第一島鏈的正中央,是中國將軍力投射到西太平洋的破口;也在於過去70年來美方一直是台灣賴以抗衡中共侵略的最重要盟邦。姑且不論國府遷台初期難以計數的美援,即便現在美國投注予台灣的龐大軍售與高科技業交流,所涉及的軍工產業與機密技術移轉,都非簡單的金錢利益可以衡量。

 

可以這麼說,即便承平時代,美國都不會允許台灣出現一個親共的政府;如今美中貿易戰熱戰方酣,新冷戰格局隱隱若現,美國政府豈會容許一個在美中之間騎牆游移,自以為可以刀切豆腐兩面光的台灣總統出線?

 

蘇起阻擋韓國瑜赴美口試,在戰術層面上是對的。畢竟,韓國瑜迄今的兩岸與外交論述都只有口號,還不時自相矛盾、自打嘴巴;所謂「經濟靠中國,安全靠美國」沒有任何可行性;而他一下子宣稱要自由民主,一下子要兩岸和平協議,騙騙韓粉或許可行,但絕對逃不過美國法眼。有論者認為只要韓國瑜當選總統,就能讓美國「追認」這個總統,這真是對國際現勢與美中台架構毫無認識的謬論。

 

韓國瑜選總統,他對「對台軍售」、「如何面對紅色入侵」,以及「兩岸和平協議」三件事,就沒有朦朧的美,只能清楚表態。考過試的人都知道,因為怕不及格而直接缺考的人,老師的處罰一定會更重;因為前者至少還在乎,看得到你的努力,後者是根本是迴避責任、直接擺爛。美國對韓國瑜的觀感如何?會不會一如2012年大選一樣出手干涉懲罰?這是一件不問可知的事情。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