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鮭魚正在死去】氣候變遷阿拉斯加首當其衝 原住民被迫遷移聚落、與時間賽跑

林思怡 2019年10月25日 07:01:00

阿拉斯加原住民深刻感受到氣候變遷帶來的影響。(湯森路透)

氣候變遷近期在各國掀起廣大迴響,而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政府對此並不買單,無奈的是,美國西北邊阿拉斯加州的原住民正感受氣候變遷如何威脅他們行之有年的生活方式。

 

夏天愈來愈熱,冬天愈來愈溫暖,居住在阿拉斯加西南部喬特巴魯克(Chuathbaluk)村的尤皮克(Yup'ik)人涵特(Teresa Hunter)指出,氣溫升高導致捕魚和採藍莓的時間重疊,讓他們難以同時兼顧這兩者。

 

喬特巴魯克的意思為「大藍莓」,該村人口數不到100人,住在沒有道路系統的地方。若想要抵達該村,夏天可以搭船或飛機,冬天則是搭機或在結冰的河面和凍原上開車。

 

 

打亂捕魚、收穫時程

 

喬特巴魯克村跟其他當地部落一樣,一間醫院也沒有,而唯二的兩家商店賣的食物因為需要飛機運送,所以多半是不易腐敗的製品,在這幾乎看不到新鮮蔬果。更糟糕的是,食物價格通常是美國本土的4倍。

 

儘管近幾十年來,當地部分居民已經放棄傳統草屋建築或是雪橇犬車,改成木造房屋、雪上摩托車等交通工具,多數人還是堅持捕魚、打獵和畜牧來維持食物來源,一如過去祖先的生活方式。

 

 

涵特認為傳統生活方式可以幫助她降低生活開支,但氣候變遷開始影響這樣規律的日常活動。一般來說,鮭魚會在6月出現,藍莓則是成熟於8月,但現在因為氣溫變高,藍莓提早成熟,與捕魚季節強碰在一起,「很難同時進行(捕魚和採藍莓)這兩種活動」,這導致她與族人可能難以儲存足夠的食物以應付冬天所需。

 

部落長老早有預感

 

《德國之聲》(DW)報導,阿拉斯加州最大城安克拉治(Anchorage)7月初溫度飆升至攝氏32度,便是另一個氣候變遷的跡象

 

住在阿拉斯加西部城鎮伯特利(Bethel)的薩利森(Enakenty Sallison)在夏季捕魚時就發現了死掉的鮭魚。「一直到我讀到文章說熱浪是殺死鮭魚的兇手前,我根本不知道鮭魚為什麼正在死去。」

 

 

不過氣候變遷對某些族群來說並不驚訝,許多人早在以前就聽過地方耆老的預言,說著氣候變遷會怎麼影響當地,以及如何採取行動。涵特說她還在讀書的時候,曾有長者到她的學校提醒「美國本土的天氣」就要來到阿拉斯加了。

 

阿拉斯加在2016年夏季創下最高溫,第二高則落在2018年。這樣的氣候異常讓涵特擔心她的下一代難以靠捕魚和打獵過活,也因為冬季河流結冰厚度愈來愈薄,未來可能難以行走在上面。

 

2019年至今,阿拉斯加西南方已有4個人因為跌進薄冰下的水域而死。

 

 

村落被迫遷移

 

為了躲避海上風暴威脅,阿拉斯加海邊村落紐托克(Newtok)的350個居民,已經打包行李搬移至14公里外的新地點馬達維克(Mertarvik)村,那裡的地勢較高,且地質是較為堅硬的岩床。

 

儘管侵蝕已是老問題,但仍是阿拉斯加西部待解決的棘手問題,大多的社區都居住在河邊或白令海(Bering Sea)附近,他們主要從那取得食物。然而,海水溫度上升融化海冰,陸地逐漸被淹沒,不僅影響蓋在永凍土上的房屋,也威脅著居民的生命安全。

 

根據美國政府4年公布一次的2018年《全國氣候評估》(National Climate Assessment),阿拉斯加在氣候變遷問題上是首當其衝,住在那的原住民則好整以暇準備好面對這樣的情勢,也有其他村落打算效法紐托克搬移原本的住處。

 

另一方面,阿拉斯加南部的部落領導人也與政府官員和當地機構會面,討論制定氣候變遷的因應計畫。

 

而在結果出來前,各村落必須想辦法維持生活,像是需要同時捕魚和採集莓果的涵特,就決定用藍莓換來更多的鮭魚。

本語音由合作提供
ibo愛播聽書FM APP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