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毅然:與中共掰理——批駁「中國模式」

裴毅然 2019年10月24日 00:02:00

中共只能用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績效證明社會主義的「優越性」,只能用資本主義的牛頭去對接社會主義的馬嘴。(湯森路透)

中國的麻煩是必須(或曰「只能」)與中共講理,而中共使用的卻是與普世價值悖反的赤色邏輯(階級斗爭、剩余價值、資本萬惡、共產主義……),與全球民主國家「頻道」不一、軌轍錯歧,與中共講理實在太累。但無論于公于私,我們必須與中共掰理。于公,中國不能再運行于馬列歪轍,必須送客馬列、毛尸出堂;一則造成偌大赤禍的赤說、一個給國家帶來偌大赤難的罪酋,當然不能再受供奉。於私,國家利益既連著14億國人的身家利益,也關涉我們的子孫後代。

 

馬列主義、國際共運,本就是原點錯誤的現代逆流,實踐已證其偽,剩下的只是如何完成「最后一哆嗦」。很簡單,中國大陸的「四大不自由」(禁言、限教、制恐、匱乏),能成為具有普遍價值的正義模式嗎?中國模式能長存嗎?14億國人能長期忍受四大不自由嗎?

 

一、海外異聲的價值

 

中共看起來很強大,海外民運似乎微如星火,但中南海對海外民運還是很在乎,尤其很關注海外異議知識分子的聲音。中南海很清楚海外異議士林乃中國民運智庫,不僅為中國的民主自由運動提供最最重要的「合法性」(合理性)、且即時輸送各種歷史與現實的反共資訊、實時監測中南海的一舉一動,準確解析紅墻內的「階級鬥爭新動向」,用「和平•理性•非暴力」不斷剝撕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向歐美傳遞有關中國的精確信息。用中共的話來說:這些反動分子躲在帝國主義褲襠下「煽陰風點鬼火」。

 

與紅色革命一樣,反共也始于知識分子。事實上,中共一開國,士林立濺異聲,所以各赤國均不約而同鎮壓異議士林。很簡單,赤共允諾的紅色天堂怎么成了黑色地獄?所謂的「無產階級民主」沒有選票只有饑餓,文字獄、大饑荒、黑文革、血「六四」、終身制,紅色共運的合法性呢?中共很清楚無法與天下人講理,只能講暴力。

 

二、「中國模式」的實質

 

習共標舉的「中國模式」——一黨專政也能推助經濟發展,落后國家「只能」依靠壓制式專政才能為經濟發展提供穩定政治環境,中共要的就是這個括號的「只能」。2001年「入世」后,大陸經濟發展較快,中共底氣漸粗,感覺有了以經濟挺政治的王牌,企圖使歐美及海外民運承認「中國模式」的相對合法性。當然,中共所有「外宣」都圍繞主軸:專政維穩,暴力專權,對各路異聲保持「露頭就打」的高壓態勢。

 

中共要維護的不是中國人民的利益(最起碼的言論自由都沒有),卻要全體國人默認其政治利益。(湯森路透)

 

偌大赤難赤禍,習近平為一黨私利懸出「七不講」,海外民運當然針尖對麥芒——「七要講」!明明共產主義公有制失敗,恢復資本主義私有制才獲得經濟發展,中共指鹿為馬,硬將市場經濟掛上「社會主義」招牌,竭力掩蓋國際共運失敗的事實,硬為赤旗挺臺,還要綁架全國士林與她一起忽悠百姓,至今高筑網絡防火墻(將國人繼續關在信息封閉的「鐵屋」),稍有良知的知識分子能跟著中共閉上眼睛說瞎話嗎?擰赤難為訓誡、執正義為力量,難道不是知識分子必須執持的價值原則嗎?

 

三、中共最大的麻煩

 

中共最大的麻煩:理論與實踐脫節。中共只能用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績效證明社會主義的「優越性」,只能用資本主義的牛頭去對接社會主義的馬嘴。

 

推行共產共富的中共,現今貧富差異超過美國。1990年代末期以來,基尼係數每年遞增0.01。專家驚呼:「我國基尼係數已嚴重超過國際警戒線,收入差距比美國(0.434)還要大」。 更多汝信等主編:《2003年:中國社會形勢分析與預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北京)2003年,頁226。2006年國家統計局數據:人口10%的最富者握有45%全國財富,10%最貧困人口只有1.4%全國,距差33倍。 更多高新春:〈全民繪就和諧共富〉,《檢察風雲》(上海)2007年22期,頁5。城鄉收入差距也從1978年2.36∶1擴至2009年3.33∶1,如算上公共服務,差距4∶1以上。 更多汪偉:〈收入差距是如何拉大的〉,《新民週刊》(上海)2010年第32期,轉引自《讀者》(蘭州)2010年第21期,頁37。

 

1999年城鎮居民抽樣調查,不足5%的富人佔有全國六萬億存款的50%。2001年,不足20%的富人佔有80%的金融資產與存款,而富人所得稅卻低于總稅額10%弱。在廣東,高收入人群所得稅僅占總額2.33%。個人所得稅「逆向調節」,進一步拉大貧富差距。 更多孫立平:〈90年代以來貧富差距的幾個新特徵〉,孫立平《轉型與斷裂》,清華大學出版社(北京)2004年,頁273、278。

 

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數據:2010年中國GDP增幅10.5%,约¥37萬億,同年財政收入8萬億(GDP占比 21.62%)。一般人均GDP達到 $ 3000,財政收入不應超過GDP總量20%。多數國家工資收入約占GDP 的60%,中國僅剛剛超出42%。多數國家用於醫療教育、社會保障、就業服務等占財政收入50%以上,中國這方面開支僅28.8%。 更多汪偉:〈收入差距是如何拉大的〉,《新民週刊》(上海)2010年第32期,轉引自《讀者》(蘭州)2010年第21期,頁36~37。

 

社會主義優越性不是百倍於資本主義?兩極分化怎么如此嚴重?連資本主義都不如?搞共產共富的中共,不但沒實現革命目標,反而拉大兩極分化,反向而行,還有比這更大的歷史諷刺么?不過三十年,貧富差距就已超過「罪惡淵藪的美帝國主義」。所謂「中國模式」,世界銀行一針見血:「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富人增長模式」,即官商勾結、權錢交易,高犯罪與高增長齊飛,貪污共受賄一色,高增長依靠高犯罪支撐。此前中共經濟不行,指歐美經濟繁榮不等于政治先進,現在稍有經濟資本,便倒過來用經濟證說自己的政治優越。徹頭徹尾的不怕難為情的政治實用主義。

 

此外,中國模式另一惡果重弊:以透支生態環境為代價,吃了子孫飯。

 

四、中共與中國的關係

 

「合法性」一直是中共政權想要而得不到的東西。1959~1961年大躍進饑荒,餓死四千余萬,馬列赤說被實踐證偽,毛澤東的政治權威遭到重大質疑,故發動文革以扳倒黨內反對派,但他一死,仍由反對派掌權,經1980年代政策開始大拐彎,1990年代恢復私有制(名曰市場經濟),改革開放見效,大陸經濟開始起飛,近年號稱人均GDP接近1萬美元。中共以經濟發展為憑,為一黨專政尋求政治合法性,掛幌「中國模式」。

 

「合法性」一直是中共政權想要而得不到的東西。(湯森路透)

 

中共很清楚政權缺乏合法性必須的選票,自稱「三個代表」到底說不響。而且對內「不松勁」的暴力壓制,前幾年用「喝茶」,近幾年用監獄迫使異議人士知難而退,中共很清楚只能用刺刀逼迫國人「口服」,不可能「心服」,他們的紅色歪理必須依仗暴力護航。所謂「中國模式」(大外宣關鍵詞),就是以經濟發展證明一黨專政的政治合法性。當然,「中國模式」只是中共的自拉自唱,意識形態拖刀計,以狹窄的民族情緒抵御普世價值的民主自由。

 

作為即成事實——中共已握國柄,惟一合法性只有一個支點:順應歷史潮流,實現民主轉型。當今習共,倒行逆施,恢復終身制、打壓維權律師、掐滅《炎黃春秋》、關停共識網,繼續毛氏暴力,仍用刺刀說話,迫使國人「不得妄議中央」,高筑網絡風火墻以愚民,此為「中國模式」實持肉身。如此這般,當然不可能得到海內外人士接受。至少對筆者本人來說,如果認可并接受這種歪理,何必垂老流亡?

 

說到底,中共要維護的不是中國人民的利益(最起碼的言論自由都沒有),卻要全體國人默認其政治利益。如此私心髒用的邏輯,怎么能夠接受?尤其怎么可能被已覺醒的「革命人民」接受?

 

※作者為大興安嶺知青/復旦文學博士/上海財經大學人文學院教授/美國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歷史所訪問學者(2018)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