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一碰到中國 馬英九的淚點就降得很低

卓然 2019年10月24日 00:01:00

馬英九是個感性的人,有網友統計2005到2015十年間,他總共「哽咽」53次,多數與故國情懐有關。(圖片摘自馬英九臉書)

我有個老友幾年前不幸小中風,退休生活的內容裡,追劇占了很大的比重。有一次我問他最近都看了什麼好戲,他指了指眼睛很靦覥的說:少看了,老婆笑話我洋蔥太多。然後他很嚴肅的問:為什麼年紀愈大,淚點愈低?

 

好個大哉問,把我問倒了。

 

香港渣男殺害女友棄屍案就具有催淚劇的諸多元素,被捲入其中的人,想必都已流了不少淚,比如說被害少女的父母及親人,眼看著凶手可能逍遙法外,他們的政府卻不肯替她伸張正義;又比如說渣男的親屬,為了表示「良心發現」證明「悛悔有據」,必須違反人性,配合某些人的意願,主動到有死刑存在的國度投案,一干旁觀的人更是指手劃腳,七嘴八舌,怪台灣政府太沒有肩膀,閹割(平時沒見他們太埾持的)主權,太不人道等等。

 

在眾多的旁觀群裡,有一位先生的眼淚很突兀,甚至有點莫名其妙。他以卸任元首又是法學博士身分,指責他的學妹蔡英文太冷漠,泫然欲泣哽咽著念聲明:「將心比心,我也是兩個女兒的爸爸,想到她爸媽心中的痛,我真的非常非常難過。」馬英九是個感性的人,有網友統計2005到2015十年間,他總共「哽咽」53次,多數與故國情懐有關。

 

馬英九百感交集或許是真的,但時機有點奇怪,他的憤怒為什麼不是發作在反送中之前,香港政府對台灣的司法互助請求不理不睬之時?他的指責對象為什麼不是表演「現代縱囚」的林鄭月娥或她的背後靈?

 

在眾多論述中,我最欣賞一位律師的觀點,他提示我們一千年前歐陽修就已經破了梗,《縱囚論》早有明訓,唐太宗為了展示仁懷,下旨放三百名死囚回家訣別,時限一到,全員不少都回來領死,歐陽修的看法是,唐太宗料定死囚不敢不回而縱之,是以上賊(算計)下,死囚則料定必赦而復返,是以下賊上,上下交相賊,成就了一段歷史美談,司法正義管他娘。

 

陳同佳是不是賭台灣司法拿他沒輒不知道,倒是林鄭月娥算準了台灣政府會很頭疼,因為會有啦啦隊為她助陣,第一時間,陸委會和內政部就上了當,而上當的原因就是習慣政治思考的腦袋,一時轉不過彎,把一件單純的事情想得太複雜。
 

林鄭月娥和她的主子們有沒有壞心眼?當然有,但台灣為什麼要按她的劇本演出?回到庶民思考就簡單多了,台灣有完整的下司法偵審制度,一切各司其職,照章辦事就結了,陳同佳若主動入境就抓人,法院該怎麼判就怎麼判,該放就放,該關就關,台灣也不差他一口飯。

 

所幸執政黨一天就回過神來,化被動為主動,表達要派檢警赴港押人,果不其然,香港當局立馬就現出原形,拒絕協助而陷於被動尷尬。這事怎麼收拾還要觀察,但它給台灣社會上了寶貴一課,凡事回歸事務的本質就好,專業問題專業人士處理,看牌的人不要亂插花,入局的人輸贏就各憑本事了。

 

國民黨團和韓國瑜見獵心喜,以為撿到槍,但要小心會不會炸膛,至於馬先生,一生從公,位至九五,該做的能做的都做了,放輕鬆點,不要逢中就亂了方寸,自然也就不用這麼傷心了。

 

※作者為自由評論者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